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为师妇

第七十四章

为师妇 扶华 4721 2020-08-27 13:41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阿落……”身体涌上的燥热无法纾解,因为在梦中想了千万遍的人骤然之间出现在面前,即使是再坚强的心性,此刻在所爱之人俯首吞吐舔舐某处的时候,付青远也忍不住从口中溢出难耐的低喘。

  

清冷还带着些动情沙哑的少年声音,并不是听惯了的师父那如玉石碰撞的清朗声音。但是那语气与从前一般无二,甚语气中只有对着她才会出现的柔和之意也从未改变。

  

心中充斥着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以及一种幸福到不真实的感觉。只有身体接触的时候真切的触摸到这个温度,以及听着他一声声的喊着那个熟悉的称呼,才能得到一种安心感。但是还不够,远远不够……

  

桑落衣衫半褪,黑发蜿蜒的披散在圆润的肩头和柔软的锦被上。她埋首吞吐,不甚熟练的用舌头动作着。伸手将垂下的黑发勾到耳后,付青远能清楚的看到她一如往昔的光洁面容。

  

有眼泪从她低垂的眼中流出,在锦被上氤氲出一朵水花。付青远伸手制止了她的动作,将她拉到面前,轻柔的摩挲她柔软的唇瓣,在唇齿间叹息的呢喃道:“为师回来了。”

  

“嗯,师父。”桑落声音颤抖着,看着近在咫尺熟悉的黑沉双眼,看到那里面的疼惜爱意,忍不住委屈的抱着付青远的脖子委屈的呜咽,像只受伤的小兽。

  

付青远顺着她的削瘦的脊背安抚的摸着,轻声的和她说起当年的时,他又是怎么在死后发现自己睁开眼变成了另外一个父母双亡修为全无的少年,这些年又是怎么过的。

  

桑落睡着了,付青远贪恋的看着她,离她近的几乎交换了呼吸。桑落睫毛颤了颤,微微睁开一些茫然小声的喊道:“师父。”

  

付青远凑上去亲亲她的额头,“为师在。”

  

桑落这才再一次沉沉睡去。

  

不知该如何表达的喜悦和感激,大概他们两人都是如此。付青远一直一直看着桑落,怎么都舍不得移开眼。

  

其实他早在很久之前,他修炼过快强行从荒界出来开始四处寻找徒弟的时候,就已经给身体种下了隐疾。再加上觉得徒弟已死而心中大恸,伤了心神。就算后来没有温良的事,他也没办法陪徒弟再走多久。

  

怀着这种不甘的心情,还有对心爱之人的不舍和眷恋,当他渐渐陷入黑暗时,他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神魂和当初那个炼化出混沌空间的戒指融为了一体。等他在另一个人的身体之中再次醒来之后,已经是距离自己的死过去了几年。

  

变成一个没有修为的少年,重新修炼他并不在意,只是迫切的想见到徒弟的心情让他日夜煎熬。本就决定这次之后就离开河海界去寻找徒弟的踪迹,谁知世事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两人在这种情况下再次相遇。

  

想到自己手中那枚在海市上抢来的最大的一颗充满了灵气的珍珠,又看到一旁榻上那一堆稍小一些的珍珠,付青远脸上不由出现了一些笑意。

  

桑落感觉自己这一觉睡了许久,醒来时脑子还有些不清楚。

  

自从师父离开之后她就算再累也睡不着,但是现在师父就在身边,他独特的气息充盈在鼻尖让她不自觉的就安心下来,于是这一觉就沉沉的睡了许久。

  

感觉脸上有些痒痒的,桑落终于睁开了眼睛。对上那矛盾的融合着温柔和冷清的眼睛,桑落笑着伸手搂在付青远的脖子上,埋在他颈边狠狠吸了一口气,含糊不清的喊道:“师父。”

  

“嗯,要起来吗。”

  

“要,师父给我穿衣服。”

  

两人熟悉的动作就好像这十几年从未分别,只是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醒来对方都还在身边。

  

不过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如今付青远这个少年的身体才到桑落一样高。桑落终于能做自己早就想做的,将手放在付青远的头顶上揉着他的头发。忽然跳到他的身上,让他骤然之间受到冲击的弯下身子。

