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乌篷船(求收藏)

青珂浮屠 胖哈 3614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许青珂脑子里思绪纷飞, 却也对赵钦说:“出来了也忙, 不会急着找你。”

  

赵钦没听出许青珂内藏的意思, 只说:“那万一他不忙了呢?”

  

许青珂转头看他一眼, “那会已经是个死人了。”

  

啥?赵钦错愕。

  

“三日内别出门, 待家中。”

  

“他们会来找我?!!”

  

许青珂放下笔。“官府会找你, 还有明后天是芳姐生辰。”

  

赵钦愣了一下, 点头。

  

他以前看不上嫂子五大三粗,现在觉得自家老哥上辈子走了大运,嫂子是顶好的人, 还有顶厉害的人护着。

  

他必须尊敬啊。

  

当然了,再一个次日,他也就明白许青珂之前那些话什么意思了。

  

杀人案的无头尸被剥衣物找到了, 被砍的头颅也找到了, 而且是当场抓住了幕后黑手,闻名周遭诸县的恐怖无头尸命案破了!

  

死者是镇上家境富庶但父母双亡的黑子, 而幕后黑手竟然是定远县县衙牢头!

  

震惊定远县。

  

证据确凿, 牢头没得抵赖, 只能供诉参与赌博欠下老赖等人巨债,

  

而这个黑子.....赵钦曾在许青珂面前提过一次。

  

赵钦比谁都震惊, 他跪在堂下作证自己跟黑子一样欠下老赖等人赌债, 而且黑子欠下的还是五百两这样的巨额赌债。

  

郑怀云结案陈词的时候,赵钦突兀想起一个事儿。

  

仿佛从他见到那无头尸到那日询问青哥儿开始——她好像早已料到黑子跟牢头的事情,还有那老赖。

  

对了, 老赖还在潜逃!

  

无头尸命案已经告破, 唯一不美的是那主犯之一老赖潜逃了。

  

衙役们奉命在县内搜查捉拿,一时间县城内人心惶惶,唯恐那杀人的老赖躲在他们身边。

  

可这一抓就是三四天,连累得县城人焦心不说,也让科考出榜的欢喜也淡了许多。

  

不过总算在第五天抓到了,那老赖灰头土脸,怎么也不明白自己都躲在城郊乱葬岗后面的破房里了还被衙役们抓个正着,没道理啊。

  

却不知道他从被放出牢房开始就已经被跟踪了。

  

放他也不过是利用他营造一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气氛——这种气氛会让一些远道而来别有所图的人不安。

  

取得了县试入府试资格的书生们是需要备考的,府试在五月,也不过一两月时间了,有条件的考生已经提前动身去致定府了。

  

比如韩坤跟李申等人,早在两天前就已经走了。

  

这还是赵刚从集市上探听来的,他们倒不是赶许青珂走,只是怕耽误她。

  

早去致定府,早些熟悉,早些准备,也好过到时候急匆匆赶路过去。

  

但赵家人也转念一想:穷苦人家孩子在致定府一天就多一天的花费,才会在后期赶路,一如许多上京高考的穷苦秀才。

  

有钱人家的孩子都是早早过去的。

  

许青珂是寒门,自然没太多钱的,不急着动手也没错。

  

不过在许青珂离开赵家后,牛庆打开自家姐姐给的干粮包裹,看到里面除却大饼之外,还有银子。

  

“青哥儿,这是.....”

  

许青珂看到了十两银锭,顿了顿眸子,说:“日后就告诉你姐姐,这十两我收下了。”

  

她手头的钱还是有一点,比之应成安好很多,但也的确不多,只是这十两不管是赵家人感谢她,还是牛芳的一份心意,她都愿意收。

  

前者理所当然,后者情之依然。

  

牛庆也高兴顾曳收下这钱,他就怕青哥儿把自己饿着了,瞧她每日就吃那么一点点......

  

“诶,青哥儿,你去哪儿啊,路在这边。”

  

许青珂转身,朝牛庆说:“阿庆,我要去致定府了。”

  

牛庆一瞬间有些接受无能,这样就要走了?

  

“可......你要这么早去?不能晚点?不先回村里么?”

  

“村子里唯二两个需要我告别的人,一个是牛叔,前些日子我已经跟他说过,还有一个是你。”

  

牛庆本来有些失落,听许青珂这样说又有些高兴起来,“那是,我牛庆就是你许青珂的好兄弟,最好的兄弟!我......”

