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白氏姑姑

青珂浮屠 胖哈 4109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一个小屋中, 秦兮身体乏力, 知道自己已被下了药, 武功根本用不上, 甚至还不如普通人, 走几步都是困难。

  

但这里是哪里?

  

她打量眼前小屋, 发现这里有人住过的痕迹。

  

而且住过的是一个女人。

  

但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谁把她绑到这里来。

  

手段还那么精准诡异。

  

目的又是什么?

  

秦兮的目光在屋中摆放的锅碗瓢盆个跟镜子,看脸盆里的水渍未干,好像这女子不久前才离开。

  

人离开了, 这房间却十分齐整,好像被收拾过。

  

这屋子显然是用来关押人的,简陋粗便, 也自然不会有人定期打扫, 是那个女子做的吧。

  

一个习惯良好、哪怕在被囚禁时也注重卫生干净的女子。

  

秦兮若有所思。

  

她刚刚想的也许是错的,在她之前被关押的女子身份恐怕很重要。

  

——————————

  

大雄宝殿已经白烟袅袅, 不少老百姓都前来朝奉供香, 热闹不下于年初那几日。

  

蔓延山道的台阶上有许多虔诚的敬佛者, 但大殿中也只有秦川等人。

  

许青珂刚到, 北琛小弟弟迅速上线前来, “许哥, 您可来了,我还以为您.....咦,这位姑娘是?”

  

北琛看到景萱的时候愣了下, 这种愣不是因为惊讶, 也不是因为疑惑,而是纯粹看呆。

  

景萱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就往许青珂身后躲了下。

  

北琛这才回神,对上许青珂若有所思的目光,顿时脸红,“啊,是小生失礼了,只是刚好看到这位姑娘,觉得好像有些眼熟.....”

  

许青珂:“你哥的话本是从你这里拿的?”

  

这话分明跟话本里面的公子哥搭讪姑娘家一模一样。

  

北琛:“.....”许哥求放过。

  

景萱在许青珂后面听两人讲话,不知为何,她觉得“你哥”这个说法有些不同寻常。

  

仿佛很熟,熟稔到不分彼此似的。

  

是那位上师吧。

  

景萱想起在堰都祭祀台上见过的事儿,略有些恍惚。

  

许青珂已经接过沙弥给的香,分给景萱一些,这是第二次在渊上香了。

  

第一次遭遇了危险,但还算化险为夷。

  

第二次呢?

  

许青珂打量周遭环境,对上不远处师宁远目光,对方眼神似安抚,好像在告诉她自己已经勘察过了。

  

不过两人目光交流的时候,许青珂忽察觉到一冰冷视线,一侧头便看到秦川。

  

虽说在这人面前保证过什么,可也没说不能跟师宁远接触吧,这眼神真是.....许青珂心里觉得莫名其妙,还是说,这是男人对女人的占有欲?

  

男人的心思真难猜。(一般这是男人的心里活动——女人的心思真难猜,可在咱们珂珂这儿完全是反过来了——男人真是无理取闹!)

  

许青珂若有所思,但也很快屏除杂念,给佛像上了香,接下来就是抄写签文了。

  

外面广场上早已有书案跟笔墨纸砚伺候,秦川带头,其余人悉数落座。

  

竟安排了许青珂的,但也有夜璃跟师宁远等人的,仿佛彰显了渊的大气。

  

夜璃却觉得这是渊的野心——他们这些异国,将来不都要纳入渊麾下?

  

许青珂的座位果然是挨着秦川的。

  

师宁远很不痛快,虽早知道在人家的底盘得有人家说了算,但也不能这么无耻啊!

  

“按理说今日这种场合,君上应该带上自己的皇后来的吧。”

  

师宁远一副友好的模样,秦川却顿时又了痛处,下意识看了许青珂一眼。

  

“寡人宫中无后。”

  

他很是明确得说。

  

师宁远依旧微笑:“那总有妃子吧。”

  

有啊,肯定有的,旁边的人想回答,却察觉到君王的冷意。

  

不高兴了?不高兴便对了。

  

师宁远冷笑。

  

北琛一点也不管自己哥哥跟君王的事儿了,他正欢喜自己的位置挨着景萱。

  

但还未上前套近乎,就发觉到这位景姑娘似乎....

  

北琛顺着她的目光,顿时心里一酸——又是许哥!

  

但他们明争暗斗,妖灵瞧见了,觉得好笑,却又暗道某人会察觉到这个吗?

  

并没有!

  

许青珂压根没在意秦川的王后或者妃子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听到了下面有些动静。

  

女眷还是官员权贵亦或者那些百姓都躁动了。

  

因为一个人来了。

  

白梓星一家人忽然迎面过去了,白梓星上前就喊,“姑姑,您来啦。”

  

十分亲近热情。

  

白家人也是如此。

  

白家的姑姑?仿佛是一个有些名声的人,当白梓星喊出姑姑的时候,旁人的表情显露他们是知道这位姑姑。

  

但第一次看到真容,所以这般骚动?

