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湘云秘闻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湘云秘闻 铆钉 9329 2020-11-17 13:48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二叔见我问他,立刻就明白我已经心软了,表情有些错愕,似乎是在跟我说,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

  

而此时赵志杰他们的家人,还在不停的磕头祈求,希望我能放过他们。二叔见我决定不下来,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一句道:“花有重开日,人无在少年!”

  

二叔的话,是在暗示我,世间的事没有再来一次,否则也就不会有“后悔”这个字眼。

  

我明白二叔的意思,赵刘等三家的人似乎也听明白了,停下了磕头求饶,只是在我强大的实力面前,他们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默默地等待着我的决定。

  

“唉!”我长叹了一声道:“你们的生死,对我来说无关紧要,但对于整个人间来说,没有你们,很重要。或许,死亡对你们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扶桑神木还在,那就有在开启的可能,而他们的存在,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他们现在的状态,我洞察不了,不过想要在造他们这样的人,需要很长的时间。

  

赵刘三家的人闻言,匍匐在地,赵志杰的父亲语气低沉的道:“既然如此,我们认命,只求你将来放过我们的孩子,他们对此事完全不知,也是受害人。”

  

“你们放心,赵志杰和孙天宇现在都很好,至于刘宝,恐怕已经飞灰湮灭。我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找到了。”说起刘宝他们,我心里也隐隐作痛,童年的回忆,没有太多的感情,毕竟那个年纪,不懂什么是感情,可就是那懵懂的友情,最伤人心。

  

刘宝的父亲一听,低声哭泣,“都怪我,都怪我。”

  

“花有重开日,人无在少年。”我呢喃的重复二叔说过的话,身上道纹横扫,几个特殊的半透明人瞬间化为了飞灰,烟消云散。

  

铁链坠落,叮当作响,我伸手想要捡起来查看,二叔急忙阻止道:“这东西,活人不要碰。”我嗯了声,放弃后走向开了一道口子,发着墨蓝色光芒的忘川河。

  

口子不大,上面镶嵌着古老的石板,石板下面,就是幽幽的河水悄无声息的流过。

  

“忘川之水,轮回之界,素来极为神秘,即便是下界阴帝,也无法看破其中奥秘!”

  

我道:“走得越远,发现自己越渺小,这浩渺人间,隐藏了太多的秘密!”话锋一转,我回头看着二叔问:“叔,你在下界,有见过阴帝吗?他是十殿阎王,还是?”

  

“十殿阎王只是掌控轮回,跟阴帝无法相提并论,人间浩渺,地府同样辽阔,地府北边,有一片苍茫之地,据说里面有花鸟鱼虫,极似人间,阴帝就在其中,每年固定的时间,十殿阎王都会组织起来,到外面进行祭祀。只是里面的人出来不来,外面的阴魂进不去,一步之遥,万年之隔。”

  

我听完二叔的话,有些困惑的道:“如此说来,下界其实应该分为两个世界?”

  

“理论上是这样,可事实上,那封禁之地有意识传出,黄金火骑兵,雷公山的透明人,可以说都是地府所为。”二叔叹了一声,“地府的人,生前也都是人间之人,不曾想,到头来却是帮着外人,毁灭自己曾经的世界!”

  

“一界之隔,人间都有趋炎附势的人,何况地府和阴帝只有一步之遥。”我安慰二叔。

  

“罢了,不说这些了,黄金火骑兵和雷公山的人都被解决,你可以安心出去了,记住,半步多千万别回头!”二叔叮嘱。

  

我听出话有些不对劲,急忙问:“你不跟我回去?”

  

二叔笑了笑道:“我不回去了,阴阳咒印即便联合,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了,不如到下面看看,也许能帮上一些忙!”

  

我明白二叔的意思,急道:“二叔,地府……”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来自人间,小初,你自己回去吧,二叔已经定了,多说无益!”

  

二叔和我是一样的人,认定的事,会一头扎进去,不同的是我比较隐忍,很少流露出来。

  

我叹了一声,“地府的人不能出来,你能从这里进去吗?”

