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贵不可言(呼吁支持)

青珂浮屠 胖哈 4105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塔烈的反应很强烈, 一副自己被冤枉的了模样, 可他人一想到他之前对许青珂说的那番话——这不过是你自己的想法, 一切还是要看证据!

  

现在呢?不少人表情复杂, 倒是夜璃很不给面子得笑了。

  

左右她是公主, 就该有点小脾气, 不过她发现这些太子或者大王子一个两个都有些毛病。

  

包括她的哥哥。

  

夜璃瞥了太子轩一眼, 她敢确定自己的哥哥在衡量要不要跟许青珂交好——这人太厉害,稍微给他指点迷津,就可以破局而出。

  

不过前提是这个人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比如渊的愤怒。

  

许青珂现在就相当于无非一兵一卒就拿下了渊的一个大司马, 哪怕不算功绩彪炳,也算是战功不俗了。

  

这样的大司马,却被许青珂给折下马背。

  

渊内部会不嘀咕?

  

主要看君主如何想。

  

蔺明堂想起那一夜小店里原齐跟许青珂的对峙。

  

君王心中恐怕有数, 但不到最后关头也不会表露, 一旦表露,就会致人死命!

  

“许相果然出手不凡, 连我国大司马都被你拿下了。”

  

原齐说得客气, 可渊的官员心里不太舒服, 事实上, 换做是渊的其他人也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感觉, 偏偏是蜀的相爷。

  

许青珂看向原齐, 眉眼清冽孤冷,“拿下他的不是你们渊的人吗?是贵国君上下的令。”

  

这话也厉害。

  

颜云跟颜姝还在台上,看到双相跟几个二品大员上来, 正要退下, 听到许青珂这番话怼回原齐,两人都齐齐屏了呼吸。

  

对上了?

  

“是寡人下的令。”秦川好像一点也不为自己的大司马落马而担心,反倒有几分波澜不惊的意味,瞧着许青珂的眼神也颇为耐人寻味。

  

“许青珂,你不如再推理下,寡人接下来还会下什么令?”

  

一下子从双相对峙变成了君王跟敌相的对峙。

  

“异国不干政,青珂如是。”

  

许青珂抬手,作揖,衣摆平整垂落,姿态清和,没有半点锐气。

  

总是如此滴水不漏。

  

秦川皱眉,但也没有强自逼迫她什么——这一局已经结束了。

  

许青珂赢了。

  

——————

  

紫华楼,刑部的人还在整理从塔烈居所验出来的“物证”,也在看守现场,但他们不会知道不远处的楼阁走廊拐角站着一个人。

  

看着前头院落里的喧闹,师宁远眼眸稍眯起,脸上表情薄冷无情,但伸手摸了下胸膛,似乎胸膛衣内有什么东西一样,摸到了,仿若冰霜化开似的,一下次春绮满园,那眼里的笑意怎么都压不住。

  

用北琛来形容就是——狐狸吃鸡了,喜滋滋的。

  

“这局是解了,我该去重新会一会皇后娘娘呢,还是....”

  

师宁远看向祭祀之地,隐约还可见那地儿的灯彩,只是并不热闹,怕是那些老百姓都不敢热闹了。

  

他担心还会有什么变故,毕竟落马的是大司马,而非右相不是。

  

罗慎跟白夫人的后面还有人。

  

——————

  

颜卿此时已经上前,袖摆一扬,朝两人看了一眼,两人行礼,却听得礼部的人奏问君上。

  

李远死了,接下来该如何?

  

祭祀停止?如此黄道吉日已备选了好几个月,再等一个黄道吉日,恐生诸国变故。

  

若是继续,已死渊,何人可成渊?

  

“大藏寺可有备用人选?”秦川询问,大藏寺的僧侣上前来。

  

“君上,确有备用人选,可这些人选功力不足,恐难以胜任,若是与鸿不能契合,也是冒犯天神。”

  

秦川骨子里其实不信鬼神,否则也不会对祭祀礼被毁感觉平静,但他介意它的政治意义。

  

天下人都信鬼神,那就对政治有莫大的影响力。

  

所以,他不愿祭祀中断。

  

“以你们的意思,便是这渊的人选找不到,便不能继续?让我渊国成为他国之笑料?”

  

事实上,现在台上就一个他国人。

  

许青珂踱步要走。

  

其实她也该走,其他人也不会拦。

  

但她才挪了步子,袖子就被人拽住了,硬生生拉了回去。

  

“你站住,寡人没让你走。”

  

众人:“???”

  

颜姝错愕,目光在秦川跟许青珂之间来回,这一来回也就以下,许青珂就飞快扯回了袖子,眉头紧锁。

  

倒是秦川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绷着脸冷声道:“你聪明绝顶,今日祭祀变故多少与你有关,你自己也承认了,难道还想置身事外?”

  

“君上,贵国祭祀乃是大事,青珂只是蜀国人,恐怕....”

