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北地列侯

青珂浮屠 胖哈 4121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朝野惊动, 表面上却一片死寂, 或者什么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话说, 他们的君王一向只喜欢经营朝局, 对于各地如何如何, 都是看年年上缴的赋税, 北地那地方早已被归类为税收为零的地方, 何必再费心?

  

景霄心中也是不以为然:一个邯炀都管不好,走了下坡路,还重建废墟蛮荒一般的北地?真是痴人说梦!

  

底下臣子就没有一个看好的, 但对于君王如此坚毅的决定,百官们也不好反对,本来么, 北地也不是什么萝卜坑, 碍不着这个时局,也碍不着他们的利益。

  

倒是太子站出来问:“不知父王可有合适的人选?”

  

太子一脉担心蜀王要对三皇子不罚不杀, 把他弄到北地去, 虽然北地贫瘠荒芜, 但毕竟是一封地, 有莫大的战略意义, 决不可放虎归山林。

  

但若不是三皇子, 又能是谁呢?

  

自古被赐予封地的除了皇子也就赵詹这些人了......

  

虽然赵詹这些人一个个也都没什么好下场。

  

“有一人,才华横溢,天资纵横, 自入朝起, 从御史台,刑事案件累积不下百多,都被她一一破解,实乃刑侦之巨魄,且为寡人处理诸多烦忧,无人能及,寡人深以为此人是列祖列宗为寡人赐来的肱骨之英才!”

  

众人脑仁已经在抽痛了,几乎是同时性得看向一个人。

  

反正说起刑侦,这里的人一群都比不过一个呗。

  

那个人....姓许。

  

“许青珂!寡人现在便封你列侯之爵位,封邑北地,好生替寡人主张北地发展,为我蜀国再现北地辉煌!”

  

北地是块皇帝,北地城也早已是死城,本来许青珂身上的御史大夫才是真正香饽饽,蜀王却又给了她一个如此空虚的名头......

  

但真的空虚吗?

  

毕竟是列侯!封地空虚又如何!爵位在手啊!

  

有了爵位,而且还是仅次于公侯之下的列侯,许青珂凭此跻身真正的权贵,她所处的一脉才算是士族,又有御使大夫的实权,可比那些纯领供奉被朝廷奉养的权贵还要来得厉害!

  

这盛宠简直没边了!

  

青海王还未回封地,蜀王没说,他就不能回,此时他下意识转头看向站在另一侧的许青珂。

  

二品大员、一部之长,自然位于最前列了。

  

他看到了她脸上的平淡。

  

仿佛早已料到。

  

朝会结束,许青珂再次被包围,被恭喜,但很快重点变成了一个。

  

许大人,您娶亲不?

  

“许青珂如今已经是列侯,又是御使大夫,还如此年轻,将来封王拜相也不是没可能,还真是......”

  

“可她短寿体虚....”

  

“无妨,生下孩子就行了。”

  

人死了,那爵位不正好由孩子继承,而且许青珂父母双亡,乡下那些亲人有等于无,日后这孩子就属于他们归宁府。

  

这爵位也就.....

  

许念胥听到现在的归宁侯夫妇如此对话,他站在走廊拐角,并没有走出去。

  

“念悠快进宫了,可惜下面的女孩儿都还小....”

  

“左右许青珂年纪也不大。”

  

“倒也是~”

  

许念胥站了半响,转身离去,却在花院里见到了许念悠。

  

她在学刺绣。

  

不出意外的话,过几日宫里就会出消息了。

  

好像有人在,许念悠转眸看向走廊,却没看到人。

  

那人已经走了。

  

————————

  

许青珂才被公布成为列侯,获得北地封邑,三日后,宫中选秀结果出来,该准备入宫的入宫,该准备封给皇子的也准备成婚,一时又十分喜庆了起来。

  

只是三皇子是唯一被掠过的。

  

连五皇子都被赐了一个族裔不弱的官家千金。

  

好像是沈家的姑娘。

  

在这喜庆之下,许青珂着手处理了云家!

  

云家犯什么事儿?

  

陈太傅的事儿!

  

三皇子已经落马,生死不知,看君王心,可云家是肯定要处理的,于是陈太傅的事情就成了噱头!

  

蜀王觉得如此很是顺理成章,甚至不用再去找其他油头,只是这案子当年是他判的......

  

“这难道不是正好吗?君上。”许青珂眉眼如画,蜀王沉吟了片刻,笑了。

  

“的确,正是彰显寡人诚意的时候,固然会暴露寡人当年被云家歹人懵逼才误判陈太傅案子,如今寡人要彻查朝野,主掌朝政,让百姓安心,就必然要将此案翻过来!”

