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每次渡完魂都要给一只忠犬擦口水

番外七之晏长琴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番外七之晏长琴

  

“爹爹, 这些字条是什么?为什么爹爹要把这些零碎的字条都装起来?”晏君安趴在书桌的另一边问道,他歪着头看着自己的父亲晏长琴小心而珍惜的把那些纸片放在一个盒子里。

  

今天整个晏府应他的母上大人要求,进行整理打扫,外面都是下人整理的,可是书房里这些爹爹重要的东西就由他自己来整理。他可爱的妹妹还在睡觉,于是无聊的他就跑来看爹爹有没有收藏什么好玩的东西。

  

“这是你祖母写的字。”晏长琴一张张的抚平那些纸放进盒子。人消失了,也就剩下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让他能够回忆起一些事。这么多年来,他也只能一遍遍的看着这些东西让自己振作起来,然后努力经营撑起整个晏家。

  

等以后他们回来了,还能看到他们离开时的晏家, 依旧是当年的模样,这样也省得那两个不着调的父母认错家门。只是……他们真的还会回来吗?晏长琴手上摩挲着一封微微泛黄的书信, 神色有些恍惚。

  

“祖母写的?”晏君安诧异重复了一遍, 他和妹妹从出生起就总是听管家阿福伯伯说起自己的祖母和祖父,只是很可惜他除了从画上看过, 从来没有真正见过这两个据说非常恩爱而且异常出色的祖父祖母, 因为他们都在父亲十六岁的时候离开了,后来再没有回来过,现在也是……不知生死。连他的娘亲都没有看过那两位让他很是好奇的祖父母。

  

君安蹬蹬的跑到晏长琴身边, 拉他的袍子:“父亲, 给我看看好不好?安儿也想看看祖母写了什么~”

  

晏长琴回过神来, 看到儿子一脸的期盼, 微微一笑把他抱到桌面上, 将盒子推到他面前说:“想看就看吧,记得不要撕坏了。”

  

“嗯嗯,安儿一定会小心的!”君安马上举起手保证,然后表情严肃的从盒子里拿出一张纸片,仿佛在拿着什么易碎的珍贵之物,看的晏长琴失笑的伸手摸他的头。

  

【不能在花丛后面偷看,否则小长琴会害怕,今日被吓哭了两次……长琴说我需要换一个方法……准备明天试一试其他的方法……但是告诉长琴后被否决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长琴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

  

“诶?这个是什么?”君安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皱起了和晏长琴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眉头。又伸手拿起一张,上面写的是:

  

【今日,长琴笑了二十次,小长琴哼了两声,叹了四口气,皱了十次眉毛……小长琴为什么不笑?】

  

这个君安有些明白了,那个小长琴应该是指父亲,但是前面那个长琴……难道是指祖父?可是祖父不叫这个名字啊,而且祖母记得东西……好无聊= =一心想要找到一些小秘密的小君安觉得有些莫名的失望。可是沮丧了一下下,他又打起精神一张张的开始看,他决心一定要找出点不同的东西。

  

【小长琴不喜欢今天中午的橘子炒辣椒……眉头皱的死死的……明明就是长琴建议我做个菜拉近距离可是他自己看到我做的菜之后也是一副不想吃的表情……我试了一下,好像是放多了些盐,难怪他们不喜欢……看来我并不适合做这种事,以后还是让长琴来比较合适……】橘子炒辣椒?祖母做菜看起来比母亲都要恐怖,小君安心有戚戚焉的缩了缩肩膀。

  

【无聊的时候长琴让人给我送了很多首饰过来,于是我试了试……玉簪子、青铜簪子、金簪子还有银簪子四种簪子一起扔在地上听声音,果然玉簪子的声音听起来最好听,特别是折断时的清脆响声……晚上要告诉长琴这件事,他昨晚说的是青铜簪子果然不对。嗯,先记下来。】

  

君安抽了抽嘴角,他的祖母真是……太无聊了,还有他的祖父也太纵容祖母了吧,玉簪子就用来摔着听响?!!不过有祖父这样的前人在,也难怪养成了父亲现在对母亲这种事事纵容的态度。君安小大人般的摇了摇头。等等,连祖母写的这么无聊的小纸条父亲也要收集,父亲也挺无聊的啊= =应该说不愧是祖母的孩子吗?

