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男色

青珂浮屠 胖哈 3987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梅花极美, 飘飞的梅花更美, 但于众人而言, 梅花可以是风景, 可也是背景。

  

晋国上师么, 位列当世绝世之人之一, 仅次于渊的那位上师。

  

传闻此人十岁便可通千书文库, 十三岁掌晋国翰林院,十五岁从政,十八岁位列太师, 助晋王平过三次内乱,挂旗当帅拦下七次外地侵军,改水患, 修税政, 政绩赫赫,在晋国名望甚至超过晋王, 但让人觉得奇怪的是晋王从来不担心他会篡位, 果不其然, 此人二十的时候晋了上师之位, 以为君上之师, 然他却是直接撤了朝政, 管自己云游去了......

  

这是一个超级天才,也是一个妖孽,也是一个十分古怪的人。

  

但一如许青珂以美名传国内外, 此人的绝世也必然要有一张好看的脸。

  

他刚刚也说自己好看。

  

许青珂知晓这世上绝不止自己一个聪明人, 比如这个师宁远。

  

她抬眸去看,看到一张极度俊美的脸,五官俊彦冷清,似苍山雪冰悬崖峰上生出的一截尖锐白灵锋玉,却有一双桃花眼。

  

梅花冷清伤情,桃花却是夭夭勾情。

  

这双眼看她的时候,像是在勾她,若是再添上刚刚那那番话,活生生就是在撩她了。

  

撩的人如此出色,旁观者就会想:被撩的人会如何?

  

秦夜偏头看向许青珂,眯起眼,他是真不知道晋国的上师会来,而且以这种方式跟许青珂照面。

  

哦,不仅照面,还调戏了。

  

她会如何?

  

“传闻阿戈拉部的金戈马乃千里驹,胜过莫度部落的黑塞思,这匹马看来是马王,曾被阿戈拉部王的第三子彧掠王子驯服....看来上师跟彧掠王子关系极好。”

  

许青珂只简单一番话就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了。

  

阿戈拉部要来,朝野内外是听过风声的,却不知来的是阿戈拉王的第三子彧掠,不过众人对彧掠也不太熟悉,好像不是有权的王子吧,否则不至于没听过名声。

  

“算不上好,只不过跟他打了一个赌,若是我能驯服他这匹金戈马王,它便归我。”

  

师宁远先前调戏了许青珂一会,不过此时看许青珂冷静转移话题,倒也没有浪荡,只闲散得说着,脸上带着笑,浑然没有传言中半点冷清。

  

许青珂略颔首,并不多说,只走向左相明森。

  

就这么把上师给抛下了?上师倒是不恼的样子,只走向太子晏两人。

  

——————

  

两个朝堂上的掌权者相见皆是不露声色,提袖摆作揖,一老一少,看似差距很大,但旁人却觉得他们是类似的——他们的手同样可以做弄权之事,而旁人不行。

  

“君上久闻许大人之政绩,十分感慨,曾对我说过,如斯人物,极想亲自一见。”

  

这话听起来像是赞誉,但有心人会想:渊王真对许青珂如此看重?要知道渊这些年崛起,跟广收诸国人才不无关系,若是他想招揽许青珂.....

  

在蜀国看来,此刻的许青珂将来是否会倒戈向渊?

  

这就是堂堂左相言辞中的心机了。

  

许青珂淡淡一笑,“渊王若是肯来我们蜀国,青珂必扫榻相迎。”

  

未必要她去见,乃是君王来朝?

  

那不就是让渊臣服蜀的意思?虽然不太可能,但至少许青珂这话没毛病。

  

明森笑了笑,“将来会有机会的。”

  

这话的意思是——渊吞并蜀的时候,渊王到时候来蜀国看一看领地,也没毛病。

  

两人短短交谈两三句,言辞平和,但其中机锋就是夜璃也看了个明白,跟商狝对视一眼,并不多说。

  

“真可怕”北琛忍不住压低声音嘀咕,这话像是告诉师宁远的。

  

这人太厉害了,我的哥,你真的能追上吗?

  

师宁远双手负背,睨了他一眼,淡淡道:“所以我堪与她匹配,而你不行。”

  

我就随口一句,你咋还人身攻击呢!

  

北琛不太欢喜,就翻翻白眼,但却看到师宁远冷冷盯着太子晏,他心里一跳,生怕这个为了许青珂可以丧心病狂的哥哥把太子给宰了,就打哈哈说:“哇!许大人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师宁远:“你长得丑也是配不上她的一个原因。”

  

北琛:你再这样我现在就回国了!!!

  

不过他真心觉得师宁远在许青珂这儿是真的太凶残了,逮着谁咬谁,狼犬啊这是。

  

太子晏冷眼看两人对话,目光却飘过许青珂身上。

  

这个人无论在哪儿都是焦点,这点从来都没变过。

  

师宁远跟北琛的对话很快结束了,因为听到靖的公主对许青珂笑了。

  

众人:“.....”

