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盛京中的琐事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玉瑶进了翊坤宫,看着眼前的宫门,庄严肃穆却透着难掩的压抑。

  

“玉夫人,娘娘正在里面等您,您请吧。”前来请她的嬷嬷立在门外,门前的宫女面无表情,看着这副样子,玉瑶心里一阵冷笑,还真是林清悦的宫殿,连这里面的人都是这般的无情。

  

玉瑶拾阶而上,等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前,刚刚尾随而来的太监停在门外。

  

主子刚刚吩咐了,无论夫人遇到什么事定然要将人带出来,就算是抢他也不会让夫人遇险。

  

玉瑶缓缓走进,只是怎么也没想到,上首的那人竟然会变成一副模样。

  

玉瑶只一眼,就垂落下目。

  

此时的林清悦看着比以前苍老的数倍,之前保养得益的面容变的枯萎了,白净的脸上一条条皱纹,那双细长勾人的凤眸更是充满阴仄,就像躲藏在暗处的毒蛇,不停的吐着蛇信子,让人不寒而栗。

  

“臣妇见过皇后娘娘!”玉瑶缓缓行礼,她是皇上亲自册封的正一品诰命夫人,见了皇后也可不跪。

  

林清悦看着面前这个屈膝行礼的人,心头的冷冽恨不得将她的心填满。

  

这个该死的贱人,没想到她还能活着回来,那个废物男人,他不是说这个女人已经掉下悬崖了吗?这辈子都不可能活着回来了吗?

  

那现在呢?

  

眼前的人难道是鬼不成?

  

她被折磨的这么惨,回想起自己双腿的模样,心头就像揣进了二十五只夜猫,百爪挠心,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给生撕了。

  

“起来吧!”简单的几个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硬生生听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多谢娘娘!”玉瑶就这般朗朗的站在她面前,林清悦用尽全力才将汹涌到嘴边的恨压下。

  

“听说你进宫了,本宫就想见见你,看来这一年多,玉夫人过的不错。”林清悦颤抖着手,从旁边端起一杯茶轻呷一口,才冲淡嘴里的血腥味。

  

“托娘娘的福,还好!”

  

可不是还好吗?掉崖,失忆,被带走,再早产……

  

她越是这般轻描淡写,林清悦心底的恨越是被激出来,看着她的眼神格外犀利。

  

“咳!”林清悦咳嗽一声,好不容易将吐血的冲动压制下去。

  

“玉夫人,本宫就不跟你绕弯子了,听说你身上有一种灵药,本宫近来身体不适,所以想问问玉夫人这种药可还有?”林清悦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会有今天。

  

明明她这双腿是被玉瑶所害,可到头来却要向她求药,一边看她恨不得要杀了她,一边看她讨好的问药,玉瑶不自觉勾勾唇。

  

玉瑶一本正经的胡说,毕竟刚刚已经应付过北辰睿,再将刚才的说辞复数一遍。

  

整个翊坤宫都沉静下来,林清悦恨不得冲过来将她给劈了。

  

“不知道玉夫人还缺哪些药?本红可以让人去寻来。”林清悦已经尝试过这种锥心刺骨的痛苦,恨不得将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

  

她找了人诊治,不仅没有效果还让她受尽了痛苦。

  

她恨不得将毒姑挖出来剥皮抽筋,碎尸万段。

  

这药材她不嫌多,她空间里的东西随便拿出来都是世间难求,不过这些东西她可以给方紫焱跟黑夜。

  

玉瑶毫不客气又写了不少药材交给了翊坤宫的宫女,在林清悦那吃人的眼神下出了宫。

  

见玉瑶毫发无损的走出来,陌染快步上前,牵着她的手进了马车。

  

“林清悦她……”

  

“她何止是不好,我觉得她蛊毒入肺腑,面如灰色,就算有灵泉水,蛊毒解了她也活不久。”

  

“嗯!我知道了!”

  

这帝后都是衰败之相,他自然该提醒北辰明轩加快脚步了。

  

“对了,你能弄到皇上吃的那药丸吗?我总觉得那东西不好!”

  

“嗯不急,那东西相信福公公手里就有不少,等入了夜,我亲自去问问。”

  

“嗯!”玉瑶靠在陌染怀里,才刚回盛京,又马不停蹄的进宫,应付完那两个人,玉瑶觉得有些疲惫。

  

两个人才刚到陌府门前,就看到黑月已经等着了,“夫人,您回来真是太好了,两位少爷醒了,正哭的厉害。”

  

“嗯我知道了!”玉瑶迫不及待从马车上下来,抬脚就往后院跑,真的提起裙摆在跑。

  

以前喏喏跟圆圆他们都是省心的,这两个可不同,那就是小祖宗,一旦离开玉瑶身边久了,恨不得将整个房顶给揭了。

  

越是靠近后院,那声音就越响,一声高过一声,就像层叠的骇浪声。

  

比赛呢!