  

【十年前,掌中稚儿,今日,心中牵挂。】这个……君安反复看来看去,这也是祖母写的?为什么和前面都不一样啊!这种违和的感觉!

  

【坐在屋顶和长琴看星星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小长琴在哭……掀开身下的瓦片看了看,他坐在床上对着被子上一滩水渍擦眼泪……他好像尿床上了……虽然不太理解他为什么尿个床也要哭但是,小长琴哭起来果然很有趣……】

  

祖父祖母这是坐在爹的屋顶看星星!!等等,原来他爹小时候也尿过床吗?!君安自觉找到了父亲的秘密,眯起眼睛奸笑的看着他,并且扬了扬手里的那张纸。“爹,我看到你也尿床过哈哈哈~”

  

晏长琴瞟一眼这孩子,同样眯起眼睛笑:“那又如何?”

  

已经习惯自家老爹这种被娘亲称为精分行为,一下子面瘫冷脸一下子温柔笑容脸的转变。小君安瘪了瘪嘴,他怎么就忘记了自己老爹脸皮最厚,对于这种糗事完全是不放在眼里的,他还妄想用这种小事嘲笑老爹真是太可笑了……他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吗?

  

“晏子,还有安儿,你们东西整理好了吗?”

  

会叫父亲“晏子”的只有他的娘亲,君安一听到娘亲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就高兴的连纸片也不看了,站在书桌上直嚷嚷道:“娘~娘~安儿在这里~”

  

他还没喊完呢,就见自己父亲动作迅速的把他刚才看的,那张尿床的纸片拿了过去捏吧捏吧扔掉了。

  

君安看着父亲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走向前几步去扶娘亲,不禁目瞪口呆。为什么无数次见识到爹的无耻他还是会觉得惊讶= =难道是爹他平日装的太好了吗?明明自己刚才还说着不在意尿床糗事的,结果娘一来他就要毁尸灭迹。

  

“外面打扫好了吗?要是觉得累就放着下午我来,别把自己累着了。”晏长琴上前扶住妻子,温柔的笑说。

  

“就指挥她们整理些东西,怎么就会把自己累着了。还有,我又没什么病你总是这么小心扶着我做什么。”被扶住的女子好笑的说,但是也没有挣开扶着她的晏长琴,转而看向一边蹦跶的叫着“娘安儿也在这里看我看我~”的晏君安。

  

半蹲下着身子默默小君安的头,女子温和的开口说:“安儿,宁儿醒了,你不去看看?”

  

“啊?妹妹醒了?她睡了好几个时辰了,一定会想念我这个哥哥,我这就去看她~”小君安一听自己可爱的妹妹醒了,顿时脸上笑开了花,说完就往门外跑。总是以为小自己两岁的妹妹很喜欢自己的君安……今天依旧奔跑在惨遭妹妹嫌弃的妹控兄长不归路上。

  

书房里只剩下两个人,女子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看样子你还没收拾好,我来帮你吧。让你一个人来我还真有些不放心。”

  

“呵呵~这有何不放心的。”

  

“我怕你会哭~”

  

“胡闹。”一秒钟从三月春风变成严肃脸的晏长琴。

  

女子一点都没被晏长琴的虚张声势给吓到,依旧笑眯眯的说:“晏子,你的精分又严重了不少。好了不和你说了,快点整理好不然待会儿你的宝贝女儿要来了~”

  

看着自己那,说着就撸起袖子动手,一点没有大家闺秀风范的妻子,晏长琴摇头叹息了一下,也走到一旁去继续整理东西。

  