  

可他忽然又不舍, “你一个人上路啊,要么先跟我回村里,我央了阿爹跟你一起去府里,我可以保护你啊。”

  

许青珂定定看着他,轻轻说:“阿庆,你长大了,我们都长大了。”

  

牛庆一时间恍惚,却也只能低头,“那我们何时能再见啊?”

  

何时再相见?许青珂抿抿唇,说:“九月秋闱之后。”

  

奥,对啊,考完试就可以了!

  

牛庆欢喜起来,伸出手握拳,在空气中,许青珂一愣,却也笑了,伸出手。

  

拳头相对。

  

这是男子汉间的气概,也是男人间的情义。

  

许青珂转身离开,没有再回头。

  

牛庆难过,转身就去了食坊里面买了零食一路吃回家。

  

——————

  

许青珂打算走水路,定远县距离致定府不远不近,走陆路得五六天,但水路也就一天就到了。

  

这是定远县刚好有水路通行,凑上了。

  

许青珂到码头,看到好几艘船只还在岸边。

  

自然不是那种巨大的楼船,而是县城常见的撑顶乌篷船。

  

许青珂交了三十文钱,上了船,没一会儿又有一个妇人抱着孩儿跟自己丈夫上船,似乎是来定远探亲的,还在谈着自己父母的事情。

  

船上位置也只剩下四个了。

  

许青珂年纪轻轻又长得好,那五六岁小童便是好奇盯着她,偶尔还拉拉她衣摆,妇人有些不好意思,拉了拉小童,跟许青珂道歉。

  

“无妨。”许青珂朝小童淡淡一笑,没一会儿听到船外有人喊船家要上船。

  

船家就等着人坐满呢,于是笑呵呵得答应了,收了钱,三个人走进船内。

  

三人人高马大凶神恶煞的样子,那一家三口有些惧怕,竟是不自觉挪位坐在了里头,也正好给三人腾位置,于是那面色最为冷峻的便是坐在了许青珂对面。

  

许青珂看了三人一眼,转头看着船尾那头的幽幽水流。

  

她心里想——真是太不凑巧了,竟是那姜信要对付的旅人。

  

原本猜想那些旅人因为老赖的事情必然已经乘机离开定远县,而那姜信也定然布置好捕网,得偿所愿,却不成想她转头就跟对方凑了一艘乌篷船。

  

这得是什么样的歹运啊?

  

不过这三人里面的其中一人似乎是那些旅人的头儿,他在这里,那姜信是将对方漏了呢,还是......

  

许青珂刚这么想,便又听到:“船家,还有位置吗?我急着赶路呢。”

  

“有啊,就缺一位客满呢,官人你可来得及时咯!”

  

这最后一位船客上了船,目光一扫,直接落在许青珂身上。

  

“呦呵,小许,缘分啊。”

  

这轻佻熟稔的态度让其余六人都来回看看两人。

  

尤其是那冷峻男子稍稍眯起眼,不懂声息得打量许青珂跟姜信。

  

许青珂知道对方在打量他们,便是撇过脸,仿若不认识姜信。

  

其中一个男子顿时盯着姜信,这个男人.....

  

“丫,小许,你干嘛不理我,不就是骗你去喝了一回花酒嘛,这就生气啦。”

  

这人....许青珂本就知道要跟对方配合才能全身而退,却也没料到这厮这么没皮没脸的。

  

可她现在也只能配合。

  

“喝酒而已,没什么可气的,可气的是你自己不行,非要让我代劳。”

  

顿了下,许青珂露出为难又懊恼的样子:“我是要读书考试的人,你这是要害我!”

  

船上的人有笑声,那妇人更是羞红脸。

  

就是那船家也绷不住笑,上下打量姜信——看不出来啊,个儿这么高,却是个花架子。

  

那三人里面显然也是去过五柳巷的,其中两个露出鄙夷的脸色,倒是那冷峻男子神色未动,只是淡淡看了姜信一眼,目光在对方手掌虎口扫过,又见对方跳到船上略有些摇晃的身体。

  

不练兵器,身体平衡也不行,不是练家子。

  

既然不是练家子,不管对方路数如何,总归是在他执掌之中的。

  

所以他也就收回了目光。

  

姜信便是厚着脸皮凑到了许青珂身边。

  

“诶,小许,你凑过去一点,咱们坐一起。”

  

然后就紧挨着许青珂坐下了。

  

手却拍了下许青珂的大腿。

  

许青珂眉头顿时皱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