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重返

20

重返 扶华 5126 2020-08-27 14:02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回首又是近百年, 当年的小娃娃沈无辜也能独当一面了。他在炼丹上颇有天分, 却不爱跟着父亲学炼丹,将沈青柯气的七窍生烟,好在沈无辜的妹妹喜欢炼丹, 总算安抚了老父亲。沈无辜当年因为爹娘要再生个孩子气的离家出走, 可后来妹妹出生了, 他反倒成了个好哥哥, 十分爱护妹妹,这些年下来,谁不知道那瀛洲仙山的小霸王最宠妹妹,护的可紧了。

  

金玉终于接替了师兄师姐,成了瀛洲仙山的新任山主,被人称作金玉上仙, 私底下还有人称他为‘含花上仙’,因为他有个风雅的小毛病, 瞅见人家种的漂亮灵花, 就忍不住扯点尝尝味道,可能是从前十二娘还在时候给带出来的。

  

则存终于能抛下山主的事务,一身轻松了。修士少见老态的, 这些年他的容貌没多大改变,只有鬓边多出了两缕霜白, 将他多年心事稍稍展露出一角。他准备了行李, 打算离开瀛洲四处云游一番, 离开之前, 他去死寂之间见了一次哥哥则容,兄弟二人谈了一夜,喝了许多酒。第二日,就在则存准备下山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

  

瀛洲仙山来了个和尚,这和尚是上云寺的和尚,辈分还不低。当然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这和尚带来的东西——他带来了一个沉睡的人。

  

见到那闭着眼睛的躯体,金玉上仙懵了好一会儿,然后忽然一咧嘴,“十二娘!”

  

则存傻了许久,小心凑过去,探了探鼻息,愕然的发现竟然是活的,他眼带薄红,嘴却是往上勾起来。

  

昭乐拖夫带子的也赶来了。她如今已经很有威势,稳重更胜师兄,然而她听到消息赶来时,满目仓皇,当真的见到人后,她瞬间就落了泪,握住那只手,哑声道:“师父,你回来了。”

  

激动过后,几人都发现了不对,连兮微看上去像是在睡觉,怎么都醒不过来。那送人来的和尚解释道:“她的躯体是用另一种方法重塑,魂魄也是凝聚了许久才完全恢复,现在可能还醒不过来,或许要再等上一段时间,而且,当她醒来,可能会忘记许多事情,她的修为也需要重修了。”

  

金玉坐在床边,“没事,只要十二娘还活着就好。”

  

等那和尚走了,几个人围在床边,各自想着什么。金玉忽然就说:“现在我的愿望终于有实现的机会了。”

  

则存:“什么愿望?”

  

昭乐也看他。

  

金玉认真肃然的道:“替十二娘养老,我以前答应过她,要把她当亲娘一样孝顺,给她养老的。”

  

则存、昭乐:“……”

  

连兮微的事,没有多少人知晓,则存没能出去游历,昭乐也不离开了,几人轮流照顾沉睡不醒的师父。她睁开眼睛那天,是则存在照顾的,则存上一刻还在对着昏迷中的师父说着:“等师父醒来,则存什么也不求,只求能安安分分的给师父当个孝顺徒弟。”话刚说完,就见到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

  

还没等则存高兴,就听床上的师父转过头看他,含糊的喊他,“娘?”

  

则存:“……”反应过来师父喊了自己什么,则存膝盖一软就跪下了,感觉自己好像被人当胸锤了几百下,仿佛是有内伤,淤血闷在胸口里了。

  

连兮微醒来,她的情况比那和尚说的还要严重,她根本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唯一没变的大概就是对于习剑的天分。她喜欢剑,从醒来后,就又开始练剑了,无师自通,短短时间里就有了从前连兮微的几分剑韵。

  

她不记得,也没问过自己从前的事,只是每天高高兴兴的练剑,不过,很快的,几人都发现她似乎有什么烦恼。

  

金玉被师兄师姐推出来,询问师父原因。连兮微也不瞒他,拎着自己手里的剑给金玉看,“你看。”

  

金玉:“嗯,灵光湛湛,是把好剑。”

  

连兮微却一摇头,在剑身上轻轻弹了一下,说:“这剑很好,但我觉得还不够好。”

  

原来师父是不满意剑,金玉和师兄师姐一合计,干脆把连兮微和从前连郁上仙的剑库都打开了,让师父自己去挑选合意的剑。

  

