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澳洲风云1876

第255章 内忧外患

澳洲风云1876 葡萄无牙 3688 2021-02-12 22:55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几人又闲聊了会儿,李福寿眼神突然凝重起来,他看见一个信使快马加鞭的疾驰而来,在库区外翻身下马,将一份加急信函交到正在警戒亲卫队员的手上。

  

一般而言

  

这种直接送达的加急信函都是非常重要的,更何况现在正在和荷兰人角力,来自前方的紧急军情无论何时都要直接送达,哪怕在夜晚休息时也是一样。

  

几分钟后

  

秘书处长范仲斋手拿着信函快步走过来,态度恭敬的双手呈上。

  

李福寿接过来看了看,原来是荷兰王国发出的强烈抗议照会,不由得哑然失笑。

  

4月1日占领了婆罗洲首府七马林达,今天已经是4月27日了,荷兰王国方面的照会才姗姗来迟,这个效率未免太低了些吧!

  

好吧,考虑到荷属东印度群岛总督府与王国首相府电报往来,再加上从巴达维亚前往红河谷的漫长距离,反应慢一些可以接受。

  

这种正式的外交照会应该当面呈递,总不能打个电报来说一下,因此荷兰方面的代表抵达红河谷后,将这份外交照会当面呈递给市长辛长君,并由其转呈尊贵的昆士兰伯爵阁下。

  

李福寿拆开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与所料不差;

  

无非是婆罗洲历来就是荷兰国王陛下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地,贵方悍然动用武力占领令人莫名惊诧,必须第一时间无条件的退出并赔偿损失,消除国际上恶劣影响,否则必将为所引起的一系列严重政治后果负责云云。

  

都是老生常谈的一套,如果嘴炮有用,要海军的大炮干啥?

  

这种外交辞令不需要去应付,自然有辛长君去应付荷方代表,反正就是找理由呗!

  

勤劳而勇敢的华裔自古以来就在婆罗洲生存繁衍,君不见波罗洲上还有兰芳国吗?

  

一想起兰芳国,李福寿就有些来气,这个南方国大统制刘阿生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昏庸之辈,误国误民。

  

因为害怕得罪荷兰人,便断然拒绝红河谷伸出的橄榄枝,表示我们和你不是一路人,兰芳国的领土上不允许反荷势力和行为的存在,不可能支持红河谷对抗荷兰殖民者,就更别提参与了。

  

一群昏聩至极的家伙,难道不知道荷兰人一直对兰芳国虎视眈眈、必欲得之而后快吗?

  

亚齐王国现在什么情况?

  

荷兰殖民者发动的侵略战争已经持续整整10年,这就是兰芳国未来最鲜明的榜样,不可能有例外。

  

一旦腾出手来,兰芳国危矣!

  

亚齐王国的奋勇抵抗,为兰芳国整整争取了12年时间,这么长的时间若是充分的整军经武,训练士卒,全力备战,荷兰人怎么也讨不了好。

  

可事实上兰芳国什么都没做,兰芳领导层已经完全沦落为荷兰人的傀儡,荷兰人甚至要求兰芳共和国为其提供枪支、弹药和粮食,帮助镇压其他华人起义。

  

当真是破事一箩筐,说都说不尽……

  

若历史没有改变,荷兰人解决了亚齐王国之后,满打满算休息了不到一年时间,便于1884年挥兵北上攻入兰芳国境内,彻底覆亡了这个华人共和制国家。

  

现在已经是1882年4月27日,距离兰芳国彻底覆亡没多少时间了。

  

去年,李福寿派出的特别代表田山一行面唔兰芳园大统制刘阿生时,曾经当面指出兰芳国面临的这一重大危机,必须所有华裔后人抱成团,共抗侵略成性的荷兰殖民者。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兰芳国根本无动于衷。

  

这是一个已经陈腐烂透了的国度,虽然顶着共和国民主的响亮名头,实质上已经沦为腐朽的封建主领地。

  

最近30余年来,出任兰芳国大统制的都是刘氏族人,刘氏一族已经牢牢的把持了兰芳国大统制高位,成为家族传承之物。

  

这数十年来

  

荷兰殖民者对兰芳国动作频频,在刘台二任大统治时期,被蛊惑前往巴达维亚接受“甲必丹”的任命,这对于一个主权国家首领来说,无疑是莫大的侮辱。

  

荷兰这么做,实际上是将刘台二作为他们的傀儡,进而干涉兰芳共和国内政,并要求兰芳共和国将巴士河西部的土地割让给东印度公司办事处。

  

兰芳共和国在与土著那万部落屡战屡败,荷兰人对共和国境内不同族群进行策反,内部矛盾重重,经济发展倒退,粮食严重减产,被迫接受城下之盟,这导致兰芳共和国面积严重萎缩,被荷兰殖民者成功的侵蚀了一大块。

  

