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浪漫青春 不是我说,你智商真的不行

第718章 气不过也动不了手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会长!!昨晚不是说好要庆功宴的吗!”夏当拍着我的桌面,“你既然跟我说你跑出去淋雨了,然后还是姚总发过来信息说在路边捡到你了!!”

  

“这个……”我眼睛瞄着书架那边的位置。

  

“今晚一定要把庆功宴给办了!”夏当把档案袋放在我的桌面上,转头就走开,往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昨晚被姚可缨送回宿舍之后,就有点不舒服了,右手还因为一直紧紧握着那个金色勋章在跑,把右手掌心给扎出了血,现在弯一下手指都觉得痛,姚可缨直接把我的手指全部捆在一块。

  

刚上任还要查阅跟记录一堆东西,现在只能查阅了。

  

学生会长室很大一间,在这七楼走廊的尽头,这大的红木办公桌,还有这办公椅,能够看出来前几任就任的都是哪些有钱人了,旁边有一张比这办公桌小一点的,是副会长的桌椅,但都是阿花坐在那里,陈毅浩则是负责在校园里面巡逻游走。

  

李有是负责会计和社团管理,陈晓蓝则是负责宣传之类的,夏当当上了书记,陈浩然是陈毅浩的跟班,也算是陈毅浩的书记吧,那两个家伙巡逻校园特别开心来着。

  

我叹了一口气,用着左手翻着桌面的一叠叠文件,还要在查阅之后盖上印章,左胸上扣着的金色勋章,看来也不是好事。

  

昨天晚上我突然跑掉确实是我的不对,今晚的庆功宴就由我来付……

  

刚脑子一瞬间是不是闪过了昨晚在雨中抱着姚可缨的画面,还有在车内亲吻的画面……

  

冷静一下!我可是在处理学生会的事情,这里还有很多关于社团提交的资源申请,场所申请,我得分配……我得……

  

得把工作做完才行……

  

“会长,这个是老师想申请一个活动室,最好有镜子的活动室。你看……会长,你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发烧了?!”

  

“啊?没有没有,我没事。给我吧,我现在看,是信息学院那边的吧,我知道点,我立刻就盖章。”我接过之后,立刻在上面盖上印章,“综合楼那边的五零一八的舞蹈室可以给老师们用,你记得写上。”

  

“好的。”夏当接回文件,“会长,要是真的不舒服要不先休息一下。”

  

“我没事我没事。”我笑嘻嘻地回应她。

  

夏当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转头坐回沙发那边,在那边大的桌子上面,跟李有开始统计资金预算。

  

我在这成堆的文件里面,躲藏着自己,让他们不看到我表情的变化,我左手捂着自己的半边脸颊,眼睛盯着地板上。

  

脸颊的泛红会让我身体体温升高。

  

昨晚就一段亲吻就已经让我回味如此,说白了,就是自己的一时冲动跑出去追她,让自己上头了,那时候真的害怕她这么一扭头就再也回不来。

  

以前经常是伸出了援手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她,想是紧急出现了解决了危机,又很快地离开的她,那一点一滴的印象晕染了我的心情,着急和慌张足以让我在冰冷的夜雨里面奔跑。

  

“我们回来啦!”陈毅浩和陈浩然推开门进来,“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

  

“我说你能不能多专注别的事情,副会长可不仅仅只是负责巡逻而已。”

  

“可是副会长也有职责巡逻对吧!”

  

“对啊!”陈浩然像是被陈毅浩收买了一样,认真地点了点头。

  

陈毅浩朝我这边走过来,他弯下腰在我耳边轻声说:“魏荨那两兄妹的事情,魏晓晓已经被陈纬钺辞退了。接下来,就是你本来的计划,去把魏晓晓带过来Yuri里。”

  

“也不是不行。”距离与姚可缨的婚礼预定日期越来越近,我现在把魏晓晓带进Yuri里面,事后我又是去到花落花开,魏晓晓这种人应该会觉得又被我背叛了吧。

  

我站起身来,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往门外走。

  

“会长,你还有工作没做完!”夏当立刻有反应了,毕竟我早上已经偷偷跑了很多遍。

  

“我马上回来,这次真的马上回来。”

