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神陆风云录:邪修当道

第504章 剑神遗迹-隐秘(下)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玉冰倒在法典女肩头咳个不停,法典女虽不情愿,但还是帮他敲背顺了顺气。

  

法典女嘲笑道,“不会吧不会吧,你还怕虫子?”

  

玉冰肯定是不怕的,但架不住视觉信息直接在灵魂世界放大。谁会喜欢节肢类、触手类或多足类毒物呢?

  

他在嘴边白嫩的颈子上轻轻咬了一口泄愤。

  

“前面不远就是大boss了,你振作点呀。”

  

“前面是什么?”

  

“向下的空间甬道,八成又是双蛇螺旋。负责看守的……是一只九阶修为的大地之蝗。”

  

大地之蝗,名为蝗实则是一种酷似蜈蚣的长虫,它经过的土地宛如被蝗灾侵害,一切生的气息都被啃食殆尽。

  

玉冰状似淡定可指尖却在发冷;四阶的大地之蝗有四对镰翼、一百对腹足,推算九阶会有九对镰翼和六百对腹足……估算其体长应超过两百丈!

  

……媲美上古猛兽?

  

一炷香很快过去了,法典女率先起身,可不知为何又立刻坐了下来。

  

怎么想都是那双恨天高的问题。

  

玉冰无奈地拉过她的左脚,紧实的系带把白嫩的脚踝都勒红了。被戳破的法典女气急,右脚狠狠朝玉冰腿上一踹。

  

眼见优雅的鱼嘴靴被又重又丑的护膝长靴替代,法典女不甘地扭来抖去,“太丑了!!”

  

玉冰无动于衷,“这双更安全。”

  

“和衣服不搭!!”

  

“没有别人看。”

  

法典女还在哼哼唧唧地发脾气,直到玉冰灭了火、半只脚都踏上飞剑,她才忸怩地重新站起来。

  

“你想怎么对付大地之蝗?”

  

法典女仍在气头上,“不用你管!”

  

想到在四方岛和光明神祖遗迹时一干人等被定在原地不得动弹,玉冰不禁心生忧虑:对方足有九阶修为,对酒儿的身体负担……

  

“嘭、嘭”

  

两盏明火灯突然燃烧起来,黑屏蛭的黑雾也如潮般泄去;随着飞剑深入廊道,更多明火灯依次亮起,似是仪式又似祭典,苍白的火焰没有一丝温度,无风自动的火苗近乎狂乱地翻涌着。

  

无形的恐惧从头顶倒灌而下,浸入皮肤、深入骨髓;被长期拘禁后肆意鼓噪的刮擦声不绝于耳,在略显拥挤的廊道中盘旋回荡。玉冰察觉到某种尖锐的镰翼在试探地靠近自己,他的喉结无法抑制地上下滚动,除了抱紧面前的人,他连回头看的勇气都没有。

  

五阶修士在九阶魔兽面前何其渺小?更何况是大地之蝗这般地面一霸。

  

法典女猛然回首,形色冷峻。

  

“你再慢点,我们俩都要死。”

  

赤红的鲜血从她的眼眶耳蜗中流出,融入艳丽的礼服里。玉冰陡然醒悟,飞剑留下一行残影,直奔廊道尽头!

  

“墙壁是虚像幻影,直接冲进去。”

  

这时堪比山洪呼啸、巨浪翻滚的气息从背后袭来,随着法典女力量衰退,大地之蝗挣扎着攒动腹足,发出震怒狂野的嘶吼!

  

玉冰的脊背被冷汗浸湿,飞剑已如残影,墙壁不过咫尺——

  

冲!

  

胜利在望之际,他执拗地转头看去;

  

宽敞空旷的廊道已被蜈蚣似的虫躯挤满,一排排复眼中闪耀着龌龊狰狞的光,开裂的口器如同泥泞的深渊……千年的地底生活为它蒙上了难以言叙的离奇恐怖,玉冰不曾见过,也无法理解,烙印在凤眸中的景象久久无法消散……

  

*****

  

为了绕过地幔岩盘,这段双蛇螺旋的传送蜿蜒曲折,比过山车过分得多。法典女意识恍惚,只觉得身体和灵魂在一同翻滚,内里似火烧般炽热。

  

希望玉冰人如其名可恶头好晕ass#fajah%ief@

  

胡思乱想之时身后居然真的传来一股寒气,法典女眼冒金星,只管扒住玉冰不撒手。

  

玉冰本想用外视探查她的身体情况,不料自己的精神力尽被混沌隔开,只能先将冰元素渡入她的经脉中。恋人的体温高得可怕,玉冰也管不上恶弊之间是否存在了,两颗冰系丹药塞入檀口后,娇躯被直接抬入箱子里。

  

为应对仇酒儿的各种情况,玉冰也预备了十八般功课。

  

这口箱子由不融冰打造,里面塞满了冰元精,但凡不是火系精通者都要被冻掉一层皮。

  

双蛇螺旋又向下拐了七八道S型,泛着银光的出口不期然闯入视野!玉冰压低身子稳住飞剑,左手提箱右手御气,冲出出口的一瞬真气弹在地面上,得以缓冲的飞剑在空中划过一个数字7后稳稳地着陆了。

  

“这里……万幸。”

  

没有骇人的毒兽,没有诡异的黑暗,没有琳琅的陷阱;一切都笼罩在柔和的明珠光辉下,圆拱穹顶上镌刻着精美绝伦的壁画,在这个并不宽敞的八边形耳室中,每面墙壁上都雕写着精致整齐的经文。

  

唯一的出口近在眼前,隐约能瞧见外面富丽堂皇的金色墙壁和华美细腻的天使雕像。

  

“呜呜——”

  

听到箱子中痛苦的呻吟,玉冰当即开箱救人。仇酒儿被冻得瑟瑟发抖,极寒与极热把她的体力耗得一干二净,酸软孱弱的身体还不如一个同龄弱女子。

  

“酒儿?”

  

玉冰怜惜地拭去她面颊上的血痕,望着恋人的黑红色明眸,他感到一阵无力与无措。

  

她眼中的红光消失了,没了逆天精神力,前面的路要怎么走呢?

  

“这儿……”仇酒儿发出梦般的呓语,“……这是哪儿?”

  

玉冰语气温柔,“毒之女神的秘境。别问了,先休息,一切有我。”

  

温热的大氅将自己裹住,仇酒儿只觉得熏熏然;她对现状一无所知,可玉冰就在身边,她便毫无理由地安下心来。

  

“我怎么穿着这种衣服?”她费力地抻着脖子,瞅了一眼长靴后痛苦地低吟道,“鞋也太丑了。”

  

“有护膝和踝甲,比普通鞋安全多了。”

  

仇酒儿慢慢合上眼,声音轻得像羽毛,“和衣服不搭……”

  

“……没有别人看。”

  

这段对话真熟悉。

  

“酒儿,你是不是——”

  

玉冰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仇酒儿已经睡着了;冰凉的脸蛋窝在恋人的肩窝里,呼吸却依旧滚烫。

  

玉冰呆坐在地,他花了很长时间接受和整理现实,望着黯然无光的神命水晶,他决计在酒儿沉睡时先行探查此处。

  

他做不成小白脸,内心的骄傲不允许他倚赖,尤其是以恋人健康为代价的精神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