被封多年的剑库重新打开,连兮微最开始走进去时,还是很开心的,只不过她走了一圈就空手出来了,一把剑都没选。

  

“我觉得我应该有一把剑,属于我的剑。”连兮微有些烦恼,还有点茫然的握了握空空如也的手。

  

是熹微剑。金玉他们都明白师父说的是什么,但都没开口,只互相对视一眼,保持了沉默。熹微剑现在在哪里,他们都不清楚,只有金玉猜测着,或许还在那个人手中。

  

连兮微不高兴,几个人都很愁,为了让她高兴起来,他们又收来了不少宝剑,然而连兮微喜欢归喜欢,还是惦记着那把属于自己的剑。

  

有一日,昭乐就迟疑的说:“当初是上云寺的和尚将师父送回来,或许师父的剑也在那里。”

  

连兮微:“上云寺?”她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开口说:“那我就去一趟上云寺。”

  

则存:“可是上云寺究竟在哪里,我们也不清楚。”

  

金玉:“既然师父想去,那我们商量一下,谁带着师父一起去找找上云寺所在。”

  

然而他们几个还没商量出个结果,就发现师父溜了。

  

“师父现在修为又不高,究竟是怎么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溜了的?”金玉觉得很不可思议,最后只能感叹,“不愧是师父啊!”

  

昭乐和则存都没有他这么心大,担心都写在脸上了,“以师父现在的状态,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是好,我们得把她找回来。”

  

连兮微这会儿已经下了瀛洲仙山,来到了离瀛洲仙山不远的留珠岛。她想的很简单,既然上云寺是个寺庙,那找和尚问问就知道在哪里了。瀛洲仙山里没和尚,那就下山去找。

  

她的运气不错,刚来到留珠岛上,就瞧见了个光头。那人走上一艘灵舟,似乎准备离开这里,连兮微想也不想跟了上去,在灵舟开动前跳上去,径直走向那个背对着她的和尚。

  

听到脚步声,那和尚扭过头来,露出一张俊美的脸。连兮微本来坦坦荡荡,然而忽然和他那双眼睛一对,心里不知为何忽然跳了一下,有种怪怪的酸涩之感。

  

和尚骤然看见她,也是一惊。但他很快收敛了表情,看着连兮微没有说话。连兮微忽略心中涩意,问他,“你是和尚吗?”

  

“……是。”

  

“那你知道上云寺在哪吗?”

  

和尚仔细的看着她的眼睛,见那里面一片澄澈,忽而笑了,说话也顺畅了起来,答道:“知道。”

  

连兮微心想,随便找个和尚就问到了,那几个徒弟说很难找,莫非是骗人的?想着,她说:“我名为连兮微,你如何称呼?”

  

和尚道:“鬼和尚。”

  

连兮微跟着鬼和尚去了上云寺,这上云寺根本没人防守,说进就进了,一路上在寺里遇到其他和尚,也没人拦她,问他们要做什么。连兮微虽然觉得略有些古怪,但也没兴趣多问,只对鬼和尚说自己要找一把剑。

  

连兮微自己都不知道那把剑到底是什么剑,但那鬼和尚好像知道,直接就将她带到了一处禅房里。那禅房的院中有一棵腰粗的银杏树,但已经枯死了,树下有一座坟,坟上就插了一把细长的剑。

  

第一眼,连兮微就知道那把细长的剑,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她是为了寻剑而来,然而不知道为何,此刻目光却不由自主的放在了那座坟上。

  

“这是谁的坟?”

  

鬼和尚答道:“是将这把剑带到这里来的人,之前很长一段时间,这把剑都在这个人手中。”

  

连兮微伸手拔剑,熹微剑发出一声清鸣。她拔了剑,可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只盯着那座坟。看着看着,她好像一个迟钝的人被人拿剑刺中了胸口,慢慢的才好像感受到了痛楚一般颦起眉。

  

鬼和尚目光奇异的看着她的表情,忽然开口问她:“你为什么要哭?”

  

连兮微伸手往脸上一擦才发现自己哭了。

  

“我不知道。”她握紧手中冰冷的剑,“我是不是认识这里面埋的人?”

