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一篇男主是谢衣的甜文

第三十章 结局

一篇男主是谢衣的甜文 扶华 5040 2020-08-27 16:33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第三十章

  

这一日, 一群人到了一个寨中。山民淳朴, 热情的邀这几个过路人一同庆祝他们的灯节。

  

闻人乐无异夏夷则不知灯节是什么, 长生和谢衣倒是相视一笑, 阿阮也掩嘴笑了。

  

“早年我和你们谢伯伯也曾来过这附近, 我们的婚事也是那时定下的。”长生想到那时候,先是笑的有些怀念, 接着看到自家夫君有些忍俊不禁的样子, 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她那脸上的笑就多了些尴尬和羞涩,恼羞成怒的瞪了一眼谢衣。

  

那时, 长生还是谢衣的徒弟。日久生情, 可是谁都没有明说,就那么一直暧昧着。

  

一日, 谢衣带着长生四处游历时来到这附近, 刚好遇上灯节。这里的灯节有一个活动便是, 村中的小伙子争夺最大最美的一盏灯, 然后送给心仪的姑娘。

  

长生和谢衣那时作为客人是坐在位置上观看的,但是活动开始之后,谢衣却发现自己的徒弟不知去了哪里。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徒弟一个姑娘家, 穿上了一身红裳和那一群大小伙子争夺那盏最大的灯去了。

  

“请让我嫁给你!”当徒弟面上满是期待和忐忑的把那盏灯送到他面前, 谢衣怔然之后, 释然一笑点了点头。

  

之后第二日, 在村人的热情和谢衣的要求之下, 两人在那个村子里举行了仪式。

  

长生穿着喜服站在竹楼上。谢衣也换了一身红衣, 长身玉立的站在距离高楼下的十几米远处。他面前都是拦着的小伙子,因为那附近一片村子的习俗,新娘子出嫁前家中的兄弟叔伯等要在新郎面前拦着。

  

因为长生并没有亲戚,但是热情的村民几乎全部都来帮忙了。结果就出现了一个村子的男子们都拦在谢衣身前的场景。

  

“为了能将心爱的人带回家去,我只能对各位说抱歉了。”谢衣温雅的笑着,然后……赤手空拳的打趴了一个村的男子,突破了道道防线站在长生面前说:“我来了。之前是我不敢给你一个承诺,但是现在,我明白了。”

  

“嫁给我,让我护你一辈子,直到我魂魄消散,不存于世。”

  

在那么激动人心的时刻,新嫁娘长生因为太过激动晕倒了……

  

后来就变成了长生一直不愿提及的痛。阿阮是这件事发生后不久,长生被缠的受不了时告诉了她始末。

  

“哈哈哈哈哈~”

  

“好啦阿阮,笑了几十年你都没笑够?”长生没好气的看着阿阮捂着肚子笑,谢衣挽过长生的肩膀安慰她:“没关系的,其实那时候我也觉得无比激动。”

  

夏夷则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一向笑的温婉的长生前辈那个样子,只能岔开话题。

  

这一次的灯节是附近好几个村子的人一起参加的,也有许多慕名而来的外乡人,谢衣一行人也不怎么显眼。

  

之后,夜幕降临,许多姑娘点了孔明灯。长生带着闻人阿阮也点了三个孔明灯凑热闹,等众人灯放得差不多了,抢灯活动开始。

  

点完灯回到原地的长生发现,这次是她的夫君不见了。再看看她旁边站着的闻人和阿阮,发现夏夷则和乐无异也不见了踪影。

  

在场上几百盏灯的映照下,空地上一个垒起来的高大架子上,已经爬满了人。而在那些男子中最为显眼的就是远远领先其他人的三个男子。

  

被周围的姑娘们的加油吆喝声带动,长生和闻人阿阮也忍不住和她们一样大声的朝场中喊起来。一时之间场上热闹万分,喊声震天。

  

最后,谢衣手提最高处的那盏大花灯来到长生面前。他头发散乱,难得有些狼狈的样子,但是身上温润之感丝毫不减。因为他眼中的柔情,整个人越发生动鲜活起来。

  

“谢谢你,阿生,是你使我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轰然的烟火在天幕上炸开,模糊了长生那句:“你不知道,能来到你身边才是我最大的幸运。”

  

………………

  

过完这个灯节之后,长生和谢衣与几人告别,先行回到了静水湖。

  