女子展开一张画,看了一会儿笑道:“这张画挂在房间里吧。”

  

“不必了,这些都收起来就是。”晏长琴瞄了一眼画上的一家三口和旁边的题字“吾儿长琴周岁,心甚喜。”开口拒绝。

  

“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总是偷偷跑来看,还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干什么,我说了算,这几幅,都挂到房间里去。”

  

晏长琴无奈的看着妻子,再看看那几张当年父亲画的画,埋头整理东西不再开口。

  

女子见状满意的点头,拉出一个箱子,一样样的把里面的小玩意儿,细心装到另一个干净的箱子里。

  

“那些都旧了,干脆就扔掉吧。”晏长琴又忍不住开口。

  

“晏子,你怎么总是这么口是心非,明明就把这箱东西藏得好好的时不时拿出来把玩呢,现在偏偏要说这种话。”女子一点都不给面子的直接戳破,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晏长琴尴尬的咳嗽着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这些东西,我都帮你好好保存着,你想要留多久就留多久,想拿出来看的时候就拿出来看……我不笑话你?”

  

“……嗯。”晏长琴动作顿了顿,嗯了一声。

  

女子放好了东西,锤锤腰站起来接着说:“今年也快到冬天了,拿出店里两成的红利免费给那些无乡可归的流民,还有穷人老人们发些衣物和食物吧。”

  

“你总是懂我的。”晏长琴叹口气,每次看到那些

  

“你那点小心思我当然懂了,别扭的要死,你相信我,爹娘绝对会好好的活着,说不定你死之前还能看到他们如花似玉的样子呢。”女子耸耸肩状似无意的说。

  

“胡说。”

  

“呵呵~我开玩笑的~走吧去吃午饭了,拉着张脸干什么,等会儿你的宝贝女儿要不高兴了~”

  

夫妻两个说说笑笑的离开书房,刚踏进花厅就见晏君安含着一包眼泪的奔过来扑到女子身上。

  

女子一把捞住小君安,笑得前俯后仰,捏着他的鼻子说:“怎么,又被妹妹嫌弃了所以到娘这里来哭鼻子?”

  

“哥哥要亲我,我不让,他就哭,丢脸。”个子小小肉肉的晏君宁像个玉娃娃一样,颠颠的跟着走过来,拉着自家爹娘的衣服下摆,奶声奶气的告状。

  

“呜呜~宁儿你不能嫌弃哥哥的~阿福伯伯都说了我要好好照顾妹妹妹妹就会喜欢我的……阿福伯伯你骗我!”

  

“嗯咳。”站在一边忽然被战火烧身了的管家阿福,在小少爷指控的目光中淡定的开口:“老爷夫人小姐,饭菜快凉了。”

  

于是一家人开始用午饭,默默吃饭的晏长琴碗里忽然多了一勺菜,不由得抬头去看自己的妻子。

  

“啊!娘给爹夹菜了,安儿也要给爹夹菜!”君安说着也用自己的小勺子给晏长琴舀了一勺菜,粉团子一样的君宁也不出声的舀了一勺菜在自家爹爹碗里。

  

看着笑颜如花温柔看着自己的妻子,还有两个玉雪可爱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晏长琴忽然扶着额头开口:“不要把自己不喜欢吃的菜都放在我碗里,统统给我夹回去吃掉……”

  

※※※※※※※※※※※※※※※※※※※※

  

感谢豌豆君的雷么么哒,至于你申请暖床的事我就批准了来吧~向我开撸【够

  

这文到这里就正式完结了,正文和番外都完结了,就是这样。

  

