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努力

青珂浮屠 胖哈 3954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晋国再大的风雨也得是师宁远自己去挡, 许青珂之所以跟燕青衣照面, 不是因为她想插手晋国事务, 或者想帮师宁远, 存粹是因为她跟燕青衣有私交而已, 点到即止, 之后她再未管晋国的事儿, 只在王府里面住着。

  

师宁远自然不可能一直陪着她,事实上他很忙,反而许青珂闲得很, 看看书,种种花或者画些画。

  

闲庭漫步,长空唱晚, 她便不知不觉中成了这偌大王府中最美丽的景色。

  

直到王妃忍不住找她, 问她能不能陪她出去走一走。

  

是能不能,而不是要不要。

  

毕竟许青珂的身份特殊, 目前的局势, 到底能不能让她自如出入在晋国潇湘呢?

  

“我在这里....想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没什么不能的。”

  

许青珂答应了王妃, 后者自然欢喜, 可也隐隐忧虑——这个“女婿”太与众不同, 望之如美玉, 因此触之怕轻碎,更怕人掠夺。

  

既是美玉,自有人夺, 之前淮水一战如今可人尽皆知。

  

可藏了美玉....何等可惜。

  

所以她小心翼翼来问了, 可当鹰眼跟张青一左一右跟出来,王妃夫人放心了。

  

“夫人懂武?”许青珂看她神色就猜出她看出了张青两人的厉害。

  

“会一点武把式,以前在军中还杀过猪。”王妃夫人颇为自得似的,但很快又不大好意思,觉得自己这样太粗俗了,不过....

  

“很厉害。”

  

一怔,看到许青珂微笑的脸。

  

像是安抚。

  

多□□通透的人儿啊~

  

王妃喜欢的不行,握住青珂的手,“我也觉得自己挺厉害的,哈哈!”

  

胖乎乎但很温暖的手握住她,许青珂自己也愣了下,明明跟她两个母亲的手相差很多,但握起来的感觉....

  

她低头,轻笑着跟着上了马车。

  

马车到潇湘最繁华的街道,说是要买一些布料跟真丝做一些衣服。

  

“虽说小远的衣服给你还算合适,可你这样的人儿,自要贴身定制,我这一看到你啊,手头就痒了。”

  

王妃先下了马车,伸手利落得很,根本不需要人搀扶,倒是下马车后还想给自己的媳妇女婿搭把手。

  

其实是媳妇吧,许青珂一袭女装。

  

“咦,小许,你这样穿,可方便?”好看极了,就怕小许是给了她面子,其实哪有男装方便啊。

  

自古美色惹麻烦。

  

果然,许青珂一下马车就惹了所有人主母,她下来后也懒得看他人,只朝王妃问:“不好看么?”

  

王妃点头:“好看。”

  

“好看就行了。”她轻轻笑了下,牵着王妃的手进了店。

  

赵娘子几人:王妃你脸红了。

  

这家店极大,店内意料布装琳琅满目,隔壁还有连锁的首饰,听名头也是很大,在诸国都有生意。

  

“未名居....”许青珂瞥了一眼门匾上的名号,旁边王妃在挑,还问她喜欢哪些。

  

许青珂不是爱挑的人,可也不会附和人,她有自己的喜好,于是也就挑了自己的喜欢的,真心实意,反让性子直的王妃觉得好交流,因此买得十分畅快。

  

东山王王妃身份自然贵重,店内不少来往的贵人看到她也都来行礼,这种趋势也意味着东山王出牢狱,而师宁远强势回归,整个晋国潇湘的权贵都明了局势,否则眼下就该避嫌了

  

热情归热情,只是对她身边的许青珂多有惊疑。

  

这人难道是.....

  

不敢问。

  

直到香风袭来,当貌美十分的婀娜贵女到了跟前行礼,王妃的表情难掩尴尬。

  

尴尬中见担忧,担忧中见着急,着急中见为难。

  

许青珂凭着王妃几番表情变化就知道来者大概是什么身份了。

  

——沾亲带故并且对王府有帮助的故交之女,或许对此女还有从小照看的情谊,而此女还对师宁远有男女之情。

  

果然,此女很快优雅得见礼,还唤了一声姨母。

  

王妃也笑着回了,问:“素灵你也在呢,来买首饰吗?”

  

“我想来买一些海外的稀奇玩意儿,姨母您知道未名居船运同行海域外,时常有好玩的....宁远哥哥不是最喜欢这些了嘛,从小都是。不过姨母,这位姑娘是?”

  

说完,看向旁侧站着的许青珂,目光执着。

  

这是宣战了啊!完了,完了,这次完了,王妃颇有一种自己把儿子坑了的忧虑。

  

“这位啊,她是....”王妃刚想介绍。

  

“许青珂”许青珂浅浅回她一句,眸子轻抬,看了她一眼,手指勾起一支步摇,指尖轮转了圈,步摇花坠轻轻摇曳,递出....