  

“放心吧,有我跟着。他很快就会回来的。”陈毅浩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行吧。”夏当点了点头。

  

我这会长的威严就那么低的啊……

  

“我已经联系了魏荨,毕竟魏晓晓那小兔崽子完全没有联系方式,联系方式全是公司的,现在他被陈纬钺辞职了,就更加找不到。魏荨说在图书馆门口那边等我们。”

  

我坐在陈毅浩的小绵羊后座,吹着满脸冷风就到了图书馆门口前。

  

那里站着一个穿着深蓝色长裙的女生,但是穿着很厚的棉夹克,背着一个颜色鲜艳的橙色挎包,朝着我们招了招手。

  

“令总。”那女生往我们停车的这边小跑过来,“令总,没想到你冬天的穿衣风格跟夏天的没什么区别。”

  

这是在称赞我还是在……算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魏荨,你联系到魏晓晓了?”

  

“我哥他就在图书馆一楼的咖啡厅里面,我是跟他说我也来,他就说可以。然后就喊上令总了。”魏荨把手机放进挎包里面。

  

“明明是喊的我。”陈毅浩在我身后小声说着。

  

陈毅浩这小子既然在这地方吃醋有点惊到我了哈哈哈!!

  

“那先走吧。”我拉了一下自己的外套,“外面也冷,先进去。”

  

走进咖啡厅里面,就看到那边靠着窗户的男生,穿着黄色的卫衣,手里无心地搅拌着桌面上的咖啡,眼睛无神盯着手机屏幕。

  

魏荨小声地说着让我先过去,她跟陈毅浩再别处等着。

  

我答应之后,偷笑了一下很快就收敛了,在魏荨说着她和陈毅浩在别处等着,我看见陈毅浩那无法掩盖的高兴展露在脸上,被我完美地瞧见了,那表情要是拍下来我可以拿来当表情包,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有点太慢了吧,喝点什么?”魏晓晓不耐烦地说着。

  

“就喝咖啡吧,普通的就好。”

  

“好……令狐仪飞!!!”魏晓晓大声地喊着,他站起身来,周围的学生都往他这边看着,他脸通红着,不好意思地朝着周围鞠躬坐了下来,“你怎么在这里?”魏晓晓压低声音,手拿着餐牌挡着自己半张脸。

  

“不是给我点咖啡吗?”

  

“好吧。”魏晓晓招来服务生点了餐之后,眼神不安地盯着我看。

  

服务生很快就端着一杯咖啡过来,我把碟子边的两杯牛奶都倒进了咖啡里面,叠开一块方糖丢了进去,用勺子搅拌了下,呼走上面的白烟,喝了一小口。

  

我抬眼看着魏晓晓,从点完咖啡到现在,他双手都一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眼睛不安地四处看着。

  

“听说你被陈纬钺辞退了?”

  

“听说?!”魏晓晓很惊讶,“才刚一会的消息,怎么那么快就……”

  

“有别的公司想去了吗?”

  

“没有。被公司辞退之后,我明天也差不多收拾一下包袱离开星燎。”魏晓晓眼神失落,他脸颊边上的汗珠能看出他的紧张,他身体没有安分地坐着。

  

“你知道我跟Nexus是敌对关系,你又从陈纬钺那边被辞退了,我作为Yuri的总裁确实很想让你为Yuri出一份力,可是眼前情况你也清楚,Yuri已经快到年会了,所有人都知道Nexus会有小动作,你现在从那边阵营过来我这边,背负骂名会让你支撑不下去。”我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了,拐弯抹角在这个时候派不上用场。

  

魏晓晓的失落完美地展露在脸上,他尴尬地笑了笑:“我也没奢望能够进Yuri,我只是仰慕令总,我想在令总手下工作……进入Yuri也只是我之前的愿望,现在我只是因为追星一样的关系,喜欢令总的处理事情的方式,对待媒体的质问还面无表情地回答真实,做事的雷厉风行好像跟Yuri的风格完全不符合。”

  

我掏便全身上下,在外套的内层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张花落花开的名片,上面是姚可缨的联系方式,我放在桌面上,名片上面有我姓氏的金色印章,“这个给你。”

