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后手

青珂浮屠 胖哈 5090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后花园里一章桌子四张椅子, 但张青不肯坐着, 只站着看着远方宫廷楼阁, 脸色很冷漠。

  

虽然一贯冷漠, 但秦兮看懂了其中的愤怒。

  

这种愤怒让她若有所思。

  

但她偶尔看一看坐着的自家哥哥, 却也懂了他的心不在焉。

  

愤怒跟心不在焉, 其实都是为了一个人。

  

从前是男人, 现在是女人。

  

不过秦兮看到依旧一袭闲散长袍的许青珂,却是愣了一下。

  

一是愣她没有着女装——她的哥哥竟没有逼她。

  

二是哪怕不着女装,放了头发下来的许相爷也好看得让从小在后宫见惯了美人的她自然而然愣神。

  

一愣神, 总有回神,便是她哥哥起身的时候。

  

但秦川也只是走开跟后面的随从低语了两句。

  

随从离开了。

  

秦川踱步回来的时候,许青珂刚好到跟前, 两人照面....

  

许青珂觉得秦川的眼神比往日冷淡了许多。

  

虽不知为何, 但这是好事。

  

不过....许青珂回头看到张青,心情才真正愉悦起来。

  

“公子”张青走上前, 既恭敬稳重, 又难掩欢喜。

  

起码公子好好的。

  

许青珂看了他一会, 微微皱眉, “受伤了?”

  

秦兮眉梢动了动, 刚刚张青来的时候, 便是衣服里里外外都换过了,半点没露出受伤的痕迹,这许青珂一照面就看穿了?

  

不过能断祭祀奇案的人, 也不奇怪。

  

“你的公子都来了, 还不肯坐下?莫非要她站着陪你吃饭?”秦川看向张青。

  

张青懂男人的眼神,秦川对他哪怕有几分感谢,但也压不过男人之间的敌意。

  

“主仆有别,我站在边上便好。”张青冷漠回应。

  

秦兮皱眉:“你救了我一命,难道你站着,我坐着?今日本就要感谢你的。”

  

张青没看她。

  

平日里还算老臣的公主顿时有了气,没法子,这一路她这位公主可在这木头疙瘩身上吃了不少的闷气,吃多了反而越发容易生气了。

  

“坐吧。”许青珂一说,张青点头,坐下了。

  

秦家兄妹:“.....”

  

呵呵。

  

这一顿饭吃得倒还好,起码许青珂见到了自己人,而张青也得偿所愿见到了自家公子。

  

就是秦家兄妹内心郁郁,端是服侍他们许多年的老宫人才看出几分门道,因此在边上介绍菜肴的时候,还着重提出这是许相爷爱吃的。

  

许青珂的确还算爱吃春笋,但她鲜少在人前袒露喜好,对方能猜出来....

  

也算用心了。

  

许青珂看了秦川一眼。

  

后者冷漠:“我可没你那么聪明,猜不出人的喜好,只是调查过,你在老家就喜欢吃这个。”

  

许青珂淡定:“君上的下属挺有能力。”

  

后面的老宫人冷汗都要下来了,这相爷还真是铜墙铁壁油盐不进啊。

  

秦兮冷眼相看,也没插嘴,倒是惊讶于自家哥哥.....

  

“你怎不说是寡人有心?”秦川目光灼灼。

  

秦兮跟张青仿佛成了背景,但张青放下了筷子,却不说话。

  

这话很难回,弄不好会僵局。

  

“活人都有心,死人才没有。”

  

许青珂看着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轻柔委婉,又没有余地。

  

秦兮忽说:“张青,你身为武林人,不知道受伤喝酒是大忌?”

  

张青皱眉,他并未倒酒。

  

但秦兮既这么说,他也顺着说:“多谢公主提醒。”

  

也算是解尴尬了。

  

内卫忽然呈递了一个秘帖,秦川打开看后,脸色一沉,后看向许青珂,也没避开秦兮两人,“原齐死了。”

  

许青珂扬眉,指尖摩挲了下酒杯,“病死,还是自裁?”