  

“可以进去,地府在河的下游,此河只能顺游,不能倒游,我顺着河水,就能到达地府!小初,等着我的消息,千万别冲动。”

  

二叔站在忘川河的缺口,回头看了我一眼,纵身跳了下去,不见水花,却也不见二叔身影。

  

默默的站立片刻,我目光落到那古老的容器上面,好奇,却也没有触碰,转身离开,关了青铜巨门,绕过忘川,顺着阳魂草的指引,离开了青铜鼎。

  

我才从青铜鼎内出来,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极强的阴气,这阴气不是从青铜鼎内释放,而是从天门内释放,强大到即便是阳魂草上的阳气都被压制。

  

好在奇门遁甲和上官家的人仰仗九曲黄河阵,不断的修复和加强,配合天封阵依旧把天门的气息封印在了大阵内。

  

此时的天封阵了,群山暗淡,再无生机,四处漂浮着妖魔鬼魅,享受着这饕殄盛宴,对昆仑山里的修士,也是虎视眈眈。

  

我出来,段白从大阵内撤回,落到我身边道:“准备好了吗?”

  

我看了眼天门,那一层光幕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上面映出一只拳头,正在不断的轰击,每一次出手,大阵都在跟着抖动,阴气磅礴的释放。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我叹了一声,看向蜀山的方向,抿了抿嘴,灵台内光芒万丈,十几道流光划破天际,从蜀山飞来,进入阵法,没入我体内,这是一天下来,我能融合的分身,即便是杯水车薪,我也会努力的让自己那怕强上一分。

  

九尾狐这时也落了下来,对着我坦然一笑道:“当年你爷爷找到我,告诉了我一个完美的计划,让我做他最后的执棋人,我答应了!”

  

我目光猛地一凝,杀气外放,凝视九尾狐。他的笑意在脸上慢慢消失,正当气氛凝重到要出手的时候,他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一摊手道:“但是很显然,我现在的能力,已经无法控制你这颗棋子了,如此,也只能跟随你一战。”

  

闻言,我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拱手道:“多谢前辈!”

  

此时斩杀九尾狐,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难处,但斩了他,对我们来说,等于损失了很多的力量,毕竟能与我并肩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我说完,御空而起,逼近天门,路过我爹身边的时候,我传音道:“二叔他不回来了,他让我们在这里等他,爹,努力的活下去,我娘也在等你!”

  

错身的一瞬间,我看到我爹的眼角湿润了,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滚落。

  

随即我传音给夏天和张萌萌,让他们扩大阵法。一时间,阵法向外扩散,所过之处,阴气腐蚀,原本的青山绿水,在阵法扫过之后,立刻变成了鬼魅之地,再无生气。

  

天封大阵覆盖的范围太大,而且一进入阵法,脚下大地还被放大,一时间,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普通人被卷入,成了牺牲品。

  

我不敢去想,也不能去想。我害怕自己会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自私而造成。

  

可以说这一战不论结果,这种愧疚,它会一直伴随着我。

  

到达天门下方,阴气铺面,里面正在攻击天门的人,似乎也察觉到了我们,停了下来,立在天门之后,巨大的身影投射在薄薄的天门上,从轮廓来看,那似乎是一个儒生,不过头上戴着皇冠,隔着天幕,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严。

  

短暂对峙,那虚影再次出拳,一拳落下,最后的光幕上出现了裂纹,第二拳落下,有碎片掉落,失去阻拦,磅礴的阴气化作一条绿色长龙,直扑我们而来。

  

锵!

  

不等我出手,九尾狐手中神剑出鞘,一剑刺出,白色剑气对撞阴气长龙,直接把它崩碎,但那只是气息,散开之后,散落千里之内的鬼魅顿时狂欢乱舞,相互抢夺,疯狂吞噬。

  

我察觉到,有些担忧:“如此下去,这些鬼魅都会变得异常强大,阴主出来后,恐怕会为之所控,成为大祸。”

  

段白道:“道门内有一万多人,此时也只能观望,不如让无法插手的人出去,尽可能灭掉这些鬼魅!”

