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帝神通鉴

第1607章 天朝凶兵尽出手

帝神通鉴 孤在上 2591 2021-01-13 11:34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功力一恢复,巫非鱼、硕狱、信棠、叁秋、青朔、一游与四师,十尊经过空间传送阵,犹如神兵天降,出现在岌岌可危的虚空主舰之中。

  

扬汤尊者们颇有些措手不及,按推测,这些人应当在对付何云天!

  

危贞不急不躁,知晓对方主帅有算卦测命之能后,她就做好了莫上公遮掩兵迹失败的准备。

  

然箭已在弦上,她十五尊最强护天师,若拿不下这些人,怎么保得住幽天疆域!

  

此行必战,此战必胜!

  

“众尊听令,杀退太一,死伤勿论!”

  

“杀!”

  

两方人马杀到一处,亿里之内威能浩荡,无人敢靠近。

  

白袍银甲的危贞化身杀神,驱着脚生火焰的碧眼黑虎冲入裂开的虚空主舰,手中一口紫电雷光缠绕的宝剑寒光凛冽。

  

但见她一剑自左到右横扫而过,一剑自上而下,贯通全域,主舰在恐怖的十字剑光中逐步湮灭!

  

舰中将士遭难颇多,唯返虚尊者及时逃了出来。

  

巫非鱼不能无节制地挥霍众生愿力,这里也没有心灵信仰高度统一的地狱图腾军给她借力,当即朝灵杖一收,黑笛横唇,音调变化,转为晦涩的神语,直抵扬汤众尊的紫府识海,意志冲击连连削减他们的战意。

  

第二席护天师关掌高,目光凝实,摇身显出三头六臂的本相,他曾宣誓永生效忠扬汤天朝,得扬汤大帝法理灌耳,国运注身,国威加持,乃一不折不扣的天朝凶兵、道之守者。

  

但见此相,一面威武,一面狰狞,一面悲悯,分持守法之杖、戒律之书、诛罪之剑、讨伐之刃、护国之钟、退敌之缶,高坐虚空,如天朝化为实体现身,威重逾亿万!

  

祂一声轻吒,叩响护国之钟,天朝意志降临扬汤诸尊之身,给予其强劲的信念力量,抵御笛声入侵,发起反击。

  

祂又挥掌击打退敌之缶,刹那,似有重锤狠狠砸在众尊的灵魂之上,年迈的春师最是坚持不住,吐出大口血,朝虚空深处坠落。

  

灵魂力量稍弱的冯诸天、赵玄、青朔也显出了停顿之象,这在战斗中是大忌,他们的对手封尘、深谏、折倦却在钟声与缶声里,精神气百倍提升,抓着时机,给予连击。

  

三尊顷刻间遭受重创。

  

那头,四师缺一,无法用时间凝滞术,战力大打折扣,被三个护天师分隔突破,叁秋道人启瞳术织幻世,却遭第三护天师甘雀以雀王镜照面,此镜乃天鸟甘雀的伴生法宝,镜现雀影,可啄食万生物躯体,乃至灵魂。

  

这一照,叁秋道人被啄伤了眼,惨叫掩目,两行血泪怎么也止不住。

  

颓势一边倒,太一几个能挑冲锋之担的战力都受到了打压。而扬汤那方,气势如竹!

  

“信棠天师去护天轨帝君,一游替我掠阵。”巫非鱼目视那三头六臂的关掌高,大喝,“硕狱,用神力!”

  

“勇士,无所不能!”魂火从九尺莽汉的双目中喷薄而出,转瞬,身拔万丈,纯粹的信仰之心勾连地狱神力,为他覆上神力凝结而成的暗红铠甲,手中双锤燃起地狱之火。

  

巫非鱼一心二用,本体吹响黑笛,幽蓝的蝴蝶没入折倦大将的身,控制他阻挡大杀四方的危贞,信棠天师眼神微拧,祭出七令符箭从旁压制。

  

另一边,她主魂透体而出,以硕狱为中心,结巫印,成巫阵,借其信仰之心,沟通地狱,缔结降道咒。

  

一游巫灵见她动作,目光微颤,向道借力,这是最古老的巫咒,只有接受过神明授法的巫灵才会!

  

这等巫灵不仅能与天地万物对话,更能与道对话,然像之前的苍生愿力、图腾军信仰,是他们自愿给予的,施术者本身只是耗费点力气,不用付出代价,可要是向道借力,这代价......

  

击缶之声愈大,一游巫灵收回心神,庄严地吟唱祭文,压制、抽取关掌高身上存在的造化之力,给咒的形成争取时间。

  

咒成之时,地狱之力源源不断送入硕狱的身体,道威压世,周遭亿里之内,因果成网,业火熊熊!

  

也在这一瞬,巫非鱼半身血肉尽消,露出森森白骨。

  

硕狱倾尽全力,双锤齐下,砸烂了关掌高的悲悯之首,护国之钟、退敌之缶从祂手中脱落,被地狱火焰烧融!

  

关掌高兀然暴起,狰狞之首发出轻厉吒,手持诛罪之剑和讨伐之刃大战硕狱!

  

两尊相拼,虚空尽裂。

  

然而扬汤一方仍旧呈优势,在危贞的带领下,诸尊愈战愈勇,死死克着太一一方。

  

“趁早投降,说不准还能全须全尾地回到太一帝域!”危贞对己方被控制的折倦大将毫不客气,掷出剑鞘撞飞了他,挥剑硬抗信棠道人的七令符箭。

  

其余护天师围困冯诸天、赵玄等尊者,防线固若金汤!

  

太一将将就要应了那四个字——插翅难飞。

  

巫非鱼半身受创,不敢松懈,本体吹奏黑笛,驭使牵心蛊,试图控制更多的扬汤尊者,主魂朝花间辞骂道,“你把我们叫过来,总不能是来送死的,要真挡不住,我们就撤了。”

  

被众尊护在身后的花间辞揉了揉眉心,“别急。”

  

“晚了,我们就没了!”

  

巫非鱼想不到她还能用出什么人,太一几个抗打的都在这里,现在从炎天调姬朝月来也不现实。

  

“谁没了?”

  

虚空突现一道空间裂缝,紫袍尊者十分张扬地乘着鸾凤飞了出来。

  

巫非鱼一言难尽,这真的不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吗,她离开了炎天,炎天战宫谁守?

  

扬汤在炎天的驻军不是善茬。

  

但此时赶姬朝月回去是不可能的。

  

姬朝月一来就将目标对准了危贞,张手从血脉之中抽出泰皇剑,“道友,来决胜负!”

  

“轩辕?”危贞从那把剑上,认出了来者身份,人族大帝本源血,新一代轩辕帝君,太一果真是穷途末路了,竟把远在炎天的镇守者调了过来。

  

“我怕你不成。”危贞坐在碧眼黑虎身上,随意挥动了一下宝剑,剑尖便划开了一条裂缝,“既然都来了,你也留下当俘虏,他日帮你朝太一要个高价,不算辱没你的血统!”

  

“呵。”姬朝月对信棠道人说,“将她让给我,我要让她永生永世回不了扬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