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真的想长生不老

第44章 云王:草率了!

我真的想长生不老 东城令 4155 2020-10-17 04:39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小弟,你说的早有人用过了。”苏城苦笑说道,“闲时为农,战时成军,这是府兵制。此法在中原,江南等地皆可行,但在我燕地却不行。

  

有两点你没有考虑过,第一,何为精锐?精锐不是靠吹出来的,也不是靠传承出来的。精锐,是通过艰苦的训练磨练出来的。

  

就算没有战时,燕王军十五万战斗部队日日操练不断,一月一次演武,三月一次大比。你说,哪来的战时和闲时?我燕王军,没有闲时。

  

其二,拿了农具的战士,会在极短的时间失去战士的锐气。再说,战时成军,真到了战时,聚集起来的恐怕是一群农夫了。

  

这是自毁根基,万万不可。”

  

不对啊!苏牧眼中露出疑惑,屯田之策不会消弱战斗力的才对啊,记得读三国的时候曹操当初就是靠着屯田之策获得了足够的粮草,这才有能力和袁绍决战。

  

当然,屯田制的弊端也非常明显,因为制度的无情就是在赤裸裸的剥削。

  

但这现象要分对象的。

  

首先,燕王军是职业军队,不是农夫拼凑的军户。其次,军屯的目的是为了军队能自给自足,而不是为了剥削军人的劳动力。

  

种出来的粮食全部是作为军粮储备的。

  

“大哥,您说的那种是府兵制吧?府兵分配田产,田产和户籍可世袭,闲时务农生产,战时为军征战,出战之时,田由佣户代种的那种?”

  

“是啊,这叫府兵制?不是叫军户制么?”

  

“我说的不是这种,我说的是集体屯田。”苏牧拉着苏城来到背面的地图面前。

  

“大哥,我们燕地地广人稀,哪怕现在人均有十亩田,却依旧有大片无主的荒地。

  

而且燕地百姓可以自行开垦田地,只要开垦完成去官府报备就能获得田产证明。

  

但即便这样还是有大片空闲的土地。

  

我们可以在各镇军周围画出一片荒地屯田,由我军将士集体开垦,集体种植,收成也归集体所有。”

  

“呃?”苏城看着地图听着苏牧的解说,似乎明白了一些。

  

“但是……将士都种田了训练怎么办?”

  

“训练就是种田,种田就是训练。”苏牧眼中精芒闪动的说道,“我们现在训练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令行禁止,军阵配合,旗语指挥,射箭,马战等等,种类多达几十种你应该知道。”

  

“种地不只是单纯的种地,我们可以专门为其设定一些规则,还有奖惩制度。种地消耗的是体力,这能锻炼将士的耐力臂力。

  

将屯田的单位细分,细分到伍,一伍为一个单位,胜者有奖,输者有惩。

  

这增加了将士的好胜心和种地的趣味性,也能提高基层的指挥力,提高士兵的服从性。

  

同时,不仅仅是百夫之内比试,还可以营内,军内,甚至镇军之内进行比试。

  

而且种地也不是一直在种地,也不是所有人在种地,以一旬为时限,进行轮流屯田,其他时间皆在训练其他科目。

  

屯田的目的,是为了十五万大军能自给自足。当然,还有一点需注意且一定要落实。

  

收成的军粮,必须以市场价折成钱财,在发放给将士。”

  

“这是为何?”苏城不解问。

  

“将士训练是为了杀敌,当兵吃饷也是天经地义,可我们让他们屯田,而收来的粮还不给他们钱,那他们当什么兵,吃什么饷,还不如回家自己屯个十亩地,自给自足?”

  

苏城一听,明白了。

  

这种政策在这个世界还没有发生过,或者有的国家已经出现过,但苏城不知道。

  

初听起来,似乎有那么一些可行度,但具体能不能实行还需要和其他幕僚商议。

  

“你写个具体的章程出来,我和其他人好好研究研究,如果真能缓解燕王军粮食问题,大哥给你记个大功。”

  

“没问题!”

  

苏牧告辞离开,本来肚子就已经很饿了,在苏城书房废了这么多口舌更是饿得咕咕直叫。

  

此刻,苏牧只是肚子饿准备去吃饭,而远在云中,作为燕王府使臣的外事处特使孙长兴此刻却快饿死了。

  

当他将新签订好的合约递上去的时候,云王直接暴跳如雷。

  

合约上颠倒的内容不仅仅是商业上的还击,而且还是对云王扇下的一记记响亮耳光。

  

你不是要压铁价三成么?我翻过来抬三成。你不是要涨钢价么?我压三成,这叫什么?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所以当即,狂怒的云王将孙长兴打入地牢之中,而且还不给他饭吃,不将孙长兴活活饿死难消心头之恨。

  

孙长兴倒也有骨气,只说了一声本使生死是小,但与燕王府决裂事大,云王真要一意孤行,后果自负。

  

然后,孙长兴就在牢中饿了整整三天,三天时间孙长兴没有发出一次求饶,甚至没有吭一声。

  

云王府,年过半百的云王依旧过的风流潇洒。

  

日日笙歌,夜夜美姬作伴。

  

正在云王美人入怀上下其手之时,府内亲信管家悄悄凑到云王耳边低语。

  

“肖冰?他来做什么?”

