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浪漫青春 不是我说,你智商真的不行

第702章 又一次的舆论准备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喂,你们最好给我礼貌一点。”我松开姚可缨,把她往我身后护了点,她好像理解我的意思,立刻就远离开来。

  

“这是少爷的命令,抱歉了伙计。”

  

“好吧好吧,我投降。”保镖们松开了我的手腕,我把夹着的滑板准备放在地上,双手一紧握直接往眼前这个保镖腹部来一招致命一击,“个屁咧!谁跟你投降。”

  

“糟了!”旁边散开的保镖匆忙赶过来。

  

我见快靠近了,立刻蹲下来往他们脚腕用力一扫,一下撂倒了两个扑过来要逮住我的保镖,我往侧边走了两三步,那些想从后面偷袭我的都被我给躲开了。

  

“你们的攻击路线未免太单一了,该不会是勤工助学的学生吧?”我重新捡起滑板,看到左边有个人冲了过来,我立刻把滑板送出去,直直地打到对方的脚腕,再一个箭步跑去给对方腹部一记侧踢,再给对方档位一记猛踢之后,我若无其事地捡起了滑板。

  

看着地上该捂着疼的地方打滚的,也有蹲在地上不起来的,还有假装自己很痛想要罢工的,看来是勤工俭学的学生过来打打工而已。

  

周围都是一片欢呼声跟掌声,我叹了一口气,走过去牵起姚可缨的手,“走吧。”

  

“你今天怎么来那么早,平时都没见你来那么早。”姚可缨小声地说着。

  

“因为校园论坛那边刊登了,谁叫他搞那么大阵仗,到处乱发我就被通知了然后过来了。”

  

“你收拾的速度挺快的,有条不紊帅的喔……”

  

“等一下!!”

  

我还没听完姚可缨的夸奖就被那个大背头一句大吼给打断了,我松开姚可缨,快走了几步就到那大背头面前,捉住了他的衣领,眼睛愤怒得瞪着他,咬着牙齿:“你给我知趣一点,别说我没提醒你,坐着你这漂漂亮亮的七彩热气球回到你该去的云端,然后在那里给老子安享晚年,我再祝福你快乐的子孙满堂,别来我的地盘蹦迪可以吗?!”

  

“可…可以……”

  

“很好!”我捉住他衣领的力度松了一点,他的表情也努力地挤出微笑回应我,“别再给我排号,你排到你下坟都没到你上位,给我记清楚了。”

  

“好、好的。”

  

“很好!”我一把甩开他,又拍了拍他被我扯皱的衣领,又用手背打了一下他右边的胸膛,转身就走掉。

  

姚可缨笑了笑,她这一笑倒是给那大背头动力了,这嘲讽似的笑容既然还能给他动力?!我也不清楚是不是动力,反正这个家伙的眼神都变了……

  

“狐狸狐狸,你好样的,这都把那个富二代的嘴给捂住了。”陈毅浩兴致勃勃的。

  

“我刚才好像看了短暂的三分中的大戏,但是心里是满足的。”李泽感叹。

  

“姚可缨!”范思昭从人群那边挤了过来,她看见我们四个男生之后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幸好狐狸同学出现得及时,她被那些女生拐走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被排挤在外头,太难了。”

  

“没事就好。”栗子抱着两本速写本气喘吁吁的。

  

姚可缨接过栗子抱着的速写本,“今晚的晚饭我请了。”姚可缨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那么久没一起吃晚饭了。”

  

常傅他们三个起哄着的同时又拍又推着我。

  

“行,到时候我接……”

  

“你又没车,我接你。”姚可缨立刻打断我的话,“我开车接你,你到时候给我准时出现在宿舍楼楼下。”

  

什么叫做准时,我就是准时!我几乎还要早了十分钟在楼下待着,等待我的是一阵阵凉风吹我的脸,我不由地打了一哆嗦。

  

不是说好了,准时出现吗?!

  

我拿起电话拨打了姚可缨的手机号,“喂,你在哪?”