  

“你不怀疑是被人暗杀?”

  

“他已经没有被暗杀的价值。”

  

起码对于那个唯一有能力暗杀他的人而言,没有价值。

  

秦川也是这么认为的,挥手,其余人全部后退,以确保他们不能听到。

  

“不是他的人,那就是原齐自己的人,没想到他还有余党可以替他选择这样轻松的死法。”

  

□□,无痛。

  

秘帖上是这么写的,秦川递给许青珂。

  

这个动作又让秦兮眸子动了动。

  

轻松死去么...

  

许青珂拿过帖子,却没看,只是说:“他擅嫉妒,人死也不安生,必有后手,要么算计我,要么算计君上你。”

  

这个话题提起了四人的警戒心,秦兮:“绑我的是他的人?”

  

秦川:“是也不是。”

  

秦兮皱眉,是也不是?“哥哥的意思是他幕后还有人?”

  

果然冰雪聪明。

  

但秦川没有点出国师,原齐只是一个右相,于国有功劳,但换一个人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换做国师,那就等于损了渊一半的权威。

  

秦川必须谨慎。

  

但秦川不说,秦兮未必猜不出来,因此沉默了....

  

也因此,她看许青珂的眼神就更奇怪了。

  

入堰都后,她就知道了大藏寺的事情,一个许青珂,却是牵扯了这世上如今最强大的几个势力跟国家核心。

  

——————

  

后来秦川便喝了很多的酒,但许青珂早早就离席了,因为张青主动起初告辞来给自家公子脱身。

  

许青珂没法送他,因她本就不是自由身,只是离别前,许青珂说:“阿青,你曾说自己喜欢钓鱼?”

  

张青一怔,“公子.....”

  

许青珂洒然一笑:“给你最后一个命令,去当一个喜欢钓鱼的游侠吧。”

  

张青带不走她。

  

她心知肚明。

  

这莫大的宫廷,强大的堰都.....她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离开。

  

——————

  

秦兮下意识捏紧了手里的酒杯,却看到张青脸上没有任何欢喜。

  

当着秦川跟秦兮的面,张青说:“公子,人世浮沉、沉珂苦痛已经困了您十几年,您从不为此示弱于人前,这是张青最佩服您的地方。”

  

“您活得比任何人都要坚强。”

  

“但不管是最初,还是最后,您都该是翱翔于这浩瀚世间的云雁,自由又自在。”

  

“这世间困住您的城墙跟长矛,青都愿意为您战至最后一滴血。”

  

然后他跪了地,再起身转身离开。

  

果敢利落得像是一个义无反顾的游侠。

  

许青珂顿时面露苦涩。

  

旁人唾手可得的自由,她很多年前就已经失去了。

  

此后从未拥有。

  

————————

  

张青走了,秦兮主动提出去送他,救命恩人嘛,应该的。

  

秦兮一走,剩下秦川跟许青珂。

  

秦川喝了不少的酒,抬头看她的时候,眼里却没有醉意,“他那话是说给寡人听的。”

  

“许青珂,寡人若是困住了你,便是让你痛苦。”

  

“既是让你痛苦,谈何爱你,他这是逼寡人放了你。”

  

“胆子很大,不怕死。”

  

后面一句,已经是杀意凛然。

  

许青珂转身看他,目光清远,言辞清冽。

  

“君上醉了。”

  

然后她就退了。

  

秦川没拦着.....

  

————————

  

入夜,灯盏起的时候,许青珂才将目光从书上收回,看着外面的煌煌夜色,想起张青的话,一时酸涩。

  

秦川的心境已经在变化,但这种变化很难测,要么极端,对她淡了耐心,要么大彻大悟,将她放了.....

  

不能将希望决定于他身上,她总要做些什么的。

  

那位宫人应该已经将消息传递出去了。

  

接下来只能等。

  

“许大人,君上有令....”

