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云家

青珂浮屠 胖哈 3931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九皇子霍允恩是被天下人公认最没有威胁力的皇子, 哪怕他不是还处于幼年, 就凭着痴障也足以让其余想争夺皇位的皇子将他无视。

  

哪怕嫉妒这个得宠的傻子九弟, 也不会对他动手, 因为杀死一个傻子弟弟, 于天下人而言是要遭天谴的罪名, 背着这样的罪名, 就算得到了皇位,也会不稳——天下其他藩王有足够的理由兴兵起义来讨伐他。

  

所以一般有脑子的皇子都不会对九皇子动手,就算是太子也一向只对霍云延不理不睬, 从没下手过。

  

所以呢.....不是皇子。

  

是谁?

  

许青珂都用不着看王朴意味深长的眼,她的指尖微微曲起,“宫中有资格调度这么多补药而不被后妃们嫉妒编排的也就两个人而已。”

  

王朴低头。“的确再没有别人, 不过还真的让人意外, 那个人没有必要害九皇子啊。”

  

许青珂不置可否:“女人跟女人之间的事儿,男子一般不懂。”

  

王朴当时表情有些古怪, 好像一下子想不通似的。

  

“不对啊, 可公子你不也是.....”

  

许青珂何等心智, 自然看懂了他的纠结——公子你也是女子, 怎就跟他们不一样?

  

“我是介于男子跟女子之间。”许青珂一本正经, 风雅绝色, 且瞧着王朴表情变化中补了一个词儿:“宦官?”

  

自黑似的。

  

王朴当时就吓坏了,悻悻说:“哪能啊,公子这般人物, 世间任何男子女子都不能匹敌.....不过最近宫中风向是有些奇怪啊。”

  

奇怪?许青珂不是神, 虽安排了不少眼线,但个人精力有限,不能面面俱到,也不如王朴在太医院对宫廷的洞察力。

  

她以眼神询问,王朴就说:“最近宫中好像多了几个容貌不俗的小太监,我瞧着都觉得不太妥当,但来头又好像没什么特别,也安安稳稳的.....”

  

也许是巧合。

  

许青珂眸色略暗,淡淡道:“净身过?”

  

哎呦,这世间哪个女子能这么淡定得问这种问题。

  

王朴深以为自家的公子乃人家真龙凤也。

  

“我瞧他们那白白弱弱的模样就知道净身过,是真阉人。”

  

“那就留意他们最后会在谁的跟前出现最多。”

  

王朴颔首,知道谁是目标,也就好推敲谁是始作俑者了。

  

毕竟也得有动机不是。

  

宫中不太平,许青珂带着王朴出宫,路上挺热闹,王朴最近一直困在太医院,虽然能出宫,但忙到没有时间,他本质又是一个乖张的老头儿,于是眼珠子可瞧着街上这些玩意儿不肯离开了。

  

到底是君王恩典派来的御用太医,名头大啊,她这个四品小官厚待几分也没错,所以许下马购物.....

  

王朴心生欢喜,翘了小胡须进了旁边琳琅满目的杂货店,许青珂对这些东西素来没什么兴致,便只在边上看些蔬果,看着看着,她看到有一个镂雕的铃铛小球儿,不是特别好看,但技法还算精炼,卖小球儿的也是一个老妇人,有不少妇人带着孩童看,但一篮子的小球儿其实没怎么卖出去。

  

价格高?还是什么?

  

容貌有些老妇人仿佛有些颓丧今日又没卖出几个小球儿,但嘴里还在喊:“姑娘,姑娘,一个才五文钱,这铃铛可好听了,这雕刻也是极好的,老婆子用心雕的....”

  

可她这么热情喊着,那些本拗不住孩童而前来看的妇人们反而避如蛇蝎,她伸出去的手顿了顿,又默默收了回来,低头继续看着摊子。

  

仿佛不恼,不闹,只有一种哀息。

  

一种斯文的沉默。

  

但她低头整理的时候,忽感觉眼前阳光被稍稍遮挡,接着看着一双干净端雅的足履,垂落的袍子靛青色,无复杂花色,只有浅银流曲的绣色。

  

那绣纹是孤单扭飞的白鹤。

  

这仿佛是.....朝服?

  

但比其他朝服都显得秀雅干净一些,

  

此人已经弯腰伸手捏住了一个小球,手指很细,素白得很,指尖把玩了两下。

  

“怎么卖?”

  

老妇人端是被看到的这张脸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回神,有些惧怕得说:“大人,这一个五文钱...不,三文钱就够了,您可要买?”

  

她有些眼巴巴的。

  

许青珂定眸看她。

  

一个身姿出众容颜绝色的年轻官员,一个老迈卑微穷苦的老妇人,在那一对视中。

  

许青珂转了下手里的小球。

  

身后有巴掌大一瓜果被狠狠砸下来,朝着许青珂的脑袋.....

