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账本(大概明天入V)

青珂浮屠 胖哈 2659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账本的确是硬性证据, 拿到它, 加上那些官员的供词, 这个案子就可以了结了。

  

但若是账本找不到, 齐家又被灭门, 只剩下一个齐宣....

  

就不好说了。

  

毕竟齐宣不是他父亲, 没有直接参与贪污案, 他的证词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许青珂站在了齐父的尸体前面,书房里面被杀的。

  

掀了他的袖子,双手被束缚着, 手腕上干干净净。

  

许青珂眉眼淡漠,放下袖子,是被逼问账本去向了吧。

  

可还翻找成这样.....看来齐父不肯张口, 因为一张□□代了账本去向, 他必要被灭口,毕竟深知言党那边人的作风。

  

可他也没想到因为许青珂调动了官军, 让那些杀手察觉到时间紧迫, 便是紧急灭了齐家满门。

  

“父亲!”齐宣悲痛跪地, 许青珂转头, “很难过吗?”

  

“是你, 若不是你....”齐宣怨恨极了许青珂。

  

“你会怨我, 而不是怨那人,也不过是欺软怕硬,因为我更好欺负么?”

  

许青珂不紧不慢, 看着齐宣, 似乎讥讽:“可你若是真孝顺,怎么会发现不了这具尸体根本就不是你爹。”

  

江同震惊,却见阿青的手掌已经在齐父脸上摸索了两下,再浸了一点水,撕裂,撕下了一张□□。

  

“被束缚双手的话,手腕上却没半点勒痕,是他人的死尸换上□□顶替你父亲的。”

  

齐宣愣在那里,“那我爹被他们带走了?!”

  

“账本没找到,你父亲才有活下去的价值,这也是你父亲为什么死活不松口的原因,虽然这样一来——你齐家上百口是肯定要被牺牲的,被牺牲的自然也包括你。”

  

许青珂随手取下一本书,翻了翻,“所以也该怪你父亲心狠手辣,委实怪不得我。”

  

齐宣竟无力反驳,只觉得自己父亲的确太狠,竟连自己这个亲儿子都舍了?

  

“我若是交代我知道的,你能不能保证我不死....”齐宣想从许青珂手底下求得一命。

  

这个人太聪明了,他想以她为依仗。

  

啪,许青珂合上书,转头看他,“你有跟我合作的价值吗?账本在哪儿你又不知道,除此之外,你知道的还不如我猜到的多。”

  

好生自信!也近乎睥睨。

  

齐宣无话可数。

  

“所以啊,这不是合作,你也没资格要求什么,想活命,也只能尽可能回答我的问题,我满意了,你才有活命的可能。”许青珂漫不经心的,齐宣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便只能答应老实回答。

  

“你父亲是否喜欢看传记?”第一个问题就如此突兀奇怪,牛马不相及。

  

“不喜”

  

“可喜欢写字?”

  

“喜欢,经常写草书。”

  

“多久写一次。”

  

“一两日,偶尔沐修回来写。”

  

许青珂连续问了十几二十个问题,很快,快到齐宣不能深思,只能凭自己知道的回答。

  

江同不知道许青珂为什么问这些问题,但他目光扫过这个书房....

  

四个大书架上书满满,但相比外面翻乱,这里似乎没什么变化。

  

这有点奇怪,按理说第一个搜的不该是书房吗?

  

“第一搜书房,但外面的也不可放过,应是双管齐下了,但账本很可能混在这些书中,若是乱翻乱找,到时候恐你父亲都找不到了,于是都按照原位一本本翻找,这么多书,时间不够,或者账本藏得深,他们没能如愿找到.....”

  

“大人,那可需要我们翻找?”江同打算调派人将这些书都翻查一遍。

  

“没必要”许青珂站在四个大书架中间,目光一一扫过这四个书架,须臾,走到桌子前面,直接拿起那最明明白白放着的一叠字帖,的确是草书字帖。

  

许青珂翻了翻,从中抽出一张,江同眼睛锐利,发觉这张字帖似乎比其他的厚了一点点,而许青珂指尖摩挲了下,揉出了纹,撕开,从字帖中抽出一张真丝绸子,上面密密麻麻记着许多字——数目人名等等。

  

“大人!这是账本?您怎知道....”江同此时已经震惊,而齐宣也目瞪口呆。

  

账本是一副真丝绸子,这并不奇怪,毕竟更易于收藏。

  

但许青珂如何能准确找到它!

  

就好像她早知这个秘密似的。

  

“你们家甚为有钱,用的便是最好的松檀墨,此墨精妙难得之处就在于会随时间而墨香更浓。一个喜欢写草书且一日两日都会写的人,桌子上的字帖墨色气味怎么会这么老,该是以旧换新,替代往日的字帖,这才是书法家的习惯....将老帖子一直放在桌子上,以你父亲这般心思深沉诡诈的人,是有所用意的。”

  

许青珂将那张抽出账本的字帖扔在桌子上。

  

“最显眼的地方,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那些人眼看着这一叠字帖,却愣是没想到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你父亲倒是好心机!”江同也恍然大悟了,忍不住对齐宣这样说道。

  

是夸奖吗?可齐宣却知道自己父亲跟自己恐怕必死无疑了——账本都被拿了,他还有什么底牌!

  

账本到手,许青珂这次下通州的任务基本上算是完美完成了——就三日的时间而已。

  

江同内心是惊叹的,对许青珂越发恭敬。

  

他的恭敬是有价值的,没多久,许青珂凭着花园里面泥土的脚印过深,疑似有人近期抬重物来回而找到了藏于假山后面的机关,假山下面是地道,地道下面就是一箱一箱的黄金白银,随便估量下也有两百万两巨资。

  

这是巨大的收获!江同觉得自己这次回邯炀可以升官了,毕竟这个案子办的实在漂亮,还找到了这么多的钱财巨资——抢在那幕后之人的前面。

  

人赃并获,皆大欢喜!

  

江同心中欢喜,却忽然接到手下汇报,当时脸色大变。

  

“大人,廷狱章云被刺杀了。”

  

许青珂正出地道,闻言看向他,眸色有些微闪动。

  

死了?

  

先是廷狱,再是章云,显然江同也知道廷狱这次颜面无存,那么这个案子乃至于以后朝廷都会变得复杂。

  

比如疑似通州幕后真凶的言党是要跟廷狱彻底撕破脸了。

  

不过这跟她有关吗?她觉得无关,却不知别人怎么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