  

到了这位素灵贵女的面前。

  

“你适合这个,会好看一些。”

  

素灵也不知自己怎么的,迷迷糊糊,下意识就接过了,等回神,眼前已经没了情敌的踪迹,听姨母说她去看隔壁那边的古籍去了。

  

许青珂,这就是许青珂啊。

  

——————

  

古籍一隔间,果然是世界各地的特殊古籍,奇门八类的。

  

许青珂到了这里,有看顾书店的掌柜过来招待,拿起一本书,他似在旁边介绍,许青珂在听,但指尖从书里抽出一封书信,他看到了,却视若无睹。

  

因为这封信本就是他塞进去的。

  

拆开看完信,许青珂将信递给他,他接过去,用火折点燃,将灰烬烧在了桌子旁边的小火盆里。

  

“公子,江先生这些年在海外听说您的一些事情,很是担心,他一直想问您何时能动他那边的安排。”

  

“他的信里说了。”许青珂将书塞进书柜,抽了另一本,随意翻了翻,淡淡道:“快了,让他等最后一次消息。”

  

最后一次?

  

这个说法无端让人担心,可老者也不敢说什么。

  

这个人如今到底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

  

挑完书,许青珂出了书阁,素灵正陪着王妃买衣料跟首饰,也差不多好了,一起出去的时候,外面阳光落在身上,王妃还在担心素灵不肯放弃,结果...

  

素灵放弃了,刚刚看到站在阳光下的许青珂她就放弃了。

  

这怎么比?她一个女的看到都生不起敌意跟妒忌之心,男的得折腰折成什么样啊。

  

许青珂倒不知道她的想法,因为此时街道上有了吵闹,好像有一群人追打几个人。

  

那几个人逃得很快,冲着许青珂他们这边,被护卫们一拦就狼狈倒地了,后面的人赶到,凶神恶煞的,像是做些买卖的打手。

  

打手追到人,自是凶的,棍棒就要下来,可看到未名居前有贵人再,克制了下,努努手行礼就要告罪。

  

许青珂的目光落在那几个被按在地上的人身上,衣着不检,十分狼藉似的,还有两个小女孩。

  

“是奴隶....”

  

奴隶买卖各国都有,也是正经存在的,毕竟许多权贵家里的仆从有很多就是从这种渠道来的。

  

王妃见状也只是摇摇头,回头看许青珂神色冷漠不语的样子,心里跳了几个念头,差人跟这些做努力买卖的通个信,让他们别苛打这几个奴隶。

  

但也仅此而已了。

  

要走的时候,王妃听到了什么声音,抬头看去,有白光从天上飞落下来。

  

许青珂顿足,看着天上飞下一只——白头翁。

  

一只鸟,白头翁。

  

她伸出手,朝拔剑刺剑的张青打了个手势,剑光收起,精准无比,而白头翁也落在许青珂的手臂上。

  

它的脖子上挂了一个瓷瓶。

  

许青珂取下瓷瓶,从袖口取出小竹筒,绑在它脚爪上,手一抬,白头翁飞走了。

  

这一切大庭广众之下,旁若无人。

  

上了马车,王妃没问刚刚白头翁的事情,因许青珂手头势力不小,有机密传信不奇怪,她只问刚刚那些奴隶的事情。

  

“他们有问题吗?”

  

“是真奴隶。”许青珂看向窗外,那些奴隶此时正被看管着带回去。

  

背影很萧瑟。

  

“烨的奴隶。”她缓缓补充。

  

烨国!!王妃脸色变了变,异国奴隶怎么会到他们晋!难道是奸细?

  

“有势力在走私买卖奴隶谋取暴利。”赵娘子刚刚看到的时候也在惊诧,但她隐约觉得自家公子的心情不悦,恐怕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是....

  

奴隶存在的本身意义。

  

许青珂阖上眼,心中闪过刚刚那个女孩被拽起抗在那打手背上看向她的眼神。

  

“败国者,国民尽奴之,这是从当年诸国建立前的门阀时代就传下来的铁则。”

  

她心中闪过那双眼,也浮起这一念。

  

帝国一统之后,其余四国都要经历这样的惨烈——主动折服的烨如此,被迫征服的其余三国更如此。

  

那时候,真正惨烈的战争才会开始——权贵跟奴隶的战争。

  

——————

  

师宁远回去的时候,见到烛火光下,她伏在案前,并未看书或者作画,倒像是睡着了,其实走进一看,才知道她是慵懒趴着,指尖把玩着案上那一边点燃的烛光。

  

像是一只闲来无事的猫儿。

  

她在逗着那一圈光晕玩儿,整个人却美好得想让人抱在怀里呵护。

  

她越美好,却也越危险——仿佛即将远离。

  

他暗暗告诉自己,今晚绝对不能中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