  

不远处隐在人群中中的阿青侧步一掠,剑出鞘,银光一闪,瓜果分裂开。

  

剑上流淌果汁,他转头看向对面那座阁楼。

  

很是大气的茶楼,达官显贵云集之地。

  

扔瓜果的也是一个权贵,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

  

他趾高气扬得俯视着许青珂,冷笑着,手里还有一个瓜果,旁边的侍从还端着一盆瓜果。

  

就等着砸她呢。

  

“容在下处理一些事儿,再来跟您买东西。”

  

老妇人看到这人文质彬彬说完,转身了。

  

她转身的时候,阿青已经冲出去,三两下跳上不低的走廊,在那些护卫跟侍从们惊骇不及的时候抓着他的领子拽出,且直接按倒在地,剑出,指着这个贵公子的脖子。

  

前后不过一两呼吸。

  

许青珂转身之后便看到要用瓜果砸他的贵公子已经浑身尘土狼狈得躺在地上。

  

“许青珂,你敢!!我可是云中!我是云家.....”

  

他叫嚣着,周边被引来且看着的百姓们都很是心惊。

  

云家啊!三皇子的母族。

  

“是云中这小霸王,怎跟许青珂对上了,他这是.....”权贵们在楼中察觉到了,纷纷来看。

  

“三皇子这些年声势不俗,近些时候君上还委以重任办理秋狩之事,表现比太子好一些,得了君上夸赞.....”

  

左右云家也是能摆平的吧,毕竟云妃得君宠,三皇子表现也是不俗。

  

而且今日这楼中还有.....难怪这云中如此嚣张。

  

“阿,原来这位小公子还知道本官是许青珂,当街以物攻袭朝廷命官,这是什么罪,小公子可知?”

  

云中冷笑,“你别跟我耍官腔,我还怕你?你个短寿折枪的孬种货,也就借着君上宠爱嚣张了,还用奸计赢了我大哥,让我大哥受人嘲笑,我看你这种人也就该进勾栏间当那兔儿爷,小爷我到时候肯定捧场.....”

  

骂的太难听,街上有不少人窃窃私语,好像的确听说许青珂体虚羸弱,不能行男儿风,加上这等绝色容貌,可不就是那兔儿爷......

  

许青珂耐心等他叫嚣完,然后才慢吞吞得说:“你骂得这么起劲,仿佛这辈子只能骂这么一次似的,莫不是因为这楼中有你深爱的大哥?”

  

她转头看向那楼,瞧着刚刚云中站着的走廊,里面窗子敞开。

  

想来肯定是有人的。

  

“弟弟躺地上,颇凉,当哥哥的不出来送温暖么?”

  

许青珂声音轻柔悦耳,楼中权贵们都缄默观察着,不参合。

  

目测在景家跟许青珂短暂交锋之后,又有云家撞上去了。

  

新宠跟旧权的二度交锋。

  

云上果然出来了,俊雅的脸上有不忍跟无奈,“许大人,小弟年幼不懂事,还请大人海量三分,饶了他这一回。 ”

  

好像被欺负了似的。

  

是啊,云上公子名声风雅,而许青珂如今可有几分狼藉了。

  

贪官而已。

  

许青珂深深看着他,那眼神让云上心里有些麻烦,何况还似笑非笑的。

  

并不说话,直到三皇子来了。

  

三皇子从走廊看到许青珂,还算沉稳,只是瞥了云上一眼,再朝许青珂看去,声音沉沉的:“许大人是在等我?”

  

他看出来了,许青珂知道他在这里。

  

如此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这些。

  

许青珂:“世人都说科举通达的文人都该有几分清高气性,也就入朝之后的下官最失气节了。本来也无碍,奈何此时才知道殿下母族的小公子如此鄙夷身体也失了气概的下官,既然如此,下官不如就清高一些好了。”

  

她瞧了那云上一眼,“殿下的大表弟一无功名,二无爵位,论才名还输了下官,见面还不行礼,下官有搭理他的必要?毕竟于文人而言,气节很重要。”

  

三皇子本以为许青珂会从那小表弟身上入手,没想到扯回了云上身上,他眼眸略深。

  

“自是没有搭理的必要,不过许大人一向和善,想必不会较真的。”

  

“的确不喜欢较真,奈何一向都是别人于我较真.....前有马贼武林人刀剑相对明暗相攻,现在连瓜果都出来了。”

  

许青珂双手负背,朝三皇子淡淡一笑:“殿下觉得下官往日聪明了那么多次,会偏偏在身家性命之是上犯蠢?”

  

霍允彻脸色微微一变,也看到了云上大变的脸。

  

他眼底暗沉了许多。

  

“许大人遭袭,我也有所耳闻,也不知是何等肖小胆大包天,父王必会差人彻查,许大人尽可放心。”

  

许青珂不置可否,“自然放心,也许还得劳烦三皇子多用心。”

  

霍允彻的脸有些绷不住了,这许青珂什么意思?怀疑他?

  

还是怀疑云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