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梅夫人宠夫日常

第一百章

梅夫人宠夫日常 扶华 4862 2020-08-27 14:29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阿翁!阿翁!你回来了!”

  

梅逐雨刚将手中的三支香点燃, 就听到外面院子里传来小女孩的高声呼喊,不一会儿, 噔噔噔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他将香插入香炉中, 扭头就见一个眼睛圆圆的小姑娘跳过门槛进了屋,身后还跟着一只摇摇摆摆的大白鹅。

  

那大白鹅腿短, 迈不过门槛。小姑娘见了,转身去熟练的扯着大白鹅的脖子,给它提了进来, 这才一脸笑嘻嘻的扑向梅逐雨,伏在他膝上甜甜蜜蜜的喊了声阿翁,又朝香案那边的三柱清香喊了声阿婆。

  

梅逐雨一见到这小姑娘, 满面的严肃就从眼角嘴边的皱纹里溜走了, 露出个和蔼疼爱的笑来。

  

小姑娘是他三儿子的小女儿,还是个老来女, 因为兄弟三人的家中总共只得这一个女娃娃, 因此很是受宠,梅逐雨这个做祖父的, 尤其疼爱她。

  

“圆圆, 怎么来得这么早, 不多睡一会儿。”梅逐雨摸了摸孙女的小脑袋。

  

小姑娘自觉地爬上了榻, 坐在祖父身边,晃着两条小腿拉着祖父的手, “我想阿翁了, 阿翁, 明年你再去常羲观玩的时候,带圆圆一起去好不好~”

  

“阿翁不是去玩,是去做正事的。”梅逐雨戳破小孙女的那点小心思,“而且,你也不是想阿翁,你就是想出去玩。”

  

小姑娘嘴一瘪,可怜兮兮的说:“阿翁不在长安,我看到那些妖怪,好害怕,晚上睡不着觉。”

  

她说的真心实意,好像真的受到了什么惊吓似得,梅逐雨却知道不能当真,于是无奈的叹气,了然道:“阿翁不在,你是不是又把阿翁给你做的桃木牌摘了?”

  

小姑娘心虚一瞬,又马上厚着脸皮眨眨眼,企图用可爱蒙混过关,“圆圆一直很乖的~”

  

梅逐雨点点她的额头,“你肯定是觉得有趣,故意摘了牌子去看妖怪了。你还小,不要和他们接触太多。”

  

小姑娘一脑门砸到他怀里,哼哼唧唧的扭着圆胖的小身子撒娇。

  

梅逐雨只好把她抱起来,掂了掂怀里的小猴子问:“真吓到了?怎么瘦了些?”

  

小姑娘这才抬起头,皱着鼻子说:“晚上做噩梦,睡不好。我要在阿翁这里住,不要回家睡了!”

  

梅逐雨想了想便道:“阿翁去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妖怪躲在圆圆的房间里吓唬我们圆圆。”

  

三儿子家离的很近,梅逐雨都没骑马,抱着小孙女就走出了梅家宅子。他走得很慢,等着身后那只摇摇摆摆的大白鹅,听着孙女儿叽叽喳喳的跟他说些最近发生的事。拐过一条街后,他们就到了三郎家。

  

三郎今日要上值,不在家中,这会儿宅子里正因为偷跑的梅圆小姑娘乱成一团,梅逐雨还未进门,就听到了宅子里仆妇焦急的询问声,“可见了圆娘了?这么一大早的,跑哪去了,都没吃东西!”

  

“是不是躲哪了?平时不是爱往后头那个花园子里钻吗?”

  

“找过了,不在!”

  

“有没有看到大鹅?圆娘去哪都带着大鹅的,你喊喊看?”

  

“大鹅也没看到……好歹有大鹅跟着,也不怕有人欺负圆娘……”

  

“是不是去前头老宅找梅翁了,听说昨晚上梅翁回长安来了。“

  

“哎哟,还真有可能,我这就去那边问问看!”