  

鬼和尚不知道为何,就轻轻叹了一口气,“或许吧。”

  

连兮微这种酸涩痛楚只有片刻,待她回过神来,便告辞鬼和尚,离开了上云寺。她离开的时候,鬼和尚就在门口送她,手上一串血红色的佛珠异常鲜艳。

  

连兮微取回了自己的剑,并没有回去瀛洲仙山,而是随便找了个方向往下走。过了两日,她来到一个偏僻的仙坊,又遇上了个长相俊秀的和尚。连兮微本没有注意到他,是他主动上前来打招呼。

  

“能见到故人还活着,真是令人欣慰。”俊秀和尚说着。

  

连兮微奇怪:“你认识我?”

  

那和尚就笑,“确实曾有一些渊源,看样子你是不记得了?我是鬼和尚。”

  

连兮微这下就更奇怪了,“我前两日也遇到个叫鬼和尚的和尚,你们当和尚的都喜欢叫这个名字?”

  

这位鬼和尚道:“鬼和尚我虽然不是臭名昭著,但也没有什么好名声,一般和尚应该不会叫这个名。”

  

连兮微一拧眉:“那我是被人骗了?”

  

鬼和尚:“和尚也不清楚,或许对方确实就叫……唉,我还没说完,怎么就走了?”

  

连兮微已经消失在了人群里。她觉得自己应该去找找先前那个把自己带去上云寺的‘鬼和尚’。然而特意要找什么人的时候,总是没那么容易找到的。

  

一直到三个月后,连兮微才在东海边上再次遇见了那个和尚。

  

“等等。”连兮微快步上前拦在那人面前,开门见山的问:“你不是鬼和尚吧,你到底叫什么?”

  

和尚无奈的笑了一下,说了实话:“拙真。”

  

“哦。”连兮微点了点头,没问他为什么之前要胡说,也没生气,只抱着剑跟在他身后。

  

拙真走了几步,见她跟着,问她:“你可是有什么事?”

  

连兮微:“没事。”

  

拙真:“我能不能知晓,你为何要跟着我?”

  

连兮微:“不清楚,我觉得我大概想和你交个朋友。”

  

拙真垂着的手颤了颤:“……”

  

连兮微:“你要去哪?我没有想去的地方,或许可以和你一起。”

  

拙真:“我要去‘晗墟’。”

  

连兮微听说过,‘晗墟’就是当年晗阳秘境炸毁后,在海中形成的一个奇特地貌,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沟壑,那里海水倒灌,形成了一片回风的空洞。

  

“那就走吧。”连兮微自然的走在前面,见拙真还站在原地,扭头奇怪道:“站在那干嘛,走啊。”

  

拙真刚才望着她熟悉的背影出神,这会儿见她回头,身后是湛蓝的海与天,一刹那,仿佛时间回溯到久远前,也曾有无数个这样的时刻,她走在前面,忽然回头喊他,画面重合。

  

“执庭。”

  

……

  

“拙真。”

  

连兮微不知道他发什么呆,又喊了一声,“拙真?”

  

拙真这才默默跟上了。

  

冷静了一路,快到晗墟的时候,拙真终于找回了自己思绪,他停下脚步对连兮微说:“晗墟很危险,你我……素不相识,不必要与我一同去冒险。”

  

连兮微其实自己也奇怪,她对于醒来后见到的几个弟子都没有这么深的牵挂,但这个拙真,她看到他一次就觉得放不下。

  

“我不放心。“

  

“什么?”

  

“我自己也不太明白,但是我看到你就觉得不放心。”顿了顿连兮微加了句,“我觉得我应该在你身边。”

  

拙真长久的顿在那,久到连兮微抱着剑都快睡着了,“你在干什么?怎么一直不说话?”

  

拙真:“我……我有许多话想说,但是话到嘴边,又觉得每一句都不必再说。”他忽然释然的笑了起来,主动对连兮微伸出手,“既然你想和我一起去‘晗墟’,那么我牵着你吧,那里并不容易下去。”

  

连兮微毫不犹豫的牵住了他的手。

  

拙真握紧她的手,看向晗墟的入口,那曾经是他毁灭的地方,而今,毁灭的废墟里,似乎开出了花。

  

“当了一百年和尚,大概也差不多了。”

  

被牵着落进‘晗墟’的时候,连兮微好像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全文完】

  

※※※※※※※※※※※※※※※※※※※※

  

停在这里刚刚好!那么我宣布,全文完结!

  

后来连兮微把拙真带回瀛洲仙山,和几个弟子宣布,“这是你们师娘。”

  

几个人看着拙真的脸表示懵逼:……这不是大师兄吗?以为秃了头我们就认不出来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