  

玉瑶将两个小祖宗接在手里,轻哄片刻,好不容易才将人哄的不哭了!

  

看着两个熟睡的小家伙玉瑶心里一片柔软。

  

“行了,咱们先出去,你该好好休息了!”陌染看着玉瑶这般来回奔波心疼不已。

  

两个人去了旁边的房间,简单的用过饭,玉瑶知道陌染回了京还有许多的事要安排,尤其是北辰睿跟林清悦的事。

  

“你去忙吧,已经回家了,有初十他们帮忙,我不会累的。”玉瑶知道陌染的心思,生怕他会担心,露出一抹淡笑。

  

“嗯,我看着你睡下再去。”陌染眼底的柔情都快溢出来,拉着人进内室,见玉瑶躺在他怀里,阖上眼眸。

  

没多久,玉瑶就睡了过去。

  

陌染悄悄的出门,看着门前守着的两人,吩咐一声这才出门。

  

玉瑶这一觉睡的沉,足足两个时辰才醒过来,听说韩予溪来了,玉瑶立刻派人去请进来。

  

“大嫂,快进来!”玉瑶脸色红润,眉宇间透着睡醒后的魇足。

  

“你说你怎么就……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韩予溪越说眼泪流的越凶。

  

“大嫂,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别担心,我很好,不是连轩儿都带回来了吗?”韩予溪这一年多也生下了一个女儿,跟轩儿一般大小,她倒是没带出来。

  

“彤儿好吗?我这个做姑姑的还没去看看她呢。”玉瑶说着将早就准备好的灵泉水拿出来,“这是给彤儿的,每天给她喝一滴,可以保她身体康健。”

  

玉瑶听说了,彤儿出生的时候韩予溪难产,险些把玉锦堂给吓死,好不容易母女平安,彤儿却是身体有些弱,这才出生不足三个月,那丫头都病了两次了。

  

韩予溪来也只是很想玉瑶,这才将婆母两个人送回去后再过来,没想到瑶儿却早就已经想到了,刚刚止住的眼泪就落下来。

  

“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怎么还越发爱哭了呢?要是让我大哥看到,指不定以为我这妹妹怎么欺负你了呢?还是拿眼泪去淹我大哥吧。”看着玉瑶眼底的揶揄,韩予溪将眼泪收起来。

  

“哼!”韩予溪冷哼一声,“他敢!”

  

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大哥是个会疼人的!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韩予溪惦记家里的女儿回了玉府。

  

夜里,陌染回来的有点迟,看着玉瑶还在等着他蹙眉,“怎么还没用饭?”

  

“我在等你!”

  

“初十,让人下去摆饭!”陌染吩咐一声,这才牵着玉瑶的手进了隔壁的房间,先看过几个孩子,见喏喏跟圆圆趴在两个孩子面前,旁边还有人照看,他们安心的去用饭。

  

用过饭后,两个人沿着后院逛逛消食。

  

“你可将消息跟北辰明轩说过了?”玉瑶有些担心道。

  

尤其是她今天亲眼看着北辰睿服用丹药后的模样,心里的不安更是不断扩大。

  

那副样子,那副表情,怎么看都像是……

  

那东西会让人上瘾,吃了就戒不掉了,更何况那东西不是毒,灵泉水恐怕也拿它没办法。

  

“嗯,北辰睿服用丹药的事他早就知道了,他还派人查过,这丹药他吃了有几个月了,从每日一颗到两颗,现在每天都要服用六颗了。”陌染也没想到北辰睿对这丹药会这般的依赖,不用想都知道这药不是什么好东西。

  

“还没查清楚,只要这件事没揭开,这灵泉水决不能送进宫去。”陌染真怕会牵连。

  

“嗯北辰明轩可查清楚这丹药是什么人进献的?”

  

“嗯清楚了……”陌染嘴角后出一抹冷笑,难道……

  

“是三皇子?六皇子还是……”

  

成年的皇子也只有三位,陌染还没回来之前,北辰明轩绝不可能让北辰睿出事,那只剩下其他两位,再想到六皇子进兵部的事……

  

“嗯这件事是老六干的。”陌染也觉得老六是疯了,这个时候他难道不该蛰伏下来吗?

  

他有黑都尉,还有兵部的事,难道还怕北辰齐不成?

  

再说皇后双腿残疾,后宫中惠贵妃最大,掌着后宫不就是对他最大的助益?

  

“那北辰齐知道这事吗?”

  

“他恐怕不仅仅是知道,前几天明轩的人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那丹师似乎跟三王妃娘家的人有过接触。”陌染还真没高看老六那脑子,他也不过是十七岁,又怎么能斗的过早就成年的北辰齐。

  

“你是说这件事很有可能是北辰齐在背后操作的?那他是想干什么?”玉瑶也没想到会是北辰齐,在她看来,北辰齐应该没这么大的本事。

  

“你忘记了?他背后可还有一个林家!”林右相!若是他那个老狐狸,玉瑶就觉得不奇怪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