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冲突

青珂浮屠 胖哈 2719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次日, 晨光初露, 光芒万千, 鲜血已经被洗尽, 尸体也已经被处理赶紧, 一切都像是没发生过一样。

  

许青珂站在庄子门口, 庄子人来送别。

  

那位闺阁女子竟主动露面。

  

这大白天的才越发看清这女子的绝色姿容, 陈青略惊讶,暗附若不是自己见惯了自家公子的姿容,怕会失神丢脸了。

  

江湖上美貌侠女也不少, 但毕竟没有这女子的清婉性情。

  

“离邯炀还有两日距离,路途不算遥远,但备了些果子点心给公子略解乏, 还望一路平安。”

  

旁边丫鬟手中提着好几个篮子, 也不知是多少吃的。

  

“多谢姑娘。”

  

许青珂转身离去,那女子跟庄子众人目送两人离去....

  

“真是难得的人才啊, 风度翩翩, 气度绝世....小姐, 你看我从屋中废纸篓中取出的字, 真是好字啊。”管家又碎碎念起来, 竟还从废纸篓中取字?

  

女子忍不住扶额, 但看到摊开的字不禁一怔,须臾才说:“不说是否有状元之才,单单这字就堪称大家了。”

  

这样的人物仅带着一个武功超绝的随从就前往邯炀, 衣着简朴, 貌似寒门,又有凌驾于贵族之上的清贵气质,很矛盾的一个人,但又觉得很是流畅。

  

“奇怪的人.....”女子叠了废纸,若有所思。

  

————————

  

邯炀,蜀国风云荟萃之地,纵然它已有腐朽,也有过度的奢靡,但随着车水马龙进入容纳百万人口的最大国度,还是有种繁华乱人眼的感觉。

  

也许就是这样的繁华才容易乱人的心,催生了太多的欲望。

  

许青珂在马车内看到外面诸多儒生打扮的学子来来往往。

  

忽然,马车堵住了。

  

“公子,前头街道好像有马车对冲堵住了。”

  

只能先下马,正好许青珂看到路边热闹,也想买一些书房用品——她来邯炀可是没带多少东西的,轻装上阵,有钱就行了。

  

但阿青不太乐意,只怕许青珂一个人不安全。

  

“我在前方街道尽头的酒肆等你,不会出什么事儿的。”

  

许青珂毕竟是主子,这也不是商量,阿青只能答应,心里却把那堵了车道的人怨上了。

  

————————

  

许青珂一路看过去,倒也有心仪的东西,但还未定下住的地方,手里拿着也不方便,就先给了定金,等稳定了再让这些店铺的人送去。

  

这么一路看下去,她见到前头路堵住的地方有人似乎在吵闹,怕是两家府邸冲突了,而且门庭还不低,不然不敢在大街上就公然堵路,后面的人竟还不敢呵斥。

  

但许青珂也没多看,只瞧了一眼便是进了旁边的一家书坊。

  

书坊里人不多,很清静,但藏书不少,一进门就闻到了书香。

  

许青珂随意拿了几步书看,没兴趣或者已经看过的便是放下,这么一路看下去,最终还是找到一本《南山亭记》,猜测外面冲突不停,阿青一时半会也来不了,她便是低头翻了一下书。

  

这本书不厚,她又一目十行似的,须臾便是看完了,阖上书正要放入,却见书架有人,透过那一本书的缝隙都能看见对方的一点面容轮廓跟眼睛。

  

对方似深沉,盯着她的时候,颇让人心惊——尤是脸上一条疤痕,看起来有些可怖。

  

许青珂瞥了他一眼,塞了书册进去,堵上了那个缝隙。

  

也就这是,书坊外的街上忽暴起吵闹。

  

许清河垂眸,打起来了?

  

她踱步出去,在门口随其余看书的人一起往那街道看去,只见两家护卫果然都起来了,其中一辆马车上还站着一年轻公子,趾高气扬,吆喝着让自己的护卫打残对方。

  

“晋伯府的狗东西,敢跟我们枫阳侯府斗,来啊,给我打!”

  

“吴勋,你实在猖狂,有本事你我二人校场上斗一斗,你在这里逞威风,当我王云怕了你?!”

  

两个年轻人互不相让,斗得眼红脖子粗的。

  

后面一些马车都只能无奈。

  

“这晋阳侯是一品军侯世家,可枫阳侯府是皇后娘家,这斗起来有几个人敢劝着,劝不起还怕惹一身腥。”

  

“少说几句,这两家的是非也是你我能说的?”

  

许青珂听着旁边两个儒生低谈,再看那两家打得如火如荼,见血了。

  

都这番模样了,城中巡防军竟没人过来看看,看来两家权势的确滔天了。

  

就在许青珂这样想的时候,身边陡然有黑影窜出,如风掠过,弹到那打斗的两府护卫之中,拳手一招,竟一拳打飞了一个强壮的府卫,且手臂一转,抡飞了三四人,十分厉害霸气。

  

不到片刻,这两府护卫就如虾兵蟹将被打退了。

  

吴勋见状大惊,不禁喝骂:“你是什么东西!敢打我们枫阳侯府的人!报上名来!”

  

王飞也差不离愤怒,只盯着那个高大魁梧的男子,年纪倒也不大,只是脸色有一刀疤,看起来不太好惹。

  

但也不知是什么出身,竟这么胆大,身手那么厉害。

  

只是这人并没有回答,只是皱着眉看着吴勋两人,眼神吓人,惹得两个怂包的公子哥都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也是此时,另一道上忽有依仗前来,远远便看到明黄的车徽印,包括两府在内乃至其余府邸的人皆是变脸,纷纷督促车夫将马车驶开,可这路被堵得拥挤,一有人着急,整个路就乱了,这样的混乱中,那太子依仗已经到了眼前。

  

东宫的人才是真正的趾高气扬,一看这情况便是沉了脸,回头跟马车里的人一说....

  

那窗布掀开,隐约可见一个男子的轮廓。

  

他似乎说了一句话,接着那随从就低头领命。

  

“太子有令,晋阳侯扰乱地方,侯府少爷骄横跋扈,该打!”

  

说罢,太子的护卫便是窜出,三两下将那王飞按在地上一顿狂打,地上吐了血迹,也有哀嚎,却无人敢多言,只有那吴埙面带笑意。

  

太子是皇后所出,自是跟枫阳府一家的。

  

这是这样公然辱了军侯府.....就算是最不参合朝政的人也隐隐觉得不妥当。

  

没一会,伤痕累累昏迷不醒的王公子被侯府的人带走了,太子府跟枫阳侯府的人扬长而去。

  

许青珂目光一扫,发现已没了那个高手的踪迹。

  

呵,这就是邯炀。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