本来是准备写篇十二万字的文结果现在变成了二十万字的文,这一切都是因为妹子们的留言支持我很开心看着妹子们的留言就觉得动力满满你们才是真.治愈谢谢亲们~都说写一篇文就是一段旅行,我很高兴你们陪了我这么一段路【文艺华快停下风格不对啊!】其实我自己写着写着就不知道自己写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能有人喜欢真是太好了。本着治愈的心写同人是我一向喜欢的,男主说是长琴但是也不是那个最开始那个无欲无求的长琴了,说是少恭但也和少恭相差甚大,最后我也只能写成这样或许走形了各种狗血天雷了……我能力有限也就只能写点YY小白文。最后这章想了很久不知道该怎么写,最后还是决定写这种简单的生活,平凡的看着觉得有些枯燥,但是我觉得小长琴需要的大概就是这样的生活吧,他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那些长琴长乐对他的遗憾也是我心疼这个孩子的地方,所以最后就变成了这种流水账一样的东西= =

  

好像说太多了?一篇文完结总是不可避免的心情激动的变成话唠反正作者有话不要钱你们就让我继续啰嗦好了因为总感觉以后就见不到可萌可萌的各位眼熟妹子们了我有些难过想感叹生命无常现在是秋天了嘛文艺女青年的通病一见到这种落叶知秋的场景就想找揍【喂

  

好吧我不烦人了,下面是小剧场:

  

再等等,那个……还有几个妹子想看的小剧场没写跪求原谅!这最后一个小剧场是《秀丽江山》,当初看这个文难受的我一个月没有好好吃饭,男主刘秀那种说爱女主的同时为了江山社稷让另一个女人为了他生很多个孩子的行为我简直给跪了,更奇葩的是女主阴丽华为了男主的爱原谅了他,并且和情敌一起给男主生了很多个孩子,是同时啊!女主女二好几次同时怀孕啊!【跪】就算到最后那个女二没有好下场,男女主角终于圆满的在一起了我还是觉得好恶心= =我到底是怎么看完的果然我是个M吗?【请原谅我被虐成狗后的激烈言辞纯属个人看法有不喜欢这种言论的请忽视我谢谢】

  

男主是什么东西去死吧谢谢合作系列小剧场:

  

东汉光武帝刘秀即位后,封郭氏圣通为后,元配阴氏丽华为贵人。

  

长乐醒来的时候,看到了床前坐着一个男人,她皱起了眉,这个男人不是长琴。

  

刘秀见床上的女子睁开眼,马上拉住了她的手深情的说:“丽华,你终于醒了!你听我解释,我封郭氏为后只是为了她背后的家族势力,我最爱的人还是你啊,不要再伤害自己了好不好,我看到你难过心中何尝不是如刀割……我答应你,此生绝不负你,等我能完全把握朝政之后,我就废掉郭氏,我一定会让你当皇后……”

  

长乐看着自己被拉住的手,什么都没说的直接扭断了这个啰啰嗦嗦个不停的男人的脖子。除了长琴还没有哪个男人敢拉她手的。

  

踩着这男人的手,长乐正准备离开,就有人在宫殿外高声喊郭皇后到。进来的只有一个身资袅娜的女子,身后没有跟着一个宫女太监。一见到这女子长乐就脱口而出:“长琴。”

  

女子点头,看着长乐脚边的尸体一瞬间笑如春山:“是我。”

  

后来,因为皇帝极度高兴之下暴毙,郭皇后取而代之成为汉朝第一女帝,所有反对的声音都最终被强势的的手段压制,朝廷上经历了一番腥风血雨之后过了很久才平静下来。等众臣终于迫不得已的接受女帝的事实,原郭皇后现在的女皇发了一封诏书,为告慰先皇刘秀之灵,封他的元配阴氏丽华为皇后。

  

大臣甲:总感觉有些不对……

  

大臣乙:女皇和阴氏姐妹情深,有什么不对?

  

大臣甲:额……是我多想了,惭愧惭愧。

  

众大臣无人反对。于是郭氏为帝阴氏为后,帝后感情甚笃。

  

史官:为什么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一定是我想得太多了……

  

(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