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牢狱

青珂浮屠 胖哈 4037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薛绍这些人被满门抄斩了, 但罪魁祸首也是最大的源头言士朗却还在关在廷狱之中, 这个案子注定要收尾, 而朝堂之上有官员督促廷狱尽快结案, 毕竟许青珂主导的案子已经几乎要收尾了, 只是卡在了廷狱那儿, 于情于理廷狱都不能懒惰吧。

  

这些人的建议重点简而言之就是——你们廷狱既然办得这么慢, 不如跟三司联手好了。

  

于是许青珂该过问下在廷狱中的言士郎等言家人吧。

  

朝堂上众多官员附议,蜀王本让廷狱独立办言士郎是有私心作祟,不想让自己的把柄暴露, 却不想那言士郎的根基那么深,让严松没能将他拿下,断不了源头, 投鼠忌器, 不管是严松还是蜀王都怕贸然动手会引起反弹。

  

这才拖到现在,可这些人是想做什么?把许青珂拖进来?还是许青珂自己想夺廷狱的权?

  

蜀王心思浮动, 脸上冷漠, 淡淡道:“此案已经到尾声, 只是那言士郎狡猾的很, 不肯交代, 何况他也是朝中阁老, 贸然问罪也是不能的,但也不能太久,严松, 寡人再给你五天时间。”

  

“五日后再无结果, 便让许青珂提审。”

  

这话一说,严松看下许青珂。

  

四目相对,有人想,这是君王下的老爪牙跟新爪牙的锋芒相斗,也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其中厉害吧。

  

霍允彻微微皱眉,今日朝向有些问题,似乎是对着许青珂跟严松的。

  

是谁在背后出力?

  

难道是蜀王想压下廷狱锋芒以方便许青珂上位?

  

太子爷也若有所思。

  

“既给了五日,便是君上给的缓冲时间,若是他的意志,不必这么麻烦,所以是另一个人,这个人的势力比言士郎更强,根基更深,只是盾牌已暴,他在背后不得不出手而已。”

  

这是妖灵的回答,那么到底是谁呢?霍允彻想了下,嘴唇动了动,吐出一句话。

  

“枫阳侯景霄”同一时间,太子也念出信笺上的五个字,他微微皱眉,枫阳侯景霄是隶属他这一脉的,也是他最大的底牌,但他总归对这个舅舅提不起信任,只因他太过深不可测,跟皇后也不是很亲近,其实这也是他们这个太子党里面最大的隐患,只是明面上他们固守一体而已。

  

其余还好说,自己毕竟是太子,难道对方还能背叛他不成?他不喜的是——自己没法掌握侯府,且隐隐有种自己被对方掌握的感觉。

  

这对于一个骨子里其实很自大的太子而言是一种羞辱。

  

所以太子此时得知今日朝向是枫阳侯景霄出手的时候,心情是不愉的——难道他的这个舅舅已经厉害到这个程度了吗?能逼的自己父王都退一步。

  

若换了他呢?

  

太子心惊的时候,往下看,果然看到一排字。

  

——殿下想当傀儡吗?

  

太子表情顿然扭曲。

  

————————

  

严松回到廷狱,最深的那个牢狱之中,防御森严,三步一哨。

  

他踏着阶梯不断往下走,走到最底部的那个庞大水牢,里面有一股让人欲呕的腐烂气味,只因那水池中隐隐有白骨,腐烂的血肉也就成了酸水。

  

这是让活人难以忍受的地狱。

  

素来儒雅雍容的言大阁老就吊挂在这水中,下半身已经开始腐烂。

  

严松的脚步声不紧不慢,踩着中间过道走到言士郎的面前。

  

“寒门出身是有好处的,因为经历过最底层的痛苦,所以能忍旁人不能忍。”

  

言士郎抬起脸,原本俊雅雍容的脸早已瘦骨嶙峋,他微微笑着:“你不也如此吗,严松。”

  

他们似乎是相熟的?

  

严松:“看样子言阁老的眼里终于有了我这个君王爪牙了。”言士郎轻笑:“以前是不熟,也不想熟,最近几天才忽然想起你应该也算是我的一个故人。”

  

严松面无表情,“说说,我听着。”

  

言士郎盯着他,因为说话,嘴角的伤口也会扯动,但他好像不觉得痛:“那一年,我曾在那个人的府上偶然见过你一次,一个平凡的青年,身无分文,出身卑贱,连那府上的微弱花草都比他尊贵,也因此,我多问了一句,听人说是被夫人偶然救回来.....后来我再未见过你。”

  

严松随他讲诉,自然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初见并没有任何特殊,对方记不住他,他当初也记不住对方。

  

“我当时也没想到,曾仕途不顺为人陷害的一介儒生被自己的主子出手相救并且一路提拔成为心腹后,还能歹毒背叛,论狠毒,朝中多少老鬼都不及你半分。”

  

言士郎不以为然,嗤笑:“歹毒?背叛?你也经历过那等卑贱的日子,可曾有过想出人头地掌握乾坤的野心?我的野心是权势,那人对我越好,越分明尊卑,我努力奋进不好吗?说到底,这世间本就胜者为王,换句话说.....”