  

“我在出门了。”

  

“好。我已经到了,你过来就行了。”

  

“好的。”姚可缨说完立刻就挂掉了电话。

  

四十五分钟之后,那辆显眼的红色跑车出现在我面前,姚可缨拉下车窗对着我说快到车上来暖和的时候,我仿佛看见了救世主的光辉一般。

  

我好像相信了女人的话,这四十五分钟里面,她断断续续发送的信息都是马上就来了,结果是十分钟又十分钟的等待,我整个人都处于惊愕和冻僵的情况下,目空一切地看着那校道。

  

她现在一边开车一边问我是不是等了很久,看我的样子像是敢说很久的样子吗……

  

“先回一趟公司,那边有些事情需要紧急处理一下。”姚可缨打着方向盘。

  

“没事,我这边也需要我远程处理一些事情。”我拿出手机开始在整理发送过来的所有邮件,现在就是跟Nexus小心思地对抗之外,还要处理关于服装联名的事情,全权交给了常傅处理了。

  

听公司里面的其他设计助理说,常傅是表面娇滴滴喊着老板老板,私下之后对着助理就各种发飙完全是个定时炸弹,好像投诉说得最多一句话就是,不是这种感觉!

  

我跟他说着我们的助理其实都是新来的,他倒是表面答应,私底下还给助理上课受教,助理们都在悲痛之中,然后还特别感激他。

  

姚可缨停稳了车子之后拉稳手刹到解开安全带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你下车。跟我一起上去办公室。”

  

“好。”我也解开安全带跟着下车。

  

“姚总。”

  

“姚总令总。”

  

门口前台员工冲着我们鞠躬,“姚总,我来给姚总带路。”

  

说是整栋写字楼都是花落花开家的,但我好像第一次见着夜晚还开始办公的员工,听说是有些员工上班时差过于颠倒,所有会有夜班跟日班两个班来分配,就是为了给设计师更好的工作环境,不用过分统一但要准时打卡,按照时间上班来确认公司里头与普通员工上班时长相对。

  

这种管理制度我也想要拥有啊,这样我就不用每天早起摸黑地埋头苦干,不对不对,我之后可是来花落花开这边工作的吧!?那我岂不是也可以体验一下日班和夜班?

  

“把所有的文件送到我的办公室。”姚可缨对着站在电梯门前的男员工说道,“这是夜班的秘书。”姚可缨把头发往后一撩,“这是Yuri的令总,今晚过来是关于我们设计版面的问题需要研究,把所有有关资料全部拿过来。”

  

“好的。”男秘书收到指令之后立刻消失在我们面前了。

  

“什么版面设计?我不是已经审批过了吗?”我皱起眉头,难不成又有要改版的地方,“这次春节特辑我已经在安排好准备最后收尾工作,要在一月份中旬就开始发布了。”

  

“我这边设计了一份全新的,我希望你能过来看一下。”姚可缨打开办公室的门邀请我进去。

  

我坐下来之后,那个男秘书已经抱着一堆设计稿和打印出来的彩稿,右手就抱着一堆布料小样过来了,他分摊区域地在茶几面前摆放好,又转身去办公室里面的咖啡机还是埋头冲咖啡。

  

这些是新设计的衣服?!我伸手摸了一下对应编号的小样,这种毛线质感加在这款镂空毛衣确实不错,这种宽大款式的毛衣在二十到四十岁的姐姐们都特别喜欢,里面的打底从黑色改为这种红色吗……

  

“这种浅棕搭这种红色有点过于旧了,换一种比较新一点的红色。”我拿起旁边放着的铅笔,握着在上面开始写着修改,“这个布料可以,这些看着还行,不过主要是颜色搭配有点问题,如果这种颜色的裤子不可以的话,直接换成白搭的黑色长裤会比较好,不要穿那么单一的运动鞋,花落花开不是已经出了一个新款流苏的浅褐色靴子吗?那个很像马丁靴的给搭上。”

  

“我看看。”姚可缨凑近我身边,她皱起眉头看着,“确实有点,这搭这个颜色的裤子有点不好看,可能还是黑色款式的好。”姚可缨拿起笔在稿子上刷刷写了几笔。

  