  

“嘿嘿~”

  

“我们去还珍珠。”

  

“哦~”桑落笑着根本不在意师父说了什么,她只是专心的将下巴抵在师父的肩膀上,把玩着他软软的头发。

  

于是师徒两人来到了海市开市的地方,一个平常时候摆放在海岛边的大石上。桑落坐在付青远身边靠着他的肩哼着歌,捏着他的几缕头发编辫子玩。付青远则是在旁边那堆珍珠上拿起一颗,看似随意的扔向了海中。

  

不久,平静的海面上就出现了两个鲛人。半个身子浸在水里的两个鲛人,警惕而怀疑的看着大石上的付青远和桑落两人。

  

付青远脸色淡然如常的说道:“今日清晨,我们遇见几个鬼祟修士拿出一枚珍珠向我们售卖,想起昨日海市鲛人族丢失的珍珠,我们前去一番追查找回来这些珍珠,特来送还。”

  

付青远指指身旁的那一小堆充溢着灵气的珍珠接着道:“既然你们出现,这些珍珠就物归原主,告辞。”说完付青远就拉着不发一言的桑落转身离开。

  

桑落倒是不惊讶自己师父说谎眼都不眨,毕竟也不是没见识过,师父对除她以外的人说什么都是这副样子。珍珠还了就还了,反正她也不在意,师父不喜欢的话就不要也没什么。

  

不过,他们转身离开后,那两个鲛人叫住了他们时,桑落清楚的看到师父有一瞬间露出一抹可以称为奸诈的笑意。

  

付青远面无表情的回身道:“还有何事?”桑落一眼都没看那叫住两人的鲛人,只是眨眨眼,一直盯着恢复了正常的师父,她刚才绝对看到师父露出那种表情了。

  

那两个鲛人互相看了看,有一个鲛人上前了一些道:“为了感谢你们的帮助,这颗最大的珍珠就送与你们二人。”

  

付青远想也不想的拒绝了:“不必,我付家世代在此居住,与你一族比邻,相助是应该的。并且人类修士并不想与你们发生争执,所以这件事本就是人类修士做得不对,我们如今也不过是做了份内的事。”

  

付青远这话一说完,桑落看着他的表情更加的微妙了。师父是不喜欢说不必要的话,所以必要的时候,看上去寡言老实的师父也能说出花来啊。

  

两个鲛人这才露出来笑意,其中一个看上去身份更加尊贵的鲛人说道:“看两位气度,原来是岛上付家的人。刚才试探之举实在抱歉,因为人类修士中并不是只有像你们这样的磊落修士,所以我们也不得不防备。你们帮我们追回这些珍珠,我们应该感谢才对。这颗最大的珍珠我们族中有大用,实在不能割爱,不过我们还有一对比这大珠稍小的珍珠,可以赠予你们。这是我们一族对于有恩之人的回报,还请不要推辞。”

  

“推辞不得”的付青远收下了那一对比大珍珠稍小,却比其他珍珠要大上一圈的紫色珍珠,带着桑落离开了这里。

  

“师父,你难道是早有预谋。”桑落一路上拉着付青远的袖子想了又想,最终问道。

  

“大珍珠虽好,可惜只有一枚,还是这双子珠更适合送与你。”付青远毫不在意自己说出来什么大毁形象的话,将一颗紫色珍珠放在桑落的手心里。

  

握紧那颗珍珠,桑落笑嘻嘻的道:“师父,你觉不觉得我们两师徒就像坏人一样~”

  

“为师何时说过自己是好人。”

  

“说起来,师父骗人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桑落说着忽然停下来,绕着付青远走了两圈,故意眯起了眼睛凑近他说:“我现在……开始怀疑师父是不是曾经骗过我什么了。如果师父要骗我的话,我肯定察觉不到……”

  

付青远看了她一眼,语气平和:“不会。”她不会察觉还是不会骗她,付青远自然是不可能说的。

  

桑落还想说什么,付青远忽然抬头看了看远方的天空说:“那时,还有一件答应过你的事未来得及实现。”

  

“嗯?什么?”桑落果然就被转移了话题,疑惑的问。

  

“回荒界,是否想去?”付青远侧头看她。

  

“想回去!”桑落重重点头,眨掉眼里的湿意。“师父,我想看看荒界能不能种植物,我好想在荒界我们家里种些花。”

  

“好。”

  

“不如,我们把屋子搬到荒界去吧!”