  

他嘴角一咧,牙齿沾染血水。

  

“严松,你就没有想杀死那个男人取而代之的心思?就为了他那位美貌冠绝天下,才学气度仿若仙华尤物的妻子。”

  

他吐出那三个字。

  

“白星河”

  

严松想,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所有人都讳莫如深,仿佛这个人从未存在过,不管当年有多少人猜测如云,总是压抑得像是地窖里面腐烂的尸体,没人愿意下去看,也没人愿意去清理。

  

既然已经死了,那就别管了吧。

  

“被那样一个女人救了,一定会起一种贪心吧,说到底,你我是一样的,总有想要得到的东西或者人。”

  

言士郎反而像是一个胜者了,起码他得到过,而严松.....

  

“你说得对,我的确想过,嫉妒会让人发狂,恨不得杀死那个男人取而代之,但有种人总是让人不能伤害的,我有软肋,所以当年依旧卑微。”

  

“若我知道后来她会死,我一定不会走。”

  

严松盯着言士郎,“这么多年,你就没有后悔过?”

  

言士郎眯起眼,后悔?“我说我后悔了,你还会放我走不成?”

  

好恶劣的人。

  

严松也笑了,仿佛之前如朋友一样谈论的平和姿态都扭曲了,他的手直接插入了言士郎的肚子,开膛破肚,指尖揪住了他的肠子。

  

言士郎痛苦几乎昏厥,耳边听到严松仿佛从地狱里传出的声音。

  

“说,他们到底在哪里?”

  

他们?谁?杀害白星河的那些人吗?

  

言士郎牙齿发颤,在昏厥过去之前,“你....永远...不会..也不敢....明知道仇人是谁,你不能,哈哈”

  

他昏厥了,会死。

  

但人的生命力其实并不脆弱。

  

所以严松并不以为意,只是拿出一套针线,他就站在那儿,给言士郎喂了一颗丹药,等他醒来,便是慢吞吞得缝好伤口,一针一线都很细致,来来回回。

  

那动作跟姿态其实有些像女人.

  

直到言士郎疼得牙龈出血,最终用丹药也无法强行醒来。

  

这牢狱门口有人看守,是一个很高的人,他坐在椅子上,长腿抵着墙壁,椅子翘起,上半身往后推,手里还抱着一袋子板栗。

  

闲散得像是游手好闲的富家公子。

  

严松一身血似得上来,看到这人吃板栗的模样,顿了下足。

  

“从没见过恶狼头子还会做针线活的,什么时候有空教教我,总觉得很厉害似的。”

  

姜信似笑非笑,严松双手黏糊糊的,都是血,但也不太在意,只看了他一眼。“恐怕没那闲心,你那心上人快来了。”

  

他的眼中有杀意。

  

“五天,师傅还可以玩五天,如果真的没能让这言士郎吐出将君上的把柄藏匿之地,不杜绝君上的隐患,你我的荣耀恐怕就是过去。”姜信笑着说。

  

严松随手在墙上擦去血迹,“那是我的事情,你的事情是——”

  

他转过头,“杀了许青珂,永绝后患。”

  

许青珂太聪明,只要她接触到言家,就可以抽丝剥茧查到许多秘密,君上的,他的。

  

他还没能从言士郎手中得到那些人的痕迹,绝不能被这许青珂搅局。

  

“你的?君上的?跟我有关吗?”姜信眯起眼。

  

严松冷笑:“难道你来蜀国就只为了止步于廷狱,不是跟那些人一样为了《江川河图》,只为了一个男人?”

  

还真是一个尖锐的问题。

  

姜信放下了袋子,双手交叉,“阿,所以《江川河图》果然在蜀国,看来渊国的那两位不算无的放矢,我好奇的是你是怎么知道的,是月灵宫内的那个女人告诉你的?”

  

严松眼中顿时暗流汹涌,这个人竟知道......

  

“你能卧伏这么久摸到月灵宫,没道理我会比你差。”

  

姜信起身,“不过有句话你说对了,事到如今,我跟我的心上人如今的确不是一个道上的人。”

  

许青珂显然要杀人,可她要杀的人恰恰是他要保住以从中探到秘密的。

  

所以.....要开战了啊,许青珂。

  

所有人都在等第五日过去,也在等许青珂跟廷狱开战,按道理说,许青珂的根基还不够,多数人觉得她要被碾压了,可到底是要看君王之心不是吗。

  

但四日过去都未等到廷狱反应,许青珂也在按部就班得处理御史台沉积的案件。

  

也是可怕,在两个御史大夫主管的御史台十年间,累积的七八个悬案被这个人用了四天时间就破了一半。

  

不说朝堂内如何震惊,民间也都沸腾了。

  

但第五日这一天......有人被杀了。

  

太傅张端濡。

  

巧合的是,这一日是五日限定之日,也是蜀国最为重要的几个节日之一——朝阳灯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