  

许青珂也听明白了蜀王的意思——他是被云家人蒙蔽的。

  

如何结案,如何不损君王威严,这是一门技术。

  

也得小心翼翼。

  

“微臣明白。”

  

云家犯下的案子何止一个两个。

  

但最大最厉害的就是陈太傅那个,虽然没出人命,可当年的意义太大,导致陈太傅那一脉的清流辞官的辞官,被贬的被贬,要么心灰意冷远离朝野,回乡务农去了。

  

也是陈太傅一脉陨落,才倒是张端儒那一脉跟云家崛起,导致儒道清流乌烟瘴气。

  

结案那天,御史台官堂外面站满了人,按理说邢狱案理应在邯炀府审理,不过这个案子比较复杂,综合案,又事关云家,又是陈年累案,已经不是邯炀府可以处理的,于是列在御史台门下。

  

一年前百姓们不知御史台在哪儿,如今一听有案子,都是熟门熟路找过去了。

  

今天一早,天蒙蒙亮,门外就聚集了很多人,但多数人都围着一些苦主。

  

这些人相当于原告方。

  

好些主要证人已经在御史台府内的,如今在外的都是亲眷家宗。

  

他们在天没亮的时候就等在了这里,很久吗?

  

好多年了,都以为等不到头了。

  

没想到还有今日。

  

天有些冷。

  

他们却一点都不觉得冷。

  

直到白日青天,他们看到一列马车过来。

  

新任的御史大夫是不住御史台的,她一直窝在自己的那清幽小院,每日凌晨踩着点来.....

  

今日也不例外,不早不晚。

  

马车到了,卫队上前拦住那些想要冲过来的人。

  

许青珂下马的时候,那些人是躁动的,可有又都安静了。

  

“大人,都已经安排好了,等下钟大人跟傅太尉都会过来。”谢临云上前低声说。

  

许青珂颔首,正要进去,忽见边侧被护卫拦住的人里面有一老妇直接跪下了。

  

“大老爷,我家呶呶死的惨....您....”她必然是一个人来的,衣服破烂,头发也乱糟糟的,蜡黄肌瘦的样子。

  

她也不敢冲过来,因为恐惧,但她跪下了。

  

好像跪了无数次,因为裤腿上有摩擦的破洞,腿关节上满是多年沉积淤伤。

  

许青珂步子顿了一下,看了她一眼。

  

“十四岁,女,陈忧,你是其母。”

  

“是的,大老爷,我.....”

  

“站起来,在这里等着。”

  

许青珂没再说什么就进去了。

  

清冷自持。

  

但于一个母亲而言是莫大的鼓舞。

  

她听懂了。

  

等着!她一直在跪,也一直在等!

  

——————

  

这一案注定很久。

  

羁押到堂的云家人一堂都跪不下了。

  

云家人有这么多?

  

主家旁系外加一些七弯八拐都借着家族名声胡作非为的可多了。

  

什么案子都有。

  

一张卷宗都列不下,得有一叠。

  

许青珂都足足花了三天时间审理完所有的案子,今日是结案的一天。

  

为表支持,钟元跟傅太何亲自坐镇,等于三司会审了。

  

外面乌压压的老百姓都不敢吭声了,直到许青珂一个一个得将罪名按上。

  

云家的人不服。

  

“许青珂,你这是公报私仇!!”

  

许青珂慢条斯理叠好卷宗,看向下面跪着却想站起来的人....

  

但被活生生按下去了。

  

“公报私仇?”许青珂起身,淡淡道:“那本官得多谢你们犯了这么多的案子给我机会公报私仇。”

  

“你!!!”

  

“打!”许青珂随手扔出一枚官签。

  

当堂冒犯,当然该打!

  

板棍一打,又跪了。

  

应是很疼的,所以脸色发青,惨叫连连,惹得甩养尊处优的云家人一声都不敢吭。

  

其中包括云上跟云中。

  

可许青珂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他们,没有任何意外,铁证如山,所有云家的准备都被推翻,一根一线都无懈可击。

  

是的,他们犯案犯得肆无忌惮,后来处理首尾却还不够无懈可击,也导致了许青珂定这个案也无懈可击。

  

完了。

  

云上想了想刚刚自己被定的罪,好像有好几条,有几个是他自己都已经忘记了的事情。

  

她都找出来了。

  

挖得这么彻底,好像要把云家赶尽杀绝。

  

要被带下去的时候,云上盯着许青珂。

  

“许青珂,你等着,你会有报应的!!!”

  

云上被拉下去,云中却显得冷静一些,他没等人拉他出去,他自己站起来了,看到许青珂冷淡的脸。

  

“报应?”

  

许青珂放下卷宗,笑了下,那一笑明明在堂内,却好像也落入了外面那些老百姓的眼里。

  

她会说历代清官们流芳百世的名言吗?

  

不,她只说了一句话。

  

“那是什么东西.....”

  

至此,云家不覆,但衰,鸡犬回笼.....

  

蜀国有御史许青珂如日中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