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亮剑之最强杀手

601潜入敌营

亮剑之最强杀手 星空剑圣 2378 2020-11-17 12:11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我希望你知道。”刘博然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无遗憾,俗话说,穷人一定有可恨的地方,这烟是可恨的人。

  

按照刘博然的想法,抽烟完全是自己造成的,以她的条件,你找不到一个普通家庭的单身汉来表达吗?必须去西王卢承志那高富帅行当。

  

这和后世的冯家相似,要找到王思冲的职业,吕承志家族比王思冲家族严厉得多,她的职业不无责备,这不是自知之明!

  

“叔叔,她太穷了。请帮助她。”刘博然没有怜悯她,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人不会。至少肖雪同情她。

  

独孤宁克认为他和汝嫣处境相同,他很少动他的好意。他说,“她做这些事的时候被红十字恶魔星控制了。难怪她会。”哈哈,如果她不同意交换灵魂,红十字妖星会控制她吗?刘博然愤怒地瞪着那两个女人,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唉,算了。既然你们都为她辩护,我就违背一次原则,但只有这次,不能再违背了。”

  

“谢谢皇叔,谢谢叔叔”见刘博然松手,两个女人脸上都浮现出一丝笑容。

  

哼,让她吃下这瓶药,去掉脸上的胎记.刘博然把丹药扔给独孤宁科,然后身体一晃,便消失在几个人的眼前,眼不见,心不烦。

  

离开女娲寺后,刘博然来到了月河城的城墙。

  

你是谁敢深夜出没在月河市?

  

刘博然一踏上城墙,士兵们就发现了他。守卫城墙的士兵拔出武器,包围了浩浩。他们似乎不记得自己被带入了吸烟的梦里。

  

刘博然从怀里拿出一个令牌,扔给了士兵们的首领。

  

士兵首领看了一眼令牌后,立即跪在地上喊道:“我的皇帝万岁。说到底,我不知道陛下已经来到月河市。请赎罪。”

  

当士兵们看到领袖跪下时,他们惊呆了。领袖对他们说:“跪下,快跪下。这是陛下的象征。来拜访陛下。”

  

作为大隋朝的第九个五岁小孩,杨光自然有自己的标志。守卫这座城市的普通士兵可能不认识这个标记,但是首领来自一个家庭,能够自然地认识它。

  

皇帝的令牌只能由皇帝单独使用。没有人敢伪造它。伪造者将被九族消灭。因此,当领袖看到令牌时,他回忆起他所见过的皇帝的肖像,并立即确认这是隋朝的现任皇帝杨光。

  

显然,这位领导人在士兵心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他说刘博然是皇帝,士兵们相信刘博然是皇帝。他们都跪在地上,欢呼三声。

  

刘博然说,“不是所有的士兵都需要有礼貌和公平。”

  

“谢万岁。”所有的士兵都站起来,狂热地看着刘博然。从远处看到皇帝是他们一生中最大的荣誉。

  

刘博然对士兵的首领说:“我今天来这里是为了做一些重要的事情。拿着我的令牌到我面前的月河城的长官那里,让他下令封锁四个城门。没有我的命令,苍蝇不能一直放出去,否则我要惩罚他的九个氏族。”

  

“是的,陛下。”尽管领导人不知道刘博然会做什么,刘博然还是下达了命令。他拿着令牌,没问为什么就跑到了省长办公室。

  

他一看到浩浩,就跪在地上说:“我祝陛下我的迟到一切顺利。”

  

“哈哈。”刘博然只是呵呵,没有说别的。

  

见刘博然不说话,跪在地上的沈李全身颤抖,冷汗直流,心想陛下知道什么?虽然李申党是隋朝的官员,但他的第一次忠诚不是对浩浩,而是对东源鲁家。那的确是卢承志的家人。

  

否则,卢承志就不会选择月河市作为“义士”年度聚会的场所。没有它才是安全的。

  

月河市靠近草原,属于鲁家的管辖范围。最安全。

  

“沈李,你是个好州长!”刘博然在说话前停顿了几分钟。

  

沈李不怕刘博然的话。他担心他越不说话,事情就会越麻烦。他说:“陛下不应该表扬我。我只忠于我的职责。”

  

“哈哈。”刘博然笑着说:“你很擅长你的职责。这个月你一直在鹤城各处与小偷作斗争。你还敢说你忠于职守。谁来帮我把他绑起来。”

  

“是陛下。”对于城墙上的士兵来说,总督沈李是月河城最大的人物,但现在他不是了,因为隋朝的头号人物皇帝就在这里。

  

“陛下,冤枉了,我冤枉了!”沈李连忙求饶,但陈李浩不理他。

  

见皇帝如此拒绝,小兵不敢徇私,十几名士兵将沈李摁在地上,用绳子捆起来,大家都很努力,都想在刘博然面前表现出他们的忠诚。

  

“陛下,我受了委屈。我真的受了委屈。”沈李还大声说他受了委屈,好像他比窦娥受的委屈还多!

  

刘博然觉得他的声音很烦人,于是命令道:“来人啊,住嘴。”

  

蝙蝠侠急忙找东西塞住,找了很久,没有找到任何合适的东西,蝙蝠侠灵机一动,脱下臭袜子,卡在沈李的嘴里。

  

刘博然问另一名士兵的首领,“你叫什么名字?”

  

士兵的首领连忙回答:“张赵衷将是最后一个。”

  

“张赵衷?好名字,从现在开始,你要做月河市的代理省长,去城里抓反贼卢承志。”刘博然对张赵衷说道。

  

“是的,陛下,你最终肯定会尽全力而死。”张赵衷喜出望外。他的年龄仍然很小,但他二十多岁。他只是一个城市督察员,但现在他已经成为一个城市的行政长官。他就像做梦一样。他的脸是红色的,他的身体像喝醉了一样游荡。

  

然而,他知道自己仍然是一个“代理”秘书处。如果他想成为正式成员,他必须把陛下交给他的任务做好。

  

他向浩浩敬礼,然后赶紧把人们从城墙上拉下来。这时,更别说刘博然让他抓东源卢家的卢承志了。即使他要抓到他的亲戚,他也会尽最大努力执行命令,不会给任何折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