  

当师宁远看到这位白家姑姑真容的时候,眉头直接皱紧,心中暗嗤——果然还是来了。

  

不过他比较担心许青珂。

  

许青珂的感觉....怎么说呢,自白氏灭族,而自己也亲历过父母惨死的事儿,对于至亲,她早已不怀期待,但这位白家姨母可不仅仅是至亲。

  

想起月灵宫,想起九皇子,想起她在晋国,再想起她跟渊的联系。

  

许青珂垂眸,眼里也有冷意。

  

“她是?”北琛外号包打听,人脉关系也是极好的,跟颜云有了一点友情后就打听起来了。

  

“白氏姑姑白月溪,乃是我们渊最大的皇商,经营许多商业,应该说是仅次于商弥的皇商,白氏也是靠她发展起来的。”

  

钱未必能通天,但白家人任职的户部却极需要钱财,官商联手,家族也就起来了。

  

但白月溪在渊的名头极大不仅仅因为她经营有道,也因为她神出鬼没,基本上没出现于人前。

  

“不过也有传言说她美貌绝世,乃是倾国佳人。”

  

那是上一代的说法了,这一代的话,年纪不小了吧。

  

颜云:哪里能跟妹妹相比。

  

北琛:哪里能跟秦姑娘颜姑娘相比。

  

可真看到白月溪,颜云跟北琛两个人表情都是一窒。

  

白月溪的年纪应该已经四十了,跟颜夫人秦夫人她们也差不离多少,这两位已是保养极好的了,可这位白氏姑姑,身体皮肤状态却是仿佛二十多许的年轻女子,但那周身韵味成熟妩媚,性感是入骨。

  

但这种性感又跟妖灵的不同。

  

妖灵是张扬美艳的,这位白氏姑姑却有一种端庄气度,带着几分高高在上,但又在一颦一笑中勾人心弦,若是用师宁远的话来讲——披着正经皮囊干勾人龌蹉事儿,且内在血肉心都是黑的。

  

这是一个虚伪又美丽的坏女人。

  

坏男人有人爱,坏女人也自然有。

  

渊朝堂也不知有多少显贵权臣看直了眼。

  

而这位白姑姑终于走上了广场,拾阶而上、提着裙摆的纤长手指一松,抬头看来,那双美丽的眸子一扫,朝秦川欠身行礼。

  

纤腰长腿,气度天成。

  

礼仪点到为止,让人挑不出错,而且美貌加持,谁能怪她?

  

秦川淡淡看了她一眼,免礼了,但白氏姑姑的目光在许青珂身上逗留,似感慨,似惊叹,最终抿唇而笑,“这位就是闻名天下的许相爷吧,果然是人中龙凤。”

  

因为一起谈论过关于性别男女的事儿,此时师宁远跟许青珂一听到人中龙凤这个词儿,就下意识多心对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但两人也不是菜鸟,也不会显露在脸上。

  

“过奖,不知该如何称呼阁下。”谁不知道这是白氏姑姑,为什么素来机敏的许相爷会说这样一句话呢。

  

白月溪淡淡一笑,“许相爷已是相爷,奴家不过是商贾之身,很多人叫我白姑姑,相爷可直呼本名,亦可叫我白夫人。”

  

许青珂:“白夫人也是少见的人才。”

  

狡兔三窟,每一窟都混得极好。

  

白月溪姿态风情万千,笑说:“相爷过奖。”

  

都知道对方是谁,但都打哑谜,暗暗交锋。

  

“来人,给白夫人安排位置。”明森主管经济,户部在他管辖下,对白月溪好像也是认识的,让人安排好后,一群人落座抄写签文。

  

对于许青珂而言,写字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也不过是十几二十个签文而已,她很快就写好了。

  

写好了,她就起身了,走过去。

  

正好在师宁远那边方向,秦川脸色一沉。

  

师宁远顿时加快了速度——等我,我马上就好。

  

但还没写完.....

  

许青珂目不斜视越过了他。

  

师宁远:???

  

秦川笑了。

  

白月溪远远看着许青珂离开,眸光在她所处案上的墨砚上停留了片刻,上面还有余留的墨水。

  

过了一会,白月溪也好了,起身走过去的时候,在许青珂的案上停留了下。

  

“签文已被许相拿走了,不知白夫人在看什么。”师宁远来了,声音冷淡。

  

白月溪扭头看他,微笑温柔,“是上师阁下啊....我想沾下许相爷的文曲之气呢。”

  

“是吗?那光看看是没用的,得舔一舔。”

  

这人讲话总是让人这么不喜。

  

从前以皇后之身也在这人嘴皮跟手段下屡屡吃亏,最后还功亏一篑,心中不是不憋闷的,但白家出来的人都能忍。

  

白月溪似乎被逗笑了:“上师真是幽默。”

  

师宁远面无表情:“我认真的。”

  

白月溪:“.....”

  

幸好有几个对白月溪有绮念的官员来结尾,白月溪被簇拥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