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游街

青珂浮屠 胖哈 2952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金榜题名状元游街可谓是邯炀每三年科举成果的最佳炫耀方式, 状元榜眼探花三人成了天下学子最为羡慕的人, 而邯炀一甲前三名鼎游街开始的地方是从状元家开始的。

  

也不一定是家, 居住的地方就可以了。

  

言敬棋有言家, 是阁府, 谢临云也有谢宅。

  

谢临云看到言敬棋的时候, 这位近些时日被多人诟病名头不正的状元郎已经十分淡然了, 金花乌纱帽,身上的大红蟒袍看起来鲜艳夺目,身下骑着的骏马也是金鞍朱鬃, 朝廷特派出来的侍卫仆从前呼后拥,前头旗鼓开路,街道两边看热闹的老百姓放出的喜炮震天, 一整条街都洋溢在欢喜热闹之中。

  

这就是功名利禄, 追求的也不外乎这一刻的荣耀。

  

“谢兄~”言敬棋朝谢临云作揖打招呼。

  

也并非只有一甲前三,还有二、三甲第一名皆称传胪, 两个传胪也十分年轻, 仿若今年进士进榜的人年纪比较轻。

  

但二甲第一名是跟旁人不同的, 谢临云朝对方看了一眼, 对方却显得十分冷漠。

  

两名传胪是随同的, 是一开始就准备跟跟这游街队伍会合, 然后去接一甲三鼎,虽说也是荣耀,但对于这个人而言恐怕是一种羞辱。

  

枫阳侯府的大公子景修。

  

言敬棋容貌远不及谢临云, 可景修容貌却跟谢临云不相上下, 只是略显阴柔阴沉。

  

“接下来就是探花郎许青珂居住之地,还请榜眼上马!”

  

状元跟榜眼外加两名传胪游街过去,街道十分热闹,毕竟几年的新进士分外年轻,且容貌普遍也好,惹得不少特地来看热闹的女眷千金门十分羞涩又心动。

  

皮肤白皙俊朗清贵的谢临云,又是榜眼之位,竟比言敬棋还有人气,鲜花纷纷落在他身上....路边还有人特地送花。

  

这是女眷们最被纵容的放肆。

  

她们在玩闹,也在羞涩。

  

但这种羞涩跟热闹都在过后不久变得安静。

  

小院前,马背上的言敬棋并未跟许青珂打招呼,而是沉沉看着她。

  

许青珂也抬头看他,面上含着淡淡的笑。

  

状元还是探花?

  

地位本该泾渭分明的,可好像反过来了。

  

“有时候我不太明白,你我之间得意者到底是谁?”

  

言敬棋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其余人都不敢插话,哪怕那位平日里有点地位的翰林院内卿也不敢胡乱插话。

  

谢临云三人有些沉默。

  

而此时,宫廷之内,蜀王站在宫楼最高处,能看到他统治的宫城之中有街道十分热闹,喧闹声隐约能传到这儿来。

  

“游街了?”他随意问道。

  

“禀君上,此时是状元郎游街的时候。”

  

“状元?你可知道我为何点言敬棋为状元?论才学....可无人是那许青珂的对手。”蜀王有些意味深长。

  

“君上的选择,必是有君上的意志,奴才不敢妄加猜测。”

  

“就随便猜猜,不怪你。”

  

“奴才斗胆直言,便是君上倚重言阁老,且那言敬棋也的确才学过人,何况君上也不能选如今罪名未定的许青珂为状元啊。”

  

这话没毛病。

  

蜀王却是双手负背,似乎淡淡自语:“言士郎的确是寡人该倚重的,你们所有人都这么认为....那寡人就得倚重了?”

  

这话有些吓人,旁边的人假装没听到,只一脸疑惑。

  

蜀王却没多说。

  

而在两人身后的楼中书房之内,桌子上的一份试卷文章似乎被看了好几遍。

  

那署名是许青珂。

  

——————

  

“一时的得意显得虚妄,显露于人前的得意也显得猖狂,若是我真得意了,也必不会让你知道啊,言公子。”

  

许青珂这回话堪称犀利,饶是那冷漠的景修都皱了眉。

  

许青珂......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人物。

  

这种与众不同很快显露出来。

  

探花的红袍显得淡,没有蟒纹的霸道,却入骨了青竹兰花的秀雅,隽永清远的眉眼缠了唇红齿白的颜色,她在那清秀小院前上马,随着队伍入了那热闹的街道,在状元榜眼之后,却让所有女眷都变得安静。这种安静并不突兀,只因那个人的确有种让人哑口无言痴迷的美貌。

  

许氏郎君出,满城佳丽尽虚无。

  

这便是后人对那日的一言概括。

  

三月榜单出,三月游街,于是三月桃花也盛开十里,过那最有名的桃花街的时候,旁边阁楼中,景萱侧靠窗台,听得身边的丫鬟难掩不平。

  

“小姐,许公子这般的才学,却是因为一些歹人陷害而名声受污,竟让满城的女子都不愿眷顾,这也太.....”

  

“不愿眷顾不代表不喜欢,你没看那些女子没有一人将鲜花再抛掷出去么?”

  

景萱一句话点出了满街千金女眷们的无奈。

  

依附于权贵跟其他人的眼睛嘴巴而活,她们无法随心所欲,一如她自己。

  

景萱转头看到桌子上放着的鲜花,眼里一时有些怅然。

  

“不对,小姐,有人扔了!”

  

什么?景萱转头便看到许青珂身上被砸落了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花朵在许青珂的衣袍上滚落,许青珂有些惊讶,在花朵要滚落下马的时候,指尖轻轻拦住,抬眼看向花朵扔出的地方。

  

那是一个姑娘,脸圆娇美,周身气派,正趴在栏杆前笑得灿烂,“你就是许青珂啊,听他们说你长得极好看,我还不信呢,今天看了才信....你这般好看,当得起这一朵花儿~~”

  

你这般好看,当得起这一朵花儿。

  

多任性多天真又有几分轻佻的话,却说出了多数人的心声。

  

但又是哪家能养出这样恣意贵气的姑娘?那一身衣着显贵无比,眉眼张扬恣意,这偌大的宫城仿佛都困不住她的羽翼。

  

队伍不自觉停下,那内卿似乎睁大眼,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没说。

  

许青珂抬眼看着她,拢了指尖的花瓣在袖中,温和柔软,似觉得有几分好笑,但也感谢:“多谢姑娘。”

  

她斯文有礼,那女子更是开心,正要说什么,却有笑声传来,她皱眉,朝对面看去,只见对面传出笑声的人已经凌厉跃上了屋檐,几个跳闪落在了那一株桃花树上,便是许青珂旁侧那株桃花树......他落在枝头,靴子点颤几下,那桃花纷纷落,随风而飘。

  

许青珂侧头看来的时候,桃花飞舞过她的周身,也有一朵落在她的眉心,唇红齿白,似那一瓣桃花,可那桃花也只点缀了她的一双明眸....

  

桃花点点醉人意,粉白夭夭乱人心。

  

是姜信,他如孤傲的飞鹰站在枝头,俯看着逃之夭夭般的许青珂。

  

“小许,这世上再无人能比我给你更多的桃花了~~”

  

“怎么样,我对你好吧。”

  

众人早已混乱,姜信?竟是廷狱出身的姜信!这个如今风头正劲的蜀王手中利器,竟这么公然示好许青珂?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成何体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