  

“你总有一天要成我渊国的人,寡人不介意。”

  

秦川这话音量不小,所有人都听见了,表情也各位不同,官员们早知秦川想拉拢许青珂为己用,也不奇怪,但对于老百姓们而言,君王如此霸道宣布,倒有几分....

  

蜀国的丞相吗?

  

“这蜀国的许相貌美胜嵇康,才华可绝世,也该为我们渊国人啊。”

  

“那蜀国早已腐朽堕落,怎担得起许相这般绝世人物。”

  

“晋的上师,蜀的许相,都该是咱们渊的!”

  

“看许相跟咱们君上站在一起,必会成为千秋万世永恒帝国基业中最美妙的景色。”

  

这个大汉喊出的话让北琛表情扭曲了下——呸!蜀的许相是我们晋的上师的,是我们晋国人!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

  

许青珂真真觉得秦川中邪了,她最不想面对的也是这种情况,宁愿面对阴谋诡计!

  

她也不想跟秦川对此有什么争论,于是沉默。

  

倒是秦川看了那个大汉一眼,嘴角弯了弯,此人是个可塑之才,等下就让内卫去查一查,看看能不能用。

  

不过许青珂对秦川不予置评沉默一待,那大藏寺的几个僧人却盯着许青珂不放,惹得众人狐疑。

  

“大师,你们这是.....”

  

红袈裟的僧侣头头双手合十,问许青珂:“不知相爷能不能给你的生辰八字....”

  

咦,难道是....

  

秦川目光闪烁起来,上下打量许青珂。

  

许青珂留意到秦川等人的表情,便说:“我年少失父母,无人告知,如今也无人可知。”

  

“无妨,老衲掐指一算。”

  

“.....”

  

许青珂觉得这大藏寺的僧人恐怕是拿她当救命稻草了,死马当活马医?

  

她的表情冷漠,却不知这人最后表情皱了皱,说:“不知何故,许相,您的生辰八字老衲无法算出来,似是有人用大法力封闭。”

  

这话有多少人信?恐怕都在心里嘀咕。

  

因为父母死在寺中,多数也有其中僧侣跟霍万里应外合的缘故,许青珂如今已经对佛家没多少亲近之心,闻言也只是淡淡颔首,但这老衲却继续说:“可这也足以证明许相您的命格。”

  

顿了下,他微躬身,“贵不可言。”

  

众人一时肃然,老百姓之中也一片哗然。

  

贵不可言?

  

原齐深深看着许青珂,何种贵?这里还有比君上更加贵不可言的人?

  

北琛觉得台上的情况不对劲,难道又有什么阴谋诡计朝着许哥去了?

  

“每个人的性命都是这天地间的一颗星辰,区别只在于愿不愿绽放光华,众生平等,大师说笑了。”

  

许青珂冷漠起来,连大藏寺的得道高僧都说不过她,一时众人都尴尬了,还好这位高僧修为高深,闻言反笑:“相爷说得有理,果然天生慧根,厉害!”

  

但他好像也不再盯着许青珂,只给了秦川一个提议。

  

“祭祀天地的事儿,神明有眼,让天地来决定,君上以为如何?”

  

许青珂也才知道这人法名惠仁,是渊有名的高僧。

  

以至于秦川对他还算敬重。

  

“那就先祭拜天地,惠仁大师主持吧。”秦川也是一个果决的人,当下就定了。

  

变故引发的改变也不是没有过,老百姓们看得是热闹,并不知门道,便看到祭祀继续就觉得没什么问题了,左右“凶手”已经被找到了。

  

祭祀继续,百官要朝拜,外宾也要上香祭拜。

  

颜云下台,颜卿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前者才从有些恍惚的心回神过来。

  

“父亲大人。”

  

“入位吧。”

  

颜云颔首,只是看到北琛的时候,有几分不好意思。

  

北琛一看他就了然,因他当时也听到颜云狐疑,让自己的下属看看是不是有人跳墙了。

  

只是立场不同,他也没法强求对方给他证明。

  

换做是他自己,也会沉默。

  

还好许哥厉害啊,不需要任何物证就能让他脱线。

  

北琛对颜云坦然笑了下,惹得颜云恍然大悟后越发歉意,也朝他隔空作揖以示道歉。

  

都是当世有名的公子哥,君子之风该如此。

  

于此时,百官两列,外宾一排,已经随着祭祀笙曲缓缓前行,三步一揖,步履齐整。

  

许青珂在国宾之中。

  

但夜璃不在,商弥也不在,前者是因为女子,后者则是因为无官身贵胄。

  

女子么?夜璃垂眸,表情有些冷漠。

  

不过塔烈虽有嫌弃,但外交立场还未确定,秦川也没现在拿下他调查,左右等祭祀后再说,于是靖太子轩、晋世子北琛、烨的齐惶跟塔烈作为代表领着各自的属臣上前进香。

  

执香火者,君王也。

  

许青珂上前取香的时候,秦川低头看她抽出三根香,点燃,白烟袅袅,眉眼也变得朦胧,她抬起手,看了他一眼。

  

祭祀顶被他挡住了。

  

跟一面墙似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