  

“花落花开……”

  

“你的设计风格比较适合花落花开,花落花开正巧在设计新款的男款,缺一个可以设计的设计师,你去应聘的话,应该会过的。”我笑了笑,我把桌面上温度正好的咖啡一饮而尽,“好了,我要回去工作了。这样就放弃的话,对你是不是不太好,我很看好你的才华。”

  

我起身离开。

  

“令总!”魏晓晓手里捉着名片,叫住了我,“谢谢你!令总!”他朝着我深深一鞠躬。

  

“没事。”我笑着回应,“我先回去。”我伸手拍了一下坐在门口旁边的陈毅浩。

  

我走出图书馆,从陈毅浩的电动车车篮里面放着滑板拿下来,幸好我机智地带了个电动滑板过来,这里回去会长室那栋楼还是挺远的。

  

早些回去,免得夏当又念念叨叨的说着工作做不完了。

  

我踩着滑板,右手兜进卫衣兜里面,按下了遥控器的开关,滑板慢慢地往前滑。

  

今天的冬天有点冷了,以前穿这么几件衣服都不觉得冷,现在倒是想裹着棉被出门了。

  

陈毅浩和魏荨刚才聊得还挺欢,希望他们两个有点进展吧……

  

“这不是令狐仪飞吗?!”郝杰然站在路边冲着我笑。

  

我一脸冷漠地无视掉,直径地滑过他。

  

“喂!你别太过分了!”郝杰然在我身后大吼了一声之后,他追着我跑起来了,“我刚才可是在跟你打招呼最基本的礼貌知道不!?”郝杰然在旁边跟着我跑起来,气喘吁吁地喊着话。

  

我面无表情地按下了三档按钮,滑板的速度瞬间加快了。

  

郝杰然现在一心要追着我跑起来,已经没有别的气跟我说话了。

  

这家伙怎么毅力用在了别的地方……

  

我停下滑板,郝杰然由于惯性的问题还往前跑了两三米。

  

“你追着我干什么?”我不耐烦地说道。

  

“我在跟你……打招呼……呢……”郝杰然气喘吁吁地指着我说道。

  

“这样。哈喽!好了我走了!”

  

“等一下!”郝杰然伸手拉住了我的兜帽。

  

“你干嘛?!”我差点因为他的力气让我整个人翻车过去,伸手扯回我卫衣的兜帽,“有什么事情快点说好吧!”

  

“你这家伙……”郝杰然的气息还是没有喘过来,他站直腰板,“你是不是跟姚可缨说了什么,她今天一整天上课都没集中精神,还被老师点名了,你是不是惹我的女神不高兴了?!”郝杰然指着我的鼻子大喊着。

  

我伸手拨开他的手指,“你怎么不想想是不是你的纠缠太烦人,让她打不起精神!”

  

“你……”

  

“干嘛?”

  

“有点道理。”

  

“……”我感觉我脑壳好痛,我还是快点远离这个弱智……我重新站上滑板上面。

  

“等一下!”郝杰然又一次扯住我的兜帽。

  

我整个人失去重心,往后摔在了地上,郝杰然也被我撞倒在地上。

  

我整个人都已经气不过来了,这家伙怎么老是扯我的兜帽,我那么多地方可以给他拽,偏要拽那里吗!?

  

“你究竟干什么?郝杰然!我学生会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我右手还因为昨晚弄伤之后,只有拇指能够活动,已经很费时间在整理成堆的委托了,还来浪费我的时间。

  

“好痛啊!你这小不点怎么那么重……”

  

“小……”我站起身来,一把扯着郝杰然的衣领,“你有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和一次重新说话的机会。”我的声音变得低沉沙哑,右手捉住他的衣领已经用尽了力气,左手高举着拳头。

  

“卧槽,还真的跟传闻说的叫小不点之类的会生气?!”郝杰然则是一脸惊讶。

  

“别打架别打架!”冲过来劝架的范思昭站在我和郝杰然的中间,银栗站在范思昭身后拼命点头赞同范思昭的话,“狐狸,你先放开他。就算这家伙很讨厌,你也别当街揍他。”

  

“对啊怎么可以这样。”

  

“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