  

众仆人刚说着,就见梅逐雨抱着他们的圆小娘子进来了,身后跟着嘎嘎叫的大鹅。年纪稍大的那位仆妇松了一口气,满脸笑的迎上来招呼。

  

梅逐雨向来严肃,家中除了梅圆小姑娘,其他儿子孙子都怕他,更不要说底下的仆人们,梅圆有阿翁这个靠山在手,完全不怕自己亲娘教训自己,拉着阿翁就去自己房间里找妖怪。

  

梅逐雨在小孙女的屋子里转了一圈,心中不知叹了多少口气。这个小孙女是梅家唯一一个继承了他和武祯能力的孩子,性格也和武祯有几分像,是个不折不扣的熊孩子。

  

墙角一个小瓷坛,还有床底下以及柜子里,都有小精怪,显然是这孩子自己抓来养着玩的。虽然精怪没有妖怪那么厉害,但接触多了,总归有害,何况这孩子没和自己学术法,也没有武祯那样的经历。

  

最后来到床边,梅逐雨拎起小姑娘的枕头,伸手在上面虚虚一抓,揪出来一个流动的面片。

  

这东西呈流水状,色彩斑斓。

  

小姑娘一见真被阿翁找出来东西了,双眼立马亮晶晶的,从柜子里翻出个陶罐就跳着脚对梅逐雨道:“阿翁阿翁!这是什么呀,给我养!”

  

这要是换了个熊孩子要养这些东西,梅逐雨二话不说就要带出去操练一波,可是由疼爱的小孙女说出来,偏心的梅祖父只能顺了她的心意,把手中的东西依言放进了小陶罐里。

  

“这是一种名为恶魇的精怪,滋生于人的头发中,后寄生于枕上,常以噩梦为食。若枕内藏有恶魇,就容易让人发噩梦。”一般而言,人若是白日里多忧郁思虑,那些浊气在夜里就会顺着人脑溢出,在头发中滋生出恶魇。

  

另一种可能就如梅圆这般,天生拥有灵力,年纪尚小还不懂得控制时,就容易招惹这些小东西聚集过来。

  

“关在这罐子里,很快就会死了。”梅逐雨说。

  

小姑娘抱着罐子,露出失望的神情,“啊?不要,我想养着嘛~阿翁~”

  

不过一会儿,小姑娘眉开眼笑的跟在阿翁身后,看他去拿朱砂笔给陶罐子画符,好让这只恶魇在陶罐里活得久一些。

  

见孙女抱着陶罐眉开眼笑的小模样,梅逐雨只得说:“下回想要什么小精怪就跟阿翁说,不要自己去抓,你才多大,万一遇上厉害点的,阿翁怕你会伤着。”

  

小姑娘就知道肯定是阿翁看到自己藏起来的那些养精怪的小罐子了,吐吐舌头,把手里这个新罐子和其他罐子摆在一起。

  

“阿翁,圆圆想出去玩,阿父和阿娘都不带我出去玩,只有阿翁最好啦!”

  

“又想去哪玩了?”梅逐雨问。

  

“去乐坊!”小姑娘毫不犹豫,“去看好多波斯美人跳舞!”

  

“……圆圆怎么说起这个,你看过?”

  

小姑娘毫不犹豫的出卖了大伯梅若拙,“是去年上元节大伯带我去看过的!好看!”

  

梅逐雨的长子今年外放去宿州当了刺史,他去常羲观的时候,还顺路探望了儿子一家。在他面前,这个大儿子一贯装的一板一眼,私底下被他娘教的没个正经样子,带着小侄女逛妓馆乐坊这种事他是做得出来的。

  

老祖父心中有些后悔这回过去没有好好教训一下儿子,但面对孙女的大眼睛,他……答应了。

  

先在外头的胡食店里给孙女买了她想吃的胡饼,又带她喝了从前武祯最爱的李家食肆浆酪,给小姑娘喂得饱饱的,这才带着她去看心心念念的胡姬美人。

  

小孩子精力充沛,又许久没见祖父了,拉着他到处跑,什么都想看,梅逐雨心疼孙女儿在家憋坏了,只要她说都带她去,乐得小姑娘脸上一直带着灿烂的笑容。

  

在外疯玩了一天,回到家后,梅家宅子已经十分热闹,还在长安的两个儿子拖家带口前来团聚吃饭。

  

“阿父,圆圆这孩子烦人得很,你照顾他一天累了吧?”三儿子殷勤的说,虎着脸假意训斥女儿:“赖在祖父怀里像什么样子!下来!”

  

老祖父看不得别人凶自己小孙女,虎着儿子同款的脸对三儿子说:“圆圆没你烦。”

  

被父亲嫌弃烦的梅三郎:“……”明明早就知道老父亲会这么说,为什么还要上来找骂呢。

  

梅二郎也过来了,他是三个孩子里性格最像梅逐雨,外貌最像武祯的,从小就给干坏事的大哥和弟弟擦屁股。

  

二郎三郎各自的夫人带着儿子们过来喊人,一堆性格各异的小郎君在严肃的祖父面前低眉顺眼的,跟他们爹一样的乖巧。

  

小姑娘看着自己的堂兄和亲哥们,忍不住捂嘴偷笑。兄长们平时调皮捣蛋,但见了祖父都乖的像阿娘养的小兔子。

  

见小妹妹在笑,几个小郎君都偷偷朝她挤眉弄眼。他们可不敢像妹妹这样和祖父撒娇,否则的话,待遇肯定和自家爹一样,被嫌弃。

  

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的吃了饭,又闲话一阵后都陆续离开,只有梅圆小姑娘死活不肯走,“我要在阿翁这里睡!”

