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乱三国!

青珂浮屠 胖哈 297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皇宫里, 霍允延看着前头九皇子抛弃了那金球, 只坐在台阶上捧着那花儿发呆。

  

他觉得有些没趣, 就走过去, 笑眯眯得问:“小九, 这花是那许青珂送的, 你就这么喜欢啊~~把它给我, 我送你一篮子可好?

  

“不要,不好!”

  

小牛犊子护着口粮似的。

  

霍允延多坏一个人啊,且还笑着, “花儿总会谢的,你这样抱着它,它会枯萎, 我带你去把它种好, 来年它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那才好呢。”

  

九皇子半信半疑, “真的?”

  

“我骗过你么?”

  

“五哥哥不会骗我。”

  

于是再三犹豫, 九皇子还是决定把花花种了, 而且是自己亲自拿着小锄头挖了坑....花花就暂且交给五哥哥拿着。

  

满头大汗的皇子殿下最终还是挖出了一个小坑。

  

拿回了花花, 最后低头亲了下它。

  

霍允延看着这小胖墩有肥嘟嘟的嘴唇去亲那娇嫩的花儿。

  

很是舍不得的样子。

  

突兀的, 他想到了刚刚在花园里的惊鸿一瞥。

  

指尖魔术般盛开的花, 跃然入画的侧颜,眉眼中隽永宁静,竟是把那满亭子的美人都给黯淡了。

  

许青珂....蜀国开国以来最美貌的探花郎。

  

呵~名不虚传啊。

  

他笑呵呵得看着自己的九弟弟将花儿种下, 袖中却是藏着另外一朵花, 跟那花儿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在他手指之间碾碎了,那花瓣点点落在袖子之中,随着他跟九皇子离开后,点点残碎的花瓣随着他衣摆袖口曳动飘落在地。

  

————————

  

“今日的大姑母表现很不一般。”霍允彻回去跟妖灵提起这件事,妖灵有些惊讶,“天姣公主?”

  

“对,她似乎十分不喜欢许青珂。”

  

“呵,我倒是听说天姣公主极少对人

  

友善,这位公主是君上唯一同母所出的妹妹,先帝一开始就十分宠爱,而且当年君上登基也是她大为支持的,算起来,她跟五皇子也算是皇族里面最任性的人了。”

  

妖灵轻描淡写,霍允延却下意识皱眉,“五弟?若非他手中无半点实权,不参政不涉军,也无人簇拥,倒真是一个劲敌。”

  

哪怕年纪还小。

  

“君王之位,成事在天,谋事在人,君上就是天,他最终属意谁,谁就占了最大的上风,但下风之人依旧可以谋事。”

  

妖灵这番话算是霍允彻一贯的策略,君上之心跟手头权柄双管齐下。

  

但他也感觉到妖灵在提醒他——不可以轻视那位五皇子。

  

“妖灵阁下的意思是五弟会跟我夺权?还是....”

  

妖灵垂眸,“以君上的习惯,越盛宠五皇子就越不可能属意他继承大统,虽他现在挂在皇后名下,但他的出身来历本就是众所周知的,宗亲那关就过不去,但他有盛宠在身,而且跟九皇子四公主一起几乎是君上最为疼宠的子女——您知道,君上已经老了,他是不可能在疼宠您跟太子的,所以,您要得到的偏宠只能依靠这三个弟弟妹妹....一如君上当年因为天姣公主得到先帝最后眷顾。”

  

“当然,我能想到....恐怕太子那边也在准备了,毕竟五皇子也是皇后养大的。”

  

霍允彻忽然凛眉,“我说近日一向傲气凛人的太子爷怎么会忽然在父王面前夸他们三人乖巧,呵~,不过我想无法无天的五弟是绝不会忘记小时候被太子亲手按着头栽进花池的。”

  

论拉拢霍允延,他自问自己更有胜算。

  

“不过我更在意是谁点醒了太子那榆木脑袋。”

  

霍允彻看向妖灵,“莫不是他也如一样,得了妖灵阁下您这样的大能者。”

  

妖灵浅浅一笑,“碧海潮生阁四人,除我以外,还出了两人。”

  

“其中一个在渊,另外一个是去了烨,还是来了蜀...还真不知。”

  

“但我想....理应是烨国了。”妖灵漫不经心。

  

霍允彻却有了判断。

  

渊跟烨现在也在开战,碧海潮生阁的四人素来是彼此为敌的,两国相争,两人互斗倒也不奇怪,至于太子那边的人....到底是谁?

  

太子东宫。

  

屋中空无一人,但太子拆开一份密信,看到上面笔走龙蛇近乎邪性的字体,手还在抖着。

  

“浮屠,浮屠!他竟选中我!太好了!霍允彻,我必要你一败涂地!”

  

——————

  

渊国帝宫。

  

蜀国的宫廷是奢华耀眼的,那是蜀国数百年来沉淀下来的底蕴,哪怕显得腐朽老气,却不可否认它的诱惑——对贫者的诱惑。

  

但渊国帝宫却让人畏惧,那是近年来疯狂崛起的锋芒所致,大气而沉重,内敛而凶狠,这就是渊国。

  

如今,帝宫内水榭之中,渊王正在下棋,他对面的人一袭白衣。

  

“蜀国已经腐朽,新锐言士郎本可堪一敌,却连自己的小尾巴都没藏好,那蜀国太子跟三皇子也斗得可笑,竟连烨国都引入内政.....难道都不用我出手,这蜀国就败了?”

  

渊王声音冷冽低沉,眉眼如狼深邃,修长的手指点着棋子而下,没有半点迟疑。

  

“可君上依旧最为看重蜀国。”白衣人出声,那声音十分飘渺。

  

如仙似神。

  

“蜀国,我中原大地屹立最为悠久的国度,传说我们四国都是从它分立而出的,虽不愿承认.....但这也给了我动力,既然分开了,那必然是要合起来的。”

  

“首先要吞并烨国?”

  

“吞并?我若是直接举兵吞并烨国,恐怕上师会先以为我愚蠢,然后将我放弃,另寻明主去了。”

  

渊国上师,天下间公认最强大的谋臣,甚至有人认为他可以一人硬撼碧海潮生阁。

  

“五国并立,吞一国,卸三分力,引其余三国恐惧而盟约,当然愚蠢。真正完美的征伐便是乱其平衡,乱其国政,弱其军力,引其互攻,最后分而食之。”

  

“要乱三国,其核心便是蜀国,比如....”

  

渊王落子铿锵。

  

上师微微一笑。

  

“三百年让蜀国立世治国差点一统山河的《江川河图》”

  

它会让整个天下疯狂。

  

——————

  

许青珂在前往通州的路上,这次除却阿青之外,她有随行的卫队。

  

只因蜀王怜他出身寒门,而且临时受命,连府都没开,自没有护卫什么的,一路危险,没准就被什么人给暗害了,于是派了一个卫队随性。

  

这是钦差待遇了?如此皇恩浩荡,可谓惊住了邯炀不少人,也眼红了天下间所有学子。

  

而此时入夜,许青珂休憩在半路上的一家驿站。

  

卫队把手驿站各处,她洗漱好后,卫队队长江同有些为难得过来请示,说是那个半路被许青珂救下的妇人跟了挺长的路,如今还坐在驿站外面不肯走,怕是走投无路要借着救命之恩赖上这位前途远大的御史中丞了。

  

江同汇报完,留意到许青珂微微皱眉,沉吟了下,许青珂问他:“可看出她会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