  

“都依你。”

  

付家这个父母双亡的分支小少年的离去并没有多少人在意,自然也没有人知道他和付家做客的那个神秘修士是同时消失的。

  

“说起来,师父,现在我的修为比你高许多,所以我们的位置调换了~”两人御剑离开珠玉岛的时候,桑落忽然得意的看着付青远说道。她的本意是,现在不管她要对师父做什么他都不能反抗了,但是……

  

付青远站在剑上衣袍翻飞如御风的仙人,听到桑落的话之后转过头来定定看着她许久,忽然张口叫了一句:“师父。”

  

桑落被自家师父口中的这句师父给惊的脚下不稳摔下了剑,还是被付青远一把抱住才免于摔到底下的海中。

  

被抱住的那一刻,桑落在师父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而逝的笑意。

  

“师父,我觉得我们两都是,越活越年轻了。”她的师父不可能这么熊。

  

“确实如此。”

  

“……”竟然没反驳。

  

十年后,荒界

  

“师父,难得出去一次,我们这次在外面玩一个月再回来怎么样~”

  

“好。”

  

两人相携而去,身后有一座二层的木质小楼,圈住了一院的各色花草。在一片荒凉安静的荒界,这里就是一处独属于两人的世外桃源。

  

每隔一段时间师徒两就会出荒界去买一些东西,或者只是因为要陪小徒弟出来游玩。荒界的结界当初两度被破,薄弱了许多,加之桑落的修为高深,让两人能随意的进出,荒界俨然成为了两人单独的世界。

  

“要买这个、这个、那个还有那个,啊那个我也要!摆在我们的房间里吧~”桑落兴致勃勃的在小摊上点着,忽然看到这个修真集市上耸立的试炼榜,不由兴致勃勃的拉拉付青远的袖子凑近他的耳边说:“师父,下次我们一起去做任务赚灵石吧!我想试试!”

  

付青远还没有回答,就见小徒弟忽然看向不远处的一个男人。

  

“那个是……韩伯舟?当初在灵光界师父带我去的玲珑阁里面那个?”桑落有些不敢置信的问,因为那个懒洋洋没骨头一般每次看到都是躺着的韩伯舟,此刻肩膀上坐着一个一脸严肃四五岁大的男孩子,一头头发被那孩子揪的乱七八糟。

  

“是。”付青远只看了一眼回答道,并没有上前打招呼的意思。桑落虽然感叹看到了故人,但是也没有上前的意思。不过被自家师父拉着离开时,她还看到了依旧是和当年一般模样的韩玲珑走向韩伯舟和那个孩子,一手把孩子接过抱在怀里,一手给韩伯舟顺头发,脸上满是无奈的说了些什么,然后被一大一小黏着显得有些哭笑不得。

  

“修真集市逛完了,接下来我们去凡人的城镇逛逛吧。”桑落这么说,一向顺着徒弟的付青远就带着她又找了个偏远的凡人城镇去玩。

  

两人就像平凡的新婚夫妻那样并肩走在街上,忽然听到一旁的青砖巷子里传来几个孩子的笑骂声还有一个女孩子的大喊。接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起,几个小男孩从巷子里跑出来,边跑还对后面的巷子里骂道:“小杂种,还要躲在女孩子身后,羞羞!”

  

桑落拉着付青远探头往巷子里看,发现一个几岁的红衣小女孩对一个蜷在角落里的瘦弱小男孩伸出手。

  

“你怎么样,被欺负了都不吭声真没有用,快起来,叫我老大的话以后我就罩着你。”穿着红衣像个小太阳的女孩笑的一脸爽朗的说,让桑落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走吧。”

  

“哦~”桑落笑着,被牵着手继续慢悠悠的逛街。

  

“天气这么好……师父我们回去生孩子怎么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