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鸦杀!帝王阳谋!

青珂浮屠 胖哈 4421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莫名的, 他想到了那一日, 和睦可亲且淳朴的老夫妻喝下了□□, 然后痛苦吐血的时候, 那血也有一些喷溅在许青珂脸上。

  

那时她的表情让他回味了很多年。

  

呆滞, 惊恐, 悲痛, 绝望.....

  

鲜红跟苍白交染成就的姝色才是真正的绝美。

  

如此时。

  

鲜红夺目。

  

好像还有特殊的一股味道,香甜而诡异,带着些微香气。

  

这血有古怪!

  

他听到了黑鸦嘎嘎叫的声音, 抬头看去,那些黑鸦飞起了。

  

她恍惚想起了许青珂之前朝他浅淡薄凉的一笑。

  

杀意凛然。

  

不好!原齐脸色大变,刚要开口呼救, 停落在祭台附近被百姓供奉的大藏黑鸦全都飞起了。

  

乌泱泱一片, 仿佛随着许青珂手中扇子一指。

  

这是第二次指着他。

  

然后数百黑鸦飞卷而起,越过众人头顶, 飞向许青珂。

  

很多人心中猛然一跳?许青珂?

  

不, 是绕过了她, 一如之前绕过了秦川, 它们凶戾无比得直扑向原齐。

  

嘎嘎厉叫, 像极了战场上食尸吞腐的凶鸦。

  

带着死亡跟血腥的味道。

  

原齐被第一只黑鸦扑在脸上啄破脸皮的时候, 惨叫起。

  

所有人惊栗起。

  

在此几个呼吸前,所有人都还从沉沦在渊鸿的绝世祭祀中,顷刻间, 渊鸿分开, 渊的独舞.....

  

一个人的独舞。

  

夜璃看得痴了,喃喃:这还是人吗?

  

准确的说,应该问:这还是男人吗?

  

女子的魅,男子的厉,都在她的身上完美融合。

  

雌雄难辨,仿佛神祇。

  

齐惶想:这个人不该玩弄权术,而该作为供奉,远离尘烟,可她偏要入朝堂,成了许多人心里恨不得除之后快的死敌,比如他。

  

颜云想:世人说我等公子如风,可我们若是风,她又是什么?天穹之上遥不可及的云。

  

景萱靠着窗子,眸里有微光,她在想:她若是云,该自由自在的,可她并不自在,此时独舞更透着一步肃杀跟背弃。

  

她很担心。

  

师宁远却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一定会出事。

  

——————

  

她会成为很多人的信仰,秦川抓住了扶手龙头,心中如火烧。

  

她天生就该是他渊的人!

  

他一定要要把她留在身边,不管她到底是什么样的祸害。

  

他要看她如何祸害他。

  

刚这么想,秦川就看到了她剑指了自己的右相。

  

然后黑鸦嗜血。

  

原齐被大藏黑鸦包围了,环绕着啄吃!

  

生吃吗?

  

将军们惊骇了,想要进去救人,又唯恐伤了这些大藏黑鸦。

  

当信仰跟权势冲突,该如何?

  

他们看向了君王,也看向了大藏寺的惠仁等人,却没能得到两人的回应。

  

因为惠仁等人只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而他们的君王...

  

只盯着台上。

  

曲还未完,还缺最后一定音。

  

那定音大概就是原齐在黑鸦群中发出的哀嚎。

  

“君上,君上救我.....”

  

“许青珂!他不会放过你的....”

  

“你必死....”

  

不,真正的定音是她将扇子放下后,取下了面具,看着被黑鸦生吃哀嚎的原齐,在所有人惊恐无比的时候。

  

她的嘴角略微上挑,一笑而已。

  

一袭黑衣魔魅极致。

  

她是渊,也是许青珂。

  

走下台,一步步下台阶,摊开手,手心有血,那些大藏黑鸦闻到她的血味猖狂无比,可最终不敢伤她。

  

于是纷纷绕开她。

  

她走在黑鸦让出的路上,像是魔魅的神明。

  

百姓们纷纷后退。

  

连周围乌泱泱的大军都退开。

  

一步步,走到浑身血污苟延残喘的原齐面前。

  

他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浑身没有一块好肉——眼珠子都被啄瞎了一个。

  

她闻着血腥味,像是品着最好的美酒。

  

他人听不到她说什么,但原齐听到了。

  

因为她弯下腰,特地笑着对他说。

  

“听说你将我视为此生劲敌。”

  

“可在我眼里,你一直都跟世间他人一般无二。”

  

在他愤怒想伸手抓向她却无力的时候,许青珂直起身子。

  

双手负背,指尖勾着扇子。

  

“并不聪明。”

  

原齐气吐血,却吊着一口气看向秦川,厉声喊:“君上...君...”

  

百官躁动,尤是原齐一系的人纷纷跪下,怒斥许青珂歹毒,暗害原相。

  

“此人乃蜀国相爷,居心不良,先诬陷大司马罗慎,如今又暗害相爷,实在是我渊国大患。”

  

“君上,此人不能留啊!”

  

“必杀之!!!”

  

百姓那边有些懵懂,不是黑鸦杀的吗?怎是这许青珂,不过也不对,好像这些大藏黑鸦是受她操控?