“出来走走纵是开心,但是年纪大了果然还是比较喜欢在家中待着,你们年轻人就继续多走走看看玩玩吧。”

  

乐无异还想再劝,被旁边的阿阮制止了,她对长生眨眨眼笑道:“其实,长生姐姐和谢哥哥是想过二人世界吧~那我们当然不好打扰你们了~”

  

乐无异听了这话恍然大悟,不好意思的说:“是我太笨了,那师父你和师娘就先回去吧,我们用不了多久也能再去看你们的。”

  

夏夷则也在一旁点点头:“两位前辈保重。”

  

“下次定然再去拜会两位前辈!”闻人羽同样用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说道。

  

之后,谢衣和长生回到了静水湖继续过起他们的安逸平和小日子。只不过不时会有偃甲鸟带来乐无异他们的信。

  

信上说他们去看了夏夷则的娘亲,他娘亲离了皇宫现在过得很自由;夏夷则要回到太华山易骨变成人类;阿阮在巫山找回了许多记忆,知道了她一直疑惑的事,解开了一些心结;乐无异在西域发现了自己的身世,然后和回到家和爹娘好好谈过了……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觉得自己成长了许多,明白了许多事……我看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当然还有一直没能明白的心意。我很开心当初能来找师父,一路上我认识了许多值得相交的朋友……我们都很好,各有收获,虽然旅途中有困难和危险,但是都没有关系,这是成长的一环。我想我明白了当初师父和师娘的用意了,真的,真的非常感谢你们的教导和照顾。我们会找时间来看你们的。徒儿无异留。”

  

几个年轻人在渐渐长大,也明白了他们自己要走的路。拿着一封一封信的长生和谢衣相视而笑。

  

……………………

  

几年后

  

皇帝病逝,大皇子和二皇子企图谋朝篡位,阴谋败露后自杀身亡。三皇子夏夷则登上皇位成为新帝。

  

朝中有人诟病新帝心狠手辣,杀尽亲兄。

  

不久,新帝宣布下一任皇帝会是畏罪自杀的二皇子遗留下的孩子,堵住了一些别有心思,以及担忧新帝曾经是妖会遗传到下一代皇子的大臣的口。

  

再后来,新帝大婚,迎娶定国公乐绍成的义女阿阮为后。

  

史书记载,这一代帝王夏氏夷则,忧国忧民兢兢业业,开创了一个盛世。在他的治下百姓安居乐业,周边各小国年年来朝献贡。不过帝王一生都没有留下一个孩子,在他身逝后继承大统的是曾经谋反的二皇子之子。他一生只有一位嫔妃,也就是他的皇后。帝后之间相处仿若寻常百姓家中的恩爱夫妻。皇帝一生对自己节俭,只不过曾花费大量金银为皇后在皇宫内仿造了一个小型的巫山景色,不让旁人轻易打扰。并且每年都会带着皇后微服私访,了解民间疾苦。

  

后,帝王七十岁寿终正寝,皇后背痛之下随之而去。

  

…………………………

  

乐无异游历归来后,打理了家中的生意,并利用这些渠道和与新皇的交情,成功将偃甲的使用不断推广,使得许多百姓渐渐去了对偃甲的偏见,一些简单的生活类偃甲很快的推广了全国甚至国外。

  

事业有成的乐无异不堪媒人们的骚扰,终于有一日用偃甲把百草谷的闻人羽用偃甲绑到了家中。直言“这就是我这辈子唯一要娶的人”。最后在爹娘和师父师娘的帮助下终于抱得美人归。

  

一年后新媳妇就生了一对大胖小子,喜得乐绍成及其夫人终日把目光放在两个孩子身上,再也不管那对小夫妻。于是闲不下来的夫妻两人又把孩子放在家中四处游历,扩宽生意路线去了。并且在途经西域时,在孩子他们舅舅那里得了两座西域小城做见面礼。

  

富甲一方家庭和睦,并且与新皇有交情的乐家,子孙繁茂,而且都是些有出息的。就算后来一手扩大了如此基业,人脉广泛的乐家太爷乐无异百年后,乐家都一直是富贵团结。后来更是成为了一大氏族。

  

…………………………

  

沈夜把熟睡的沈曦放在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

  

“阿夜,你要走了吧。”旁边的沧溟忽然开口道。

  