  

之前这位公主只对商狝笑过。

  

谢夫人又暗自嘀咕:公主也肤浅啊。

  

谢临云:“......”

  

钟声起,时辰到,宫门大开,自是可以进了。

  

按照官秩,许青珂是文官一列代表,谢临云是她下属,自要一起进去的,而且按照规矩也要上前来行礼,但也是巧,许青珂本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一转头就看到谢临云后面就是他的家眷。

  

说是家眷,就是母亲跟弟妹等人了,许青珂受了谢临云一拜,朝谢夫人略颔首,浅浅笑了下,然后走了,谢临云转身拜别谢夫人,跟着去了,却不知此时他的母亲已经痴怔。

  

“夫人,夫人,要进去了....”

  

谢夫人回神,却是很焦虑,“我觉得不太好了.....阿云的上官原来真这么好看,比女儿家还好看,你说,万一他.....”

  

嬷嬷可真不敢应了,暗自嘀咕:不能吧,应该不会吧,这年头哪来那么多龙阳之癖啊。

  

很快她才发现自己被啪啪打脸,脸都肿了。

  

走进宫门的时候,夜璃刚好跟许青珂并立靠近了,她踱着步,不紧不慢,因为许青珂走路也一向散漫,挨上了也不奇怪。

  

夜璃欣赏着宫内沿路的梅花盛景,直往前就是寿宴场地,她偏头看了许青珂一眼,道:“许大人,我从小好男装,觉得男装出行甚为方便,从前也觉得自己穿起男装还算好看,却不知还有一个许大人。”

  

这话是在暗示什么?暗示她是女人?还算怀疑?

  

许青珂心中失笑,暗道在这方面果然还是女人更敏感一些,这位公主夜不是省油的灯。

  

“许大人若是女的,穿起女装,怕是比我....”

  

果然,夜璃说了这话,惹得不远处的人都惊讶。

  

秦夜忍不住侧头看来。

  

正好看到许大人挑眉勾唇,清冽一笑。

  

什么也没说,只一笑。

  

粲然绝丽的一笑。

  

夜璃失神了。

  

秦夜也懂了许青珂这一笑的用意——需要女装么?我男装亦比你女装好看。

  

呵,许大人果然是从不输人的啊....

  

的确不输人。

  

后头也慢腾腾走着的师宁远并不急着去靠近她,有时候他觉得这样不远不近看着她也挺好。

  

当然,前提是——她的身边没有其他人可以靠近,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否则就太糟心了。

  

——————

  

宫中寿宴也无愧户部抓耳挠腮挤出钱财举办,的确十分热闹妥当,歌舞升平,井然有序,但这种繁荣落在夜璃眼里又有几分可笑。

  

蜀国动荡,内忧外患年年开战,开支甚大,却还如此奢华,也是苦了户部的人.....

  

但也让夜璃低看了许青珂几分。

  

“若是真正的良臣,该是拦下这事儿,而不是听之任之,就凭这点,这个许青珂....”夜璃不太想用形容太子戾等人那样的严苛言辞来形容她,但也不会夸赞就是了。

  

“你对她倒有几分严苛,莫不是因为刚刚许大人没认真夸殿下好看?”商狝坐下后开着玩笑,夜璃回眸妩媚一笑,“你也没夸过我,可见我对你苛刻几分?”

  

商狝怔了下,转移目光,淡笑:“是殿下仁厚。”

  

夜璃皱皱眉,似乎轻哼了一声,收回目光,却刚好看到宫门口进来女眷。

  

论好看,比不得一个男人,她还可说自己在这里女眷中当属第一,便是那位清丽绝佳的许妃,她也是能淡看的,唯独这位刚走进来的女子,让她微微飞了眉梢。

  

秦笙是蜀国邯炀目前权贵里面最金贵的世家女,皇族女都比不得,她的回城离城似乎都身不由己——可以想象这次也是蜀王命令的。

  

但,秦府也的确要有人来。

  

是不是她秦笙,是在于蜀王是否又要用她达成一些目的。

  

秦笙心中早有思索,并不焦虑,或者她觉得今日来能再见故友也是好的。

  

于是进门后,抬眼一扫,眸光潋滟,姿态大方端方却见盛艳之美。

  

这样的美人在诸国都是不多见的。

  

北琛赞叹:“这就是我为何要来蜀国的原因之一。”

  

太子晏皱眉,尤记得这人是当着他那位便宜父王的面说要舍生忘死护着他的,结果前头看许大人美色看呆了,此时又看秦笙美色看呆了.....

  

不过看呆的人何止北琛,许青珂目光一扫,瞥到太子戾的表情,指尖摩挲了下酒杯,但目光一转,且看到对面坐席中有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也盯着秦笙。

  

男人对女人的眼神不外乎两种——在意,或者不在意。

  

在意也分两种,欲或者不欲。

  

太子戾是欲,这个男人眼神却很深,一时让人看不分明。

  

许青珂垂眸。

  

三王子彧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