“姚总,令总,你们的咖啡。”男秘书把咖啡放在旁边可以移动的小圆桌上面,“你们晚饭吃了吗?我立刻去准备。”

  

“帮我订我今天跟你说好的那家,在茶水间摆好就行。”

  

“好的。”男秘书收到指令之后立刻离开了办公室。

  

我盯着那男秘书离开了办公室,门逐渐关闭,听到了门锁嗒啦的一声,我松了一口气,拿着手里的资料往后靠着沙发一躺,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那模式真的太累了,还要一直皱眉头保持认真……

  

姚可缨已经开始放飞自我地在迈开双腿坐着,刚刚还优雅地翘着二郎腿,“这一份,其实我极力反对,但是出于画这个设计稿是一个漂亮妹子,我就暂且同意了,这个迷之装扮换作是我都不会穿。”说罢,甩手就把那摞不满意的稿子丢在茶几上,伸手拿了放在她右手边的咖啡。

  

“你今天要我来就是整理这些?该不会又是花夫人的主意吧?”

  

“咳咳咳!”

  

“……”我盯着被咖啡呛到的姚可缨好一会儿,她伸手拿过纸巾擦了擦嘴角,又不慌不忙地把纸巾叠好丢进垃圾桶里面,她又再一次拿起桌面的资料,“是花夫人的主意吧?”

  

“……”姚可缨没想到我会再提问一次,她眼神看着别的地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毕竟母亲大人说得言之有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掉,就想着有点借口……”说话期间她不经意地看我的反应。

  

“我明白花夫人不信任我。”我叹了一口气,“之前毕竟还跑出去浪过一次,花夫人多多少对我有些抵触的。”把野生动物给套上绳索肯定是会挣扎的。

  

“希望你别介意就是。”

  

“不介……”

  

“嗡——嗡嗡——”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允儿秘书打过来的电话,我接起:“喂,什么事情?”

  

“令总,这么晚打扰你实在抱歉,但是Nexus那边发过来了一张类似战帖一样的书,但我仔细一看是他们想把之前令总跟林菲霜的私照都放上去。”

  

“私照?”我皱起眉头,看了眼姚可缨,把电话按下了免提,“你再说一遍。”

  

“Nexus把编辑好的八卦新闻发送过来,是想把令总跟林菲霜之前在一块时候的私照发送上去,上面全是关于令总的照片。”

  

“我记得我那会在坑里没拍照啊?”

  

“是那种狗仔照片,能够清晰看到令总样子的照片!”允儿在电话里头情绪很激动了,“怎么办啊令总,这边春节特辑已经快要准备出样板了,要是这个时候弄出这点花边新闻,我们Yuri会莫名被舆论的压力导致销量下降,我们还有部分股市没有投资完成。”

  

“看来这个不太好。”姚可缨点了点头,“Yuri的销量跟旗下的所有合作公司都是有挂钩关系的,要是Yuri在春节特卖这个节点上有舆论压力,其实劝退的不可能只有路人。”

  

“是姚总的声音吗?!”

  

“是我,令总在花落花开里面做培训呢。”姚可缨这话说一半冲着我挑了一下眉毛。

  

“啧。”我只是听你说要跟我一起吃晚饭我才过来了。

  

“如此懒惰的令总,既然主动要求培训!?”

  

“喂,你身为我的秘书既然在这里发出质疑的声音?”

  

“姚总,我要说的就只有这些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令总就交给姚总您了。”说罢之后允儿就挂断了电话。

  

Nexus想用这些手段来阻止春节杂志销售量让他们登上榜首?!这种操作确实很像Nexus的作风,但老感觉他们之间好像差了一点什么,或许他们的BUG就是这么形成的吗……

  

他们想用舆论来阻止,那我们可以反过来利用舆论来让Yuri继续保持……

  

“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呢?”姚可缨手指轻轻敲打着下巴。

  

我盯了她看了半会,她注意到后也朝我看了眼,“有了!我可以把那些舆论变为现实就好了。首先得让我看看照片才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