接受了荷属东印度群岛总督府“甲必丹”的任命,刘氏一族事实上已经成为荷兰人的傀儡,他们世代把持着兰芳国的最高权力,大肆排除异己,帮助荷兰人残酷镇压华人起义者,这个共和国民主政体已经完全变质了,沦落到不可救药的程度。

  

到了19世纪下半叶,荷兰人通过各种手段促使刘家总长与其签订各种割地契约,放弃了除首都东万律以外的土地,兰芳国事实上的领土只剩下一小块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当地土生华人对荷兰殖民当局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使得荷兰人在20余年的时间里无法完全统治兰芳地区。

  

纵观这个成立不足百年的南洋小国,已经完全背弃了兰芳伯当初民主共治的理想,沦为封建大家族争权夺利的角斗场,是一个摇摇欲坠的木楼,从根基处已经腐烂了。

  

只需一阵狂风吹来,便轰然倒塌。

  

坐在返回的马车上,看着车窗外秀丽的景色不断向后退去,李福寿收回纷繁的思绪轻叹一声;

  

一个人的力量有限,红河谷的力量也有限,自身也处于严重的内忧外患之中,只能先照顾好自己碗里这一块再说,对于兰芳国暂时是爱莫能助。

  

莫尔兹比地区的战斗陷于僵持中,暂时无法出胜负。

  

荷兰皇家陆军登陆部队的攻击凶狠而有力,给防守部队带来了较大伤亡,死伤达3000余众,三团已经补充过几轮兵员,几个民兵团也都被打残了,战斗力下降较快,三道二道梁等有力阻击地点先后失守,目前已退守头道梁地区。

  

4月1日,已方舰队在婆罗洲三马林达港的登陆行动,打断了荷兰人持续不断向前线输送兵员和武器的进程,荷兰皇家陆军在付出2600多人伤亡的惨重代价之后,进攻的步伐不得不停了下来。

  

以“七省”号为首的荷兰皇家特权护航舰队返回了泗水港,这是爪哇岛面对婆罗洲首府三马林达港距离最近的重要港口,双方隐隐形成对峙。

  

三团借此获得难得的喘息之机,抓紧时间补充兵员,并且调动大批民兵力量修筑堡垒,准备迎接更加艰苦的战役。

  

对于三团来说已经被逼上梁山,他们绝对不能丢失头道梁有利地形,因为在越过头道梁村之后,就是大片的平原地形,一直到莫尔兹比港都没有合适的阻敌位置。

  

实在不行只能采用人海战术往里面填,可是鉴于当前新移民都是放下锄头不久的农民,受训时间很短,战斗力堪忧,很难阻挡如狼似虎的老牌殖民军队。

  

苦战至今两月有余

  

三团这支成立迄今仅仅4个月的新部队,全员也只有1600人,残酷的战斗中经过几轮大换血后,终于承受住了血与火的严酷考验,在死亡和巨大的压力下独立撑住战局,表现极其出彩。

  

要知道他们对抗的部队是荷兰皇家德伦特火枪营,皇家上艾瑟尔义勇兵营,皇家乌德勒支掷弹兵营,皇家阿姆斯特丹龙骑兵营等老牌知名部队和战力凶悍的雇佣兵,战斗力非同一般的强劲,即便面对德国与法国精锐部队亦不逊分毫。

  

顶住了荷兰人最初一个月的猛烈攻势之后,后续补充上来的亚齐地区白人殖民军队明显就差上一筹,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莫尔兹比地区的守备部队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三团打残了,骨干民兵队伍打残了,香格里拉大总管吴学文新组建的4个民兵团也填进去了,这才堪堪挡住荷兰人的攻势。

  

若非果断占领婆罗州首府三马林达港,迫使荷兰皇家舰队回航保卫根本利益中的爪哇岛,最后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海洋争锋的战况扑朔迷离,让李福寿忧心忡忡。

  

来自欧洲的消息显示;

  

在德国船厂改造的“七省”号姐妹舰“爱荷斯坦因”号已经出海试航数日,即将率领一支小型铁甲战队南下东印度群岛地区,增援东印度群岛皇家特遣舰队。

  

这支小型舰队由2650吨的“爱荷斯坦因”号蒸汽船腰炮舰领衔,随行两艘1470吨级轻型巡洋舰“狂怒”号和“勇气”号,汇同荷兰皇家海军特遣舰队现有力量,这将给三马林达港联合舰队带来更大压力,前景堪忧。

  

二者相加

  

纸面实力已经强于昆士兰联合舰队,尤其以“七省”号和“爱荷斯坦因”号为首组成的铁甲舰队,对联合舰队威胁极大。

  

毕竟大家都是脆皮,海鸥二型巡防舰所谓的轻装甲吃不住239毫米重炮轰击的,擦着即伤,碰着既亡。

  

现在必须作出决定了,是各个击破还是保存实力,以拖待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