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你怎知那是人头?

青珂浮屠 胖哈 407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府学, 清净圣洁之地, 堪为一景的荷花池竟然浮出一个人头!

  

本被聚集起来打算诗情画意的考生们都被吓得面如土色, 一个个不安得缩在荷花池边。

  

但也不敢走, 因他们算是第一波发现那人头的人, 众目睽睽之下, 怎么也逃不了干系。

  

何况他们怎么说也是应试的考生, 若是这点担当都没有,也会被人诟病。

  

官府的人很快就到了,荷花池边被捕快包围起来了。

  

这里得说一下, 定远县的衙役们是惯用的,县衙里能使唤的也就他们,可致定府岂是定远县可比的, 衙役归衙役, 捕快归捕快,前者服侍杂役征赋, 后者执行查案抓捕。

  

说白了就是小地方缺人, 而致定府人多。

  

毕竟是府学, 在致定府是极有脸面的, 加上距离衙门不远, 因此捕快来得很多, 很快将荷花池隔离开来。

  

林院士一直都在,知府还在赶来的路上,但已有师爷跟捕快刀头开始调查, 首先要将那人头捞上来。

  

府衙的刀头姓冯, 这位刀头人高马大,腰间悬刀,步履稳重而带风,到地方后井然安排了一切,再吩咐一个捕快下去捞人头,那捕快才刚下水游向荷花池.....

  

所谓六月荷花,距离荷花开还有些时日,可池中已经有一片一片的碧绿,那捕快下水的时候,水波荡漾,引得荷叶随着水波微微摇摆。

  

但还未等那捕快接近,那人头忽然沉下去了。

  

这太突然,惹得那捕快也是大惊,怎么回事,不是还漂浮着,怎的忽然就沉下去了!

  

“许公....许兄,那人头沉下去了!”张生惊呼。

  

“看到了。”许青珂看了那人头沉下去冒出几个水花的地方,听到不远处那冯刀头说:“下水捞!”

  

在场考生也看见那人头沉下去了,有个胆子小的经不住下,猛然喊:“鬼!肯定有鬼!”

  

本来只是死了人,人头落池子里,被此人这么一喊,越发恐怖了,惹得闻声赶来的诸多府学学子都人心惶惶。

  

那正欲下水捕捞人头的捕快幽怨得看了一眼那个喊叫的考生,这还让他怎么下水。

  

“活人作祟!哪来的鬼妖之事,你习读圣人学问,怎还能如此怪力乱神!”

  

冯刀头凶起来十分吓人,那考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惹得林院士多看了一眼——这等资质,就算能考出些许功名也没什么大出息。

  

不过那捕快还是咬咬牙,潜水下去了。

  

许青珂这些人自然是要被盘问情况的,本来这么多人也未必能轮到他们,但这些书生一致指认第一个看见人头的就是张生这一桌,谁让张生嗓门大呢,不提你才怪!

  

于是那冷面的冯刀头跟师爷过来了。

  

“这位公子,说下当时是什么情况,你是如何发现那人头的。”

  

师爷这么一问,张生就开口了,这厮不怕生,向来自来熟,洋洋洒洒就解释了自己发现人头的前后.....

  

其实不外乎偶然看见而已,但那刀头跟师爷听到有一个考生忽然说:“其实是许青珂先认出那是人头的,她好像看一眼就认出了。”

  

这话显然意味深长,刀头看了看他,“你是何人?”

  

这考生没想到反而要把自己搭上,但在冯刀头的锐利目光下还是弱弱回答:“我叫许连根。”

  

师爷把名字记上,“哪个是许青珂?”

  

都是还没有功名的书生,不必太客气,维持不得罪就行了,所以师爷问的很官方。

  

“是我。”许青珂回答。

  

师爷跟刀头其实早留意到许青珂,容貌显眼,早前就一瞥留意了。

  

“你怎知道那是人头,距离这么远,且有荷叶挡着,黑乎乎一团,你能一眼就看出来?”冯刀头可不会因为许青珂长得好就给什么好脸色,反而一贯看不上这种小白脸。

  

一般人会看一眼就觉得那一团黑物是人头?

  

彼时,林院士跟那知府也过来了,刚刚就听见那许连根指出了许青珂,众人本茫无头绪,虽知道许连根或许有私心,但怎么说许青珂的确是有些微疑点的。

  

蒋信还坐在椅子上,面有不屑,似乎觉得这是场闹剧,但他却看到自己唯一在意的对手走了过去。

  

谢临云并没有走近,而是在隔了一桌的地方停步,刚好看到众目睽睽之下的许青珂似乎想了一下,才说:“我前方五丈之外那位走过的学子腰上佩戴的玉佩是鱼水龙游兰芝纹。”

  

许青珂忽然来这么一句,让人疑惑,但很快反应过来。

  

“你能隔着这么远看清他腰上的玉佩?”刀头半信半疑,反而是林院士传了那学子过来,那学子本是要过来看下热闹的,贸然被叫过来后有些紧张,但还是取下了玉佩到林院士手里。

  

林院士看了一眼,面上有惊疑,继而又递给刀头,“的确是鱼水龙游兰芝纹,他的视力的确比常人好出许多,这世上这种人也不少见,百步穿杨之神箭手多是天生鹰目。”

  

“可能是他早已见过这个人身上的玉佩!”那许连根忍不住又说道。

  

“胡说八道,也能这么偶然让她再看见?”