  

相比于人间,阵法内的方圆千里不过是弹丸之地,但就在这弹丸之地,却集中了比人还多的鬼魅幽灵,这会去除,恐怕也打不掉多少。但去做总比不做要好。

  

我立刻给张萌萌传音,让他安排下去,不多时七八千道长修士各自散开,从最密集的昆仑山外围开始清理,一直打出很远。

  

而此时天门内的阴主第三拳落下,清脆的响声再次响起,破损的缺口被扩大到了拳头大小,透过破洞,能看到一个全身席卷阴气的巨人擎天而立,那阴气太浓,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他不顾我们的观望,缓缓举起拳头,一时间,他身边的阴气里各种鬼魅浮现,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嘶吼着,只等着天门一破,他们蜂拥而来,吞噬人间生灵,壮大后杀向上界。

  

反观一旁的上界天门,此时纹丝未动。不过我们也不指望他们能出手帮忙,来了,对我们来说,也只是多了一头猛虎。

  

九尾狐出剑斩了阴气,里面的人似乎认出神剑来历,冷哼一声道:“蝼蚁,即便拿着上界那杂碎老儿的神剑,又能如何?”

  

听这语气,似乎他跟上界的仙帝有仇。

  

面对他,听到他的声音,我心跳如雷,说不怕,那是假的,我也不可能不怕。

  

无声对峙,因为此时,说什么都无用。

  

阴气中的巨人再次出手,一拳之下,拳头直接打出上界,伸到了人间。几乎是过来的一瞬间,他手上冒出青烟,缭绕的阴气瞬间崩溃,露出一只苍白的手来,那只手上,指甲很长,森冷似刀。

  

但从一界伸入过来,瞬间受到压制,可惜那种压制是漫长的,刚开始的时候显现出极强的效果,慢慢的,那种效果就消退了,影响并不大。

  

窟窿变大,九尾狐我们三人都倒抽了口冷气,九尾狐道:“林初,现在就看你的了!”

  

“我们主动进去,争取在入口拦截!”阴主看起来很强大,但没有经过祭祀的洗礼,我感觉还能抗衡。

  

我说着,把楼观剑递给段白道:“上面有灵心附着,可以增强你的力量,等会我和九尾狐前辈对阴主出手,你负责封住出口。”

  

阳魂草克制阴气,即便里面的阴气庞大,但完全催动,封住一段时间不难。

  

段白接过楼观剑,手轻轻一抖,灵心和他的道气同时催动,剑身爆发出赤青色光芒,阳魂草疯狂生长,构筑出一张巨网等待。

  

九尾狐见状,取下腰间血红长剑递给我,我摇了摇头,闭上双眼,感应天地之间那股白色力量,魂魄在灵台发光,瞬息之间,一股纯白色气息朝我涌来,我伸出手,那白色气息在手心凝聚,幻化出一把纯白色的长剑。

  

段白和九尾狐都看不到那股力量,见我手中凭空出现一把杀剑,略显惊讶的问:“这是何来的剑?”

  

“属于我们人间的剑,跟九尾狐前辈手中仙剑一样。”话音落,我身上落下一道金光,神甲穿在身上。这神甲,我本来是想给九尾狐,有剑有甲,他的实力会得到很大的提升,只是这种提升,在阴主面前,近乎没有。

  

“破!”

  

我们刚准备好,天门内就传出一声怒吼,最后的屏障被击穿,下一个瞬间,我身穿神甲出现在下界内。

  

阴主来历不明,按二叔的说法,似乎是被人囚禁,此番出来,自然是耗费很大的力气,见我阻拦,巨大的身形猛地一挺,一拳直接朝我砸来。

  

一时间天地灰暗,无数阴风扑面。我同样大呵一声,举剑落下,两人还未碰撞,剑气已经荡开了阴气,砰的一声巨响,剑刃落到他巨大的拳头之上。

  

阴主属于能量体,高达数十米,面对他的拳头,我都略显渺小,但这一碰,让我心里有了底。

  