  

“奴才不知道,王爷见不见?”

  

“见!虽然肖冰现在越来越惹人烦了,但云中还离不开他。你们都先退下,等着本王,过会儿本王在和你们深入乐乐……”

  

“是——”美女娇滴滴的应道,齐齐转身离去。

  

很快,一个清瘦中年人来到云王面前,空气中还残留着脂粉香气。

  

肖冰眉头微微一皱,云王现在越来越荒淫无度了,这么下去可有和当今皇上靠近的趋势了。

  

不过好在世子有龙凤之资,云王府后继有人。要不是为了世子,肖冰早就离开云王府另投明主去了。

  

“肖冰,突然找我什么事?”

  

“王爷,您把燕王使臣打入大牢了?”

  

“是啊,燕王狂妄,老子和他爹,那是拜把子的兄弟,怎么说我是他的长辈,他竟敢如此羞辱我?有半点做晚辈的样子么?”

  

肖冰当时就差点吐血。你还有脸说?你自己有没有长辈的样子?

  

深吸了一口气,肖冰正了正脸色。

  

“王爷,您这样做万万不可。首先,我们没有铁矿,要维持钢铁生意,我们必须要燕地的铁料,除非我们不想再做钢材生意。

  

既然我们必须要燕王的铁料,那王爷又何必压铁料三成价格且抬钢料三成价格?维持原来价格就好了。

  

其二,就算你觉得燕王羞辱了你,那你把燕王使臣打入地牢做什么?

  

燕王使臣只是代表燕王传达燕王的意思,他又不是燕王。这要传出去,旁人会怎么看?

  

云王不敢拿燕王怎么样就拿使臣出气?不仅显得王爷气量狭小,还影响了与其他藩王的外交。

  

何苦犹哉?”

  

“放肆!”云王顿时暴跳如雷,“肖冰,你到底是战哪边的?你是我云王府的人还是他燕王府的人?燕王如此欺我,本王发怒都不行了?

  

孙长兴胆敢拿此合约来见我,就该做好承受本王怒火的准备。

  

哼,你说的倒是轻巧,恢复原来的交易条件,恢复了岂不是我自打自招,岂不是承认了云中铁矿只是个乌龙?

  

那本王才是真的成了笑话。”

  

“王爷息怒,但事实是,王爷先拿这个合约羞辱燕王的,燕王的脾性谁不知道?岂会答应?

  

燕王拿此合约来反激王爷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王爷,您难道没想过为何燕王会拿此合约来反激王爷?燕王有什么倚仗王爷没有想过?”

  

“倚仗?他有什么倚仗?

  

本王有钢,本王可以如期完成换装,但他不行!

  

等到年底奏报的时候,被呵斥的是他而不是我们。肖冰,有倚仗的是本王不是他燕王。”

  

“王爷,换装的可不仅仅是燕王军和云中军啊。”肖冰苦笑的说道。

  

“什么意思?”云王微微一愣,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反问道。

  

“王爷,钢铁交易的源头是什么?”

  

“铁啊……”云王再次一愣。

  

肖冰一脸平静的说道,“是啊,虽然钢比铁贵,云中因为有钢所以这些年靠钢挣了不少的钱。

  

钢贵铁贱不代表铁不重要,无论钢有多贵,最终离不开铁。

  

中断了交易之后,燕地是得不到钢了,可我们也生产不了钢。

  

去年,王爷可是和八大王签订了合约,他们的钢材全部从云中引进的。

  

但我们生产不了钢材,无法将钢材交付给八大王,他们会怎么想?他们是怪燕王不答应您的条件,还是怪王爷您背信弃义?

  

到那时候,王爷可就真成了孤家寡人,而燕王完全可以拉拢八大王对王爷发难。

  

属下猜测,这才是燕王有恃无恐的原因啊。

  

燕王没有钢,影响换装大计会被呵斥,但王爷您却是影响了八大王的换装大计啊。”

  

被这么一说,云王顿时脸色大变。

  

“肖冰,本王险些误事……”

  

云王这人虽然有时候不着调,但有一个优点就是知错能改从来不死要面子,意识到犯错了绝不一意孤行。

  

“肖冰,难道本王要签下这合约?一进一出六成啊,虽然我们还有得赚,但也太憋屈了。”

  

“王爷,燕王以此反激王爷不过是出口气而已,以王爷之前的用意一样。

  

既然反激已经反激了,下面该好好坐下来谈了。

  

王爷把燕王使臣放出来,我们再好好谈合约,也别再两败俱伤了,维持原来合约,继续合作下去吧。”

  

“那就拜托肖先生了……”云王躬身一拜,肖冰连忙回礼。

  

正在肖冰转身离去的时候,云王突然一拍大腿,“糟了,要误事了!”

  

“王爷,您……”肖冰的心顿时咯噔一声,“王爷不会已经把燕王使臣处死了吧?”

  

“没有没有!”云王连忙摇头,“但我好像下令不许给他吃食……这都三天了,可能已经饿死了吧?”

  

肖冰顿时头皮发麻,我的王爷啊,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