  

“他们或许认识.....”

  

这许连根刚说完这话,就先被那已经有些明白过来的学子瞪了,“兄台,不知你是何意啊,非要诬蔑我,你认识我,于我有仇?”

  

林院士等人也纷纷摇头,此子泄私愤过头了。

  

“大概是跟许兄有仇,你也不是我定远县的,是隔壁县的吧,许兄得罪你了?”

  

李申忽然凑上来,似笑非笑,又问许青珂,“你可知他是谁?”

  

许青珂撇过脸,“不认识。”

  

她如实回答,轻描淡写,却陡然让那许连根幡然大怒,冲她大喊:“姓许的!你别瞧不起人,你我同为县城案首,凭什么那些人说你才学在我之上!也不过是因为你两度拿了案首而已!那姓郑的处处在我老师面前夸赞你有绝顶之才,我看明明是你贿赂于他替你张扬名声。”

  

众人豁然喧闹起来,本来许青珂也没什么名气,可被这人一闹自然为人注意,一是因为许连根此刻的疯癫,二是因为他郑怀云提及许青珂两度案首。

  

这本身就很奇怪。

  

何况一个县令竟会对外县的先生极度夸赞。

  

“这许连根我认得,荫县人士,师从荫县极有名望的方林,方林乃是一才学不俗的进士前辈,还是前任荫县县令。”

  

这人竟是因为这个就怨恨许青珂?

  

纵然许青珂的确聪明非常,此刻也觉得莫名其妙,只看着一脸狂相的许连根,“若是读书都听他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还读什么书,直接去茶馆里听书就行了。”

  

顿了下,她又补了一句:“不过用钱去贿赂一位县令来帮我扬名,寒门出身的我若真有这样的本事跟心机,你也是的的确确不如我的。”

  

许连根愣了下,察觉到周遭人脸上的嘲弄,隐约察觉到自己完了,便又狰狞扑向她。

  

冯刀头不耐烦,直接扣了他双臂扔给一个捕快。

  

知府就在边上,瞧了瞧,说:“年年都有读书读傻的,功利心太重,承受力不如,疯癫了。”

  

疯癫了,知府轻飘飘一句就绝了这个许连根的仕考之路。

  

原因很简单,当着一位朝廷命官的面毫无根据得诬蔑另一位官员,这本身就是对朝廷权威体系的亵渎。

  

贿赂,这个词儿很敏感的。

  

不过知府对许青珂的印象也不是很好,事出反常必有妖嘛。

  

只是还未等他将这坏印象执行彻底,就看到许青珂一荡袖,朝他作揖。

  

“大人,县考完之后,我县县令郑大人正被一则无头命案烦心,却仍旧抽空约我们这些得府试资格的后辈一聚,当时谈及寒窗苦读十载虽也是为了一朝金榜题名时,但往后便得日日为百姓操劳。为官者,父母心,辛苦一生也不过是为了治下子民能安生乐业,而我们这些子民已走上他曾经走过的路,他深以为傲江山社稷人民福祉有所继承,在外自然表露几分欢喜跟得意。若是因此就让世人以为他被考生贿赂四处赞扬,莫不是寒了为官者的心。”

  

许青珂说完,李申目光一闪,忽也跟着作揖,韩坤等人自不是傻子,但凡定远县出身的几个考生纷纷作揖。

  

一时间场面有些肃穆。

  

好几个其余县的学子从幸灾乐祸变得面色凝重起来,感触者有,却也有深思者。

  

这许青珂.....

  

知府是这里最大的,他定定看着许青珂半响,便是沉沉说道:“江山社稷人民福祉有所继承!说得好,你们这些学子便是下一代的父母官,若是没有半点为人父母的心,那也当不得一个好官。”

  

林院士也笑了,“若是我们致定府能再出一个大蜀状元郎,知府大人为人父母也是欢喜极致。”

  

知府哈哈一笑,“那是自然!”

  

场面一时欢快起来,但许多考生知道——这许青珂在林院士跟知府面前挂上名了。

  

竖子成名啊!

  

那许连根得吐血而亡?

  

且,狗屎运。蒋信冷冷看了许青珂一眼,跟许多世家子弟一样觉得许青珂这是走了运。

  

谢临云却觉得不是。

  

那许连根若是偶然事件,她的反应不可谓不快,转危为安,其一让自己在知府两人面前挂名,其二也让自己故乡的县令在知府面前扬名。

  

一举双得!

  

若不是偶然事件......这人头可是她安排的?前有人头后有许连根,她又是什么人?

  

谢临云想到这里的时候,下意识朝许青珂那边看过去,恰好看到她在定远县学子们的恭敬簇拥下淡然宁静,撇头看到那冒出水面的捕快。

  

没有人头。

  

她似乎并不惊讶,目光清冷似倒映了粼粼波光。

  

谢临云陡然心惊——她是故意喊出那人头引起人注意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