  

梅三郎觉得自家这小猴子吵吵闹闹,别打扰了老父亲休息,然而三夫人劝了句:“自从娘亲去后,父亲一个人住在这里,也怪冷清寂寞的,就让圆娘陪陪父亲也好。”

  

梅三郎一顿,想起前些年去世的娘亲,叹息一声,准了小姑娘留宿在这里。

  

夜里,梅逐雨正准备睡下,忽然听到砰砰砰的敲门声,是小孙女在外面砸门,“阿翁阿翁!”

  

“怎么了,睡不着?”梅逐雨披着衣服打开门问。

  

小姑娘像个小狗一样,刺溜一下就钻进了房里,跑到相连的书房,“我要看影子画!”

  

这所谓的影子画,就是书房那边一面空白的墙,里面有很早以前武祯扔进去的影虫,后来每年武祯都换一些进去,常拉着他晚上跑到这看影子。从前只有他和武祯能看得见,现在,多了个小孙女。

  

爷孙两坐在榻上看影子,窗户大开,窗下点了熏蚊子的药香,烟气幽幽渺渺的。

  

“阿翁,我想听琵琶。”没一会儿,盘着腿的小姑娘又开始提要求。

  

“不早了,阿翁给你弹一曲,你就去睡觉,行不行?”

  

小姑娘想了想,伸出两根手指,“两曲。”

  

取下琵琶,梅逐雨摸了摸侧面刻着的一个小小‘祯’字,垂下眼弹奏起来。

  

小姑娘托腮听着,她的爹娘大伯和哥哥们,都以为阿翁不喜欢那些歌舞,也不会乐器,只有她知道,阿翁会弹琵琶,还弹得很好,阿翁说过,是阿婆年轻时候教他的,他从前只弹给阿婆听过。

  

两曲弹罢,梅逐雨摸摸孙女的脑袋,“现在去睡吧。”

  

小姑娘就地耍赖,“可是我还是睡不着啊。”

  

梅逐雨:“……”

  

“阿翁,我想听故事,听故事很快就能睡着了!”

  

结果,故事讲着讲着,小姑娘迷迷糊糊还没睡着,梅逐雨先靠在榻上睡着了。

  

咔哒一声轻响,像是窗户被什么碰了一下,小姑娘醒了过来,揉揉眼睛看过去,正好看见一只半透明的狸花猫从墙里穿进来。

  

“猫猫!”小姑娘高兴的喊。

  

“嘘——”狸花猫嘘了一声,小姑娘立马捂住嘴,小心的看了一眼闭着眼睛的祖父。爬下榻,蹲在狸花猫面前,“猫猫,你什么时候再带我去看妖怪啊?”

  

狸花猫甩了甩尾巴,笑道:“等你过生日那天,就再带你去看,不过,你要听你阿翁的话。”

  

“好!”小姑娘一口答应。

  

“好孩子,那你现在该去休息了。”

  

等小姑娘心满意足的走了,狸花猫轻巧的跳上榻,窝进梅逐雨怀里。

  

一只满是皱纹的手覆盖在狸花猫的身上,一个声音在她头顶上响起,“你又要偷偷带她去妖市?”

  

狸花猫这才发现他没睡着,耍赖不承认,“骗她的嘛,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梅逐雨坐起身,满脸无奈,“你不是骗孙女,你是在骗我。”

  

“我不是骗你,我这是哄你。”

  

梅逐雨摇摇头,躺回去,“罢了。”反正都骗……哄了一辈子了。

  

一人一猫靠在一起,外面院中的昙花,忽然静悄悄的绽放。

  

“今年的昙花也开了。”带着笑意的女声说。她知道,为了赶回来陪她看今年的昙花,梅逐雨路上定然赶得很急。

  

梅逐雨没有说话,望着院中昙花,轻缓的抚着怀中的猫。

  

今年的花也开的很好。

  

(全文完结)

  

※※※※※※※※※※※※※※※※※※※※

  

全文至此全部完结啦!

  

感谢一路陪伴的大家,非常感谢!

  

咱们下一本再见啦~爱你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