“嗯,如今已经没有流月城,烈山部众人在龙兵屿也能休养生息,再加上你这个城主已经醒来,我这个大祭司也就能脱身去做一些一直想做而不能做的事了。”沈夜勾了勾嘴角。看到沧溟旁边的华月又说了一句:“你和月儿……”

  

“我们在一起了,怎么,觉得我这个城主实在荒唐?阿夜其实早有猜测吧。”沧溟抿嘴一笑。

  

“我和初七……”沈夜一笑,“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来说你,你们自己觉得好便好。”

  

又把目光转回到床上沉睡的少女身上,沈夜又说:“小曦,还要拜托你们多照顾了,我会常回来看她的。”

  

沈夜走出沈曦的房间时,看到了背对着他站在花丛中的男人。月光给他披上了一层轻纱,沈夜恍惚觉得似乎看到了很久之前那个孩子,夜里跑来找他,嘴里叫着……

  

“师尊,我们真的要走吗?去看看这下界的景色?”

  

面前转头看着他的人和那时的孩子隐约重合,沈夜走上前拉住他的手。

  

“你不是说想看吗,不高兴?”

  

“高兴……我以前绝对想不到有一日能和师尊一起去看那些景色,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沈夜看着他嘴角一勾,凑近他的耳边:“那这个梦,你还要做很久很久。”

  

…………………………

  

龙兵屿中,也开始偶有人入世。但是龙兵屿中的人还是大多安居一隅隐世而居。入世之人也小心行事,没有引起什么风浪。

  

让中原各派人士对安静的龙兵屿注意到的缘由,还要从百草谷失踪了几年又忽然回来了的弟子秦炀说起。

  

却说这秦炀是铁血汉子,深受一众将军战士爱戴,却爱上了一个同为男子的人,并且在努力了很久后终于得到了自己的师父和百草谷众人同意,带着聘礼堂堂正正的去了龙兵屿向一个男人求娶。即使被很多人指点嘲笑,秦炀也丝毫不在意。

  

虽然最后被毫不客气的拒之门外,但是之后的很多年中,每次秦炀上了战场,身边都有一位白发带着一只眼罩的男子。

  

据说那就是秦炀的爱人,也是众人尊敬的瞳军师。

  

…………………………

  

百年又百年,世间的人和事已然不复当初熟悉的模样。那些故人的消息终是越来越少,最后,再也没有任何故人的消息传来。

  

依旧没有改变的静水湖中,谢衣闭着眼睛靠坐在亭中,唇边的弧度依旧如和煦春风。长生坐在他身旁,没有丝毫变化的容颜温柔的看着他的睡颜。

  

“长生,你已经虚弱到如此地步了。”忽然一个娇媚的女子走近,幽幽的叹息道。

  

“桐梧?能在死前看到老朋友,还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长生笑着看向来人。

  

“你的封印已经解了吧,那些事你都记起来了吧。你所爱的人也已经离开了人世。”桐梧说着,看了一眼长生旁边坐着的似乎在沉睡的谢衣。“既然这世间已经没有你的牵挂了,就随我回天宫吧。回到天宫的话,你这些年为了帮那些人消耗的生命就能得以延续。”

  

“不了,我活的差不多了。现在他永远的睡了,我就和他一起睡吧,生同床死同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长生抬手在谢衣的颊边拂过。

  

她的夫君,纵使在她的固执努力下,经过了这几百年,魂魄终于还是消散了。不止是人,有时,仙神能做的也很少。

  

“我已经想起当初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是长生这个琴灵刚出现的时候。其实从一开始长生就是扶华。后来和夫君在一起的那夜,我误以为自己是那时穿越而来,却是因为之前的封印只解开了一半,还有之前在天宫生活的记忆没有想起。只不过是当初因为我遭到伏羲的怀疑,所以把自己的记忆都封闭了,才会让我觉得自己只是长生……”长生忽然笑着摇摇头,“亏我还曾纠结过这件事,后来想起所有的事,心结便也就解开了。”

  

“我没有一丝遗憾,这几百年每一刻我都觉得异常幸福,就算如今要和他一同沉睡,我也觉得是一种最好的归宿。”

  

“桐梧,回去吧。”长生低低的声音渐渐消散。

  

桐梧在那里站了许久,终于叹息一声,将沉睡在一处的谢衣和长生,连着整个繁花似锦的静水湖都封在了结界中。

  

“和我来自同一世界的友人啊,好好睡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