之前的猜测没错,来到这里的阴主,实力大减。但即便如此,他的力量依旧强过我,只是一碰,手中长剑顿时化为乌有,被硬生生的震碎。若非神甲护体,我的肉身都会崩碎。

  

我踉跄后退数米才停下,阴主似乎也有些吃惊,没有立刻出手,而此时的九尾狐已经拦住那些蜂拥扑出去的鬼魅阴邪,那些阴魂都不是弱者,九尾狐手中神剑在锋锐,一样陷入了苦战。好在交锋之时,黑姑妈也带着百多人冲了进来。

  

我们的阵营里,能到达这里,有能力对抗的人也就这么几个了。

  

最困难的还是段白,他盘膝坐在入口处,全身散发着光芒,楼观剑已经完全看不到,他身边全是发出赤红色的阳魂草藤蔓,铺天盖地,形成一张巨网,堵住天门出口,拦下了所有的阴气。

  

阴主笼罩在强大的阴气里,不知真容,他凝视我片刻,声音冰冷的道:“人间的力量?很可惜,你成长的时间太短了,不是我的对手,臣服于我,可免于祭祀之祸。”

  

我手中再次凝聚长剑,执剑而立,回道:“我是没有完全掌控人间的力量,但你来到这里,气息衰弱,斗下去不是我对手,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带着你的人滚回你的老巢,我饶你不死。”

  

“黄毛小儿,口气不小,我万年努力,又且是你这等蝼蚁能够阻拦!”阴主说着,阴气中出现一道符纹,他在召唤祭品进行献祭。

  

我见状直接从随身空间里掏出青铜鼎,扔过去道:“你万年努力,心血全在这里了。”

  

青铜鼎翻滚中盖子打开,阴主迫不及待的一把抓了过去,稍一探查,顿时暴怒道:“你敢毁我祭品!”

  

“不是我敢,是你选在人间活动的人太弱。”

  

“找死!”阴主怒吼,再次一拳打来,这一拳的速度快到了极致,直接跳跃了空间,瞬间就到。

  

我的速度也不忙,但第一次完全使用这股力量,身体有些不适应,没反应过来,他一拳犹如小山一样砸在了我胸口。

  

神甲发光,阻挡了大量的攻击,我飞出数百米就停了下来,挑衅的拍了拍身上的铠甲。

  

“仙帝老儿,我跟你没完!”

  

阴主说着,猛地回头,阴气缭绕,无数的阴魂瞬间被他吞没,我眉心狂跳,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

  

吞噬了阴魂,他还想对九尾狐等人出手,这一次我赶上了,虚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我手中的长剑崩碎在凝聚,瞬息之间,我就劈出了数十剑,只想把他缠住。

  

但吞噬了阴魂的阴主,实力暴涨,一拳击退我后,对着出口猛的吐出一口阴气,面对庞大的阴气,我无法阻拦。

  

一时间,入口处的段白嘴里鲜血狂喷,身上衣服化作飞灰,血肉剥离,痛苦万分。

  

而阴主这一口阴气里不知道有多少阴魂厉鬼,若是冲出去,外面万余修士根本无法阻拦。他们若是被杀,立刻就会成为祭品。

  

见状我再次攻向阴主,想要减缓段白的压力,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眼看着阴气要冲出去,段白突然站了起来,他燃烧精气,楼观剑漂浮在身前,不断的生长出阳魂草,精气燃烧,让段白再次恢复了风采,又是那个第一次见面,站立在峰顶的儒雅剑客。

  

但此时此刻,他手中无剑,也没有去握剑的意思,而是仰望头顶被阴气覆盖的天空,猛的抬手一挥,阴主庞大的阴气,竟然被他这一挥直接挥散,露出了上界灰暗的天空。

  

这里,原本没有星辰,但在阴气散尽的时候,天空繁星点点,无数的星光降临,笼罩了段白。

  

九尾狐短暂的停下来,呢喃的道:“要走了吗?”段白没有回答,他站在星光中,微微一笑,下一秒身体散开,化作无数的星光,融进了阳魂草内。铺天盖地的阳魂草上青色的光芒瞬间消失,完全变成了赤红色,熔炼在一起,硬生生的挡住了阴主吐出的阴气。