  

原齐在宫里的内线抓到了,如今正在玉林殿候审,秦川让她过去。

  

估计是没查问出什么。

  

对原齐最后死亡的恶意,两人都如鲠在喉,许青珂没有犹豫,直接过去了。

  

此时秦川已经喝过醒酒汤,眉眼再见冷酷,看到她来了,就把审问的工作交给她。

  

但.....那人看到许青珂却是笑了,忽咬舌自尽。

  

许青珂跟秦川皆是皱眉,他们倒是没想到原齐还有这样刚烈的下属。

  

“去查他之前在哪里供职,近期调动的也要查....”

  

许青珂跟秦川的意见一致,吩咐完后,刑狱押着人出去了,宫人也在秦川示意下出去了。

  

“寡人觉得他会着重于报复你。”

  

“也许会连着君上你一起报复。”

  

“报复你就是报复寡人,没有什么区别。”

  

许青珂偏头看向窗外,“君上最近分心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不怕有些人在背地里兴风作浪?”

  

“寡人跟他若是两败俱伤,你不是该欢喜?替你的如意郎君欢喜。”

  

许青珂忽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人不提师宁远好多天了,怎今日又.....

  

“既然提起他会不开心,君上何必。”

  

关于师宁远,许青珂想走了。

  

她刚一转身,就被人拉住了。

  

许青珂脸色一变,但挣脱不开,而脖子上传来淡淡的酒味,跟秦川深沉含着怒意的声音。

  

“寡人听到了,你跟卓娅的话....对寡人真真是一点都不喜欢?”

  

许青珂心中闪过诸多念头,对一个帝王该如何拒绝?

  

惹恼了他,她必然倒霉。

  

可若是拒绝,又如何让他不恼。

  

“我不喜宫廷,任何帝王家于我都是痛苦的深渊。”

  

许青珂觉得自己已经够委婉,起码没有提及自己不喜欢他。

  

“寡人不是霍万....否则岂能容你到今天还毫发无损,不管你喜不喜欢那些妃嫔,寡人也已经着手遣散她们。”

  

哪一个君王可以放着自己深爱的女人在身边,到现在不动她汗毛。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招人?

  

“若是你想干政,寡人也随你。”

  

“若是你想护着蜀国,寡人自不会让蜀国人民受苦。”

  

“你想要的,寡人都替你夺来,你想做的,寡人都纵着你。”

  

“许青珂...寡人此生只许你一人。”

  

他是深情的,其中也是真心的,但许青珂脑海里却只闪过某个人的嬉皮笑脸,她将手从秦川手里抽回,说:“君上深情,我是信的,只是感情这种事情无法勉强,而君上大概也知道,我若是想要这权势.....并不需要从另一个男人身上得到。”

  

“我自己就可以。”

  

这话轻柔,但让人深信不疑,只是秦川看懂了她,有些颓废,又有些不甘。

  

“那师宁远呢?你喜欢他?因为他能给你带来自由?”

  

秦川眼底深沉,“许青珂,你眼前的人是一个男人,一个执掌国家的君王,他可以容忍自己得不到心爱女人的心,却不能容忍她跟自己的仇敌双宿双飞,日夜缠绵,日后或许还会生很多孩子.....”

  

“寡人还想问你从前问过的一个问题,那帝王燕....是不是你的!”

  

许青珂本有能力掩饰一切,冷静应对,但不知为何,总觉得脑袋有些发昏,而且气血也起伏不定,这屋子里好像有一股奇怪的香味,让她难以维持冷静。

  

也就露了破绽。

  

秦川早知道结果,但真正看到她的破绽,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眼神也越来越深。

  

许青珂老觉得心绪不宁,告辞后转身走向大门,手落在门栓上,身后冷风来。

  

被抱了满怀。

  

“许青珂,寡人恐怕想当一回昏君了。”

  

“哪怕你将寡人看做霍万....”

  

秦川抱住了许青珂,呼吸不稳,眼里隐隐有血丝,仿佛被蛊惑了,又像是疯魔了。

  

他的心里住着一个昏君。

  

想夺她,不择手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