  

可也不对啊。

  

秦川表情沉沉,看着许青珂,开口:“蜀,许青珂。”

  

刷!弓箭队将拉弓上弦。

  

瞄准许青珂。

  

北琛等人心惊肉跳,但秦川没有拖延,只淡淡道:“你有何话说?”

  

许青珂转身看向他。

  

她面对的是诸国最强的国家最强的军队。

  

百官或是表情复杂,或是怨恨。

  

百姓们更多的是惊恐。

  

哪怕是北琛这些人看她的眼神也多有惊疑。

  

许青珂....素来是能杀人的人。

  

杀人者,手头有血。

  

她手里也有血,自己的血。

  

低头看着,她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说过让她照顾好自己,所以她按住了掌心。

  

这个动作被师宁远看到了,满心翻涌的波涛瞬息抚平——小许还是想着我的,是怕我心疼吧。

  

却也回答秦川,“选我者,天意,我舞者,乃渊之渊鸿,杀人者,渊之大藏黑鸦。诸位若觉得是我杀他....也无妨,因我也的确想杀他。”

  

众人顿时喧闹,百官也躁动了。

  

颜卿表情凝重,开口:“他乃是我渊之右相。”

  

“那你们是觉得是我操纵了大藏黑鸦杀了你们的右相?”

  

操纵图腾信仰吗?别说他们不信,就是信了,也不能承认。

  

更不能说。

  

城中百信在此。

  

好厉害的许青珂!颜卿擅言辞辩论,却在此时没有说第二句话的余地——她用渊的盾挡渊的矛。

  

国体森严,图腾威严,不可亵渎。

  

“那你是觉得是大藏黑鸦顺了天意助你杀寡人的右相?”秦川冰冷质问。

  

又是君王跟敌国权相的质问。

  

明森抬眼看了君王一眼,垂眸,恭敬不语。

  

但是蔺明堂觉得有几分奇怪——君上对许青珂的态度太奇怪了。

  

既渴望亲近又时刻肃杀。

  

有古怪。

  

许青珂也看了秦川一眼,她想到的是这个人有后招,但她的后招会损一些人的安危。

  

到如今这个田地。

  

秦笙的生死在他人手中,她注定受制于人,赵娘子等人已经没有出手的必要了,还有师宁远。

  

她跟秦川撕破脸,他会出手。

  

带着她杀出渊?

  

杀出秦川的国度,杀出那个人的执掌方寸之地?

  

不能。

  

所以她没有否认秦川的话:“是”

  

然后,果然!

  

秦川忽起身,笑了,“许青珂,你总算跟寡人目的一致了。”

  

“原齐此人的确该死!”

  

原齐脸色大变,而原齐一脉的人也是错愕,纷纷惶恐。

  

这是怎么了?

  

秦川高高在上,双手负背,俯视着百官,“多年前,寡人曾在外办事,于边疆水域回归,却遭到一波十分凶险的暗杀,差点导致寡人丧命,寡人深以为朝中有歹人,且这个歹人亲近于寡人手底下的朝阙核心,暗查多年,终于知道....”

  

他看向原齐,“是你,原齐,你的野心太大,是觉得寡人不容易掌控,妄想杀了寡人扶持王室他人?”

  

宗室顿时有一大群人惊吓如狗,纷纷下跪表忠心。

  

秦川却不理他们,只朝原齐笑了下,单手握住腰上的刀。

  

“今日你要死,是天要顺寡人的意,是天要为我渊国辨别忠奸。”

  

声音铿锵而强烈。

  

“天佑我渊国!”

  

哗啦哗啦!

  

万民跪地,群臣朝拜。

  

北琛等外宾皆是沉默,只一个念头——渊的君主,果然是凌驾于所有君主。

  

“真厉害啊,死一个原齐,却顺势树立了整个国家拥护王权的图腾信仰,得天助,平忠奸,又威慑宗室,扼住党派命脉,整个国家王权趋于一统。”

  

妖灵是真真钦佩了,要知道他们碧海潮生阁最擅培养权术人物,可帝王权术不一样。

  

只有为人君主才有这样广阔的大局观跟用势的阳谋。

  

不过....

  

“那不就变成了许相爷助他?”景修并不愿意看渊如斯强大,而本国虚弱——没了许青珂的蜀国就是虚弱的。

  

妖灵白了他一眼:“真蠢,为什么你不认为这是她顺势利导利用秦川想铲除原齐的心理达成自己目的呢?”

  

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的仇人折磨得生不如死,却还要让他被郡主背弃,背上逆臣之名。

  

褫夺他的权位,让他痛苦!让他疯狂!

  

这就是许青珂的阳谋,比阴谋狠毒。

  

也更让人恐惧。

  

不过....这也是双赢。

  

蔺明堂终于明白那一碗的肉羹店,他终究没看懂两个相爷一个君王的交锋。

  

所幸的是——原齐也没看懂,所以他败了。

  

“君上吃了许相的那一碗肉羹...原来是这个意思。”

  

意思就是偏向许青珂,跟她联手。

  

蔺明堂的低语让明森看了他一眼,略皱眉。

  

是吗?

  

他怎么觉得是君上存粹只是想吃而已。

  

——作为一个辅佐了两代的老臣,他对君上还是了解的。

  

有时候也痛恨这种了解。

  

内心总惶恐——君上对那许青珂....有些过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