  

我心里一叹,段白用最后的生命,加强了阳魂草,一切都是那么快,让人都来不及悲伤。

  

九尾狐前辈回过头,身上卷起一道妖风,体型瞬间变大,化作一只数百米高的白狐,身后九条尾巴擎天而立,对着前方不断涌出的阴魂露出獠牙,怒吼一声,一头就扑了上去。

  

阴主冷哼一声,不以为意的道:“我看你有几条命,能挡几次!”他说着再次吐出一口气,我体内阵法闪烁,魂魄的力量爆发,构筑一张巨网挡在了前面,阻拦阴气不扑出去。

  

“结局已定,挣扎只是徒劳!”阴主再次开口,又是一口阴气铺天盖地的喷来。

  

他盘踞下界万年,即便虚弱,掌控的力量依旧不是现在的我能抗衡的。

  

我身边的先天道纹闪烁,力量在不断的增强,但也已经到达了极限,我灵台上的阵法出现了裂缝,如果在提升力量,肉身就会崩碎。

  

阴主看出我是强弩之末,冷笑一声,不给机会的一拳把我的先天道纹砸裂。

  

我神魂晃动,张嘴吐出一口鲜血,第一时间召唤金龙,挡下了第二拳,随即金龙崩碎,阴主再次出拳,彻底轰碎先天道纹。

  

庞大的阴气找到宣泄口,全部冲向天门入口,几乎是一瞬间,阳魂草的阳气被压制,阴气扑出去,立刻就化作强大的阴魂,扑杀我们在外面的人。

  

阴主身上的符纹再次浮现,不断的有血气从天门入口飞来,融入他的体内。

  

“没有祭品,我可以在造祭品,你们,都是我的祭品。”阴主大笑,猛地一拳砸向黑姑妈,大黑天手这样的半仙之术,在他的拳头下,一秒都没撑住,黑姑妈都来不及出声,身体就彻底的炸开,强大的血气第一时间被阴主吸收。

  

见阴主盯上了九尾狐,我怒吼一声,不顾灵台的阵法承受不住,凝聚了所有的力量,一拳砸向阴主。

  

但吸收了黑姑妈和外面的血气,阴主的实力增长非常可怕,他根本不管我的拳头,硬生生承受,嘴里还发出狂笑道:“小子,你有仙帝的铠甲又如何?我要你眼睁睁的看着人间的覆灭,看着你的朋友,亲人,一个个死在你面前。”

  

他说了,他做到了,只是一拳,九尾狐的身形闪烁了九次,每一次身后的尾巴就少一条,最后一条消失的时候,它庞大的身躯也跟着一起消失,化作一团血气被吸入阵法。

  

我不断的攻击,然而就算给阴主造成伤害,也无法阻止他的出手,斩杀了九尾狐,他身上符文闪烁,黑姑妈带着的百多人毫无征兆的化作一团血雾,成了祭品。

  

“哥哥,这样下去,阴主只会越来越强,我们无法阻止他了。”我疯狂的时候,灵心的声音传来。

  

我全身一阵,从疯狂中清明过来。

  

是的,差距太大,我们做的准备,在阴主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让他出去,那人间就不复存在了。

  

我咬着牙,双眼发光,想要看清阴主的样子。阴主察觉,胜券在握的他,不在乎耽搁一两秒的时间,停下来,“你想看清我的模样!”

  

“我想记住仇人的模样!”

  

“如你所愿!”阴主身上的阴气散开,露出了真容,看清的一瞬间,我全身一震,满脸的不可思议,“怎么可能!”

  

“拦我,就是拦你自己!九界之内,皆为我!”阴主对此好不诧异,嘴角微扬,露出残忍的微笑。

  

“不可能!”我嘶声怒吼。阴主身上的阴气再次把他笼罩,不理会我的崩溃,踏步朝着天门走去。

  

我见状怒笑道:“你我不是一样的人!”

  

“不!”阴主回应,脚步却不停留。眼看他就要走出天门,我体内发出咔嚓一声,阵法彻底崩碎。

  

紧跟着我的肉身也开始崩碎,含糊不清的声音从我嘴里吐出来道:“我们不是一样的人,我会停止你的脚步,让你滚回老巢!”

  

我说第一个字的时候,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就从人间扑来,疯狂的涌入天门内,进入我的身体,准确的来说,它是进入我的灵魂。

  

舍弃肉身,这是我一直都不敢去做的,没人知道,吸收了一界的力量,魂魄会变成什么样子,包括我也不知道。

  

最后一个字落下,我的身体已经化作了飞灰,血气还被阴主的阵法吸入。

  

我很诧异,我的意识竟然还在,可是当我低头去看的时候,看到的只是无边的大地。但意识集中,瞬间就看到了天门,看到已经踏出半只脚的阴主。

  

心念一动,我感觉自己到了阴主面前,都没有出手,阴主一个踉跄,直接退入天门内,身上的阴气散开,露出一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略带惊慌的问:“你在哪里?”

  

同样的问题我也想知道,现在的我,从未有过的迷茫。我心念一动,阴主像是遭受了重击,瞬间倒飞出千里。但在我看来,这千里的距离似乎不存在一样,我不动,一样能看见他。

  

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张嘴开口道:“我无处不在!”

  

爷爷探寻的路,我终于走到了尽头。

  

九尾狐融入昆仑虚,却没走到我这一步,但我做到了。

  

阴主代表了一界,但他跟我之前一样,只是去融合一界的力量,九尾狐差一点就做到了,可昆仑虚不是一界,支撑不了他的存在,所以在昆仑虚崩碎的时候,他走出来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我无处不在!”

  

我的声音,同样无处不在,只是伴随着我的释然,整个人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存活下来的修士修为开始突破。

  

几乎是同时,天空出现了一道墨蓝色的光芒,二叔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一对阴兵。他们出现,地面上作乱的阴魂鬼魅就像是老鼠见了猫,全都匍匐下来,二叔手里拿着一杆令旗,当空挥舞,一时间天地间的阴魂纷纷朝着令旗飞去,尽数被吸入其中。

  

我看着二叔,欣慰的笑了笑。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地府已经做出了选择。

  

我意识再次一动,天空中的天门发出了巨响,整个天地的力量都被调动,天际那一道幽暗的魔窟,终于缓缓的关闭,最后一丝闭合的时候,里面还传来阴主不甘的怒吼,“不!”

  

余音中,下界的天门缓缓关闭。

  

自始至终,我都不知道为何阴主会长得跟我一模一样,但这都不重要了,因为我跟他,不是一类人。

  

关闭了下界的天门,我看向上界的天门,最终选择了保留。仙帝也许会降临,不过当他降临的时候,我还在!

  

下界的天门关闭,夏天他们全都愕然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随着天封阵法收缩,天空最后出现一张巨大的先天符文后,夏天和张萌萌眼角流出了泪水。

  

周围的人,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们停止了突破,纷纷起身,朝着虚空一拜。

  

“唉!”我轻叹一声,陷入了黑暗。

  

十年后的一天,勾魂山上,一个八九岁的少年手里提着一篮子的花,走到一排排的墓碑前,小心的拂去上面的落叶,摆上一束鲜花。

  

他抬头,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墓碑,他听阿爹说,这里埋葬的都是大英雄,他们曾经拯救了这个世界,可是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在外面上学,从没有听过这事?

  

但他相信阿爹不会骗他,因为在他心里,阿爹就是个大英雄。

  

这时,山里突然传出一个清脆的女声:“林放,回家吃饭了。”

  

少年抬头,看了看天边灿烂的晚霞,脸上像是花儿一样绽放了笑容,应了一声,朝着山顶跑去。因为每月晚霞最美的时候,阿爹就会回来!

  

勾魂山顶,一座金色大殿,被晚霞的照映得格外的美,门口站着一个很美的妇女,正仰头看着天际,似乎在等着什么人归来。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