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奇怪的先生们

20 带走

奇怪的先生们 扶华 4598 2020-09-02 20:12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爱格伯特十三岁生日晚宴, 他牵着一位夫人的手,走到人群中间。那是他的母亲,洛斯特十五世众多的情妇之一, 曾以美貌闻名一时。

  

那位夫人已经如盛开到极致的鲜花, 而她的孩子仍如同含苞的玫瑰。

  

这座玫瑰庄园建成后, 洛斯特十五世最疼爱的小王子便大部分时间住在这里,他在这长大,熟悉这里的每一处地方。

  

奢华的晚宴对他来说是无聊的游戏,于是他与母亲跳完了一支舞, 踩着音乐消失的尾巴,笑嘻嘻地在母亲的手上亲吻, 转身钻进人群, 越过那些期待着和他跳舞的夫人小姐, 跑了出去。

  

玫瑰庄园所在的托曼尼岛上建有大片马场, 他时常会骑着自己最爱的黑马沿着岛屿驰骋,他可以骑到海岸边最高的一座山坡上, 眺望海面, 可以任由马儿慢慢往前走, 载着他漫无目的地闲逛。

  

他的父亲洛斯特十五世偶尔会来看他和这里住着的几个情妇,但更多时候他都在其他行宫享乐。

  

十六岁那年,洛斯特十五世猝死, 在一阵混乱后, 他的一位兄长继位, 而那时, 外面时局动荡混乱, 并且影响到了这座玫瑰庄园。

  

洛斯特王朝的末期, 洛斯特十六世被杀, 政权混乱,数个势力互相掠夺资源,玫瑰庄园也和那些珍藏了无数宝物的行宫王庭一样,遭受了外来者的劫掠。

  

那些人坐着大船,冲到岛上。

  

教导他绘画的老师因为舍不得画作被毁,被杀死在画廊,头颅里喷出的血洒满了墙壁;

  

教他跳舞的老师吊死在宴会厅;

  

教父和岛上的许多仆人藏在教堂,被活活烧死;

  

他的母亲被从衣柜里拖出来,绝望地从楼上摔了下去。

  

他愤怒、痛苦,拿着剑想要去和那些人决斗,照顾着他长大的女仆们拦住了他,把他藏在茂密的玫瑰丛里,她们牵来他的黑马,请求他快点躲藏起来。

  

“就像小时候躲迷藏那样,躲起来,不要被人找到了。”年长的女仆声音颤抖着说,最后一次慈爱地抚摸他的头发。

  

他是被宠爱着长大的小王子,是这里的主人,这座岛屿是他的乐园……他看到所有人被杀,家园被毁,却无能为力。

  

只剩下他一个,被困在岛上无处可逃。

  

最终他带着伤躲进了迷宫一样的玫瑰园,蜷缩在圣母像下,望着四处燃烧起的大火,说出凄厉的诅咒:

  

——“我死后,将变成梦魇,将他们全都困死在这里,永远、永远无法离开我的噩梦!”

  

钟楼的钟声,沉沉奏响。

  

.

  

秦非常从地上坐起来。她的手腕上有一圈红色的藤蔓玫瑰图案,前方本该被她用枪打碎的圣母像好端端立在那,臂弯里有个裹着披风的骷髅。

  

秦非常:“……”之前又是梦魇?这小疯子的梦魇怎么套了一个又一个,没完没了的。

  

她深吸一口气,走到圣母像前,拉开披风,看见骷髅的小臂骨头上有着和她一样的红色图案。

  

很好,不管之前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诅咒是生效了。他们两个人的性命现在连在了一起,爱格伯特不能拿她怎么样,她也不能拿爱格伯特怎么样。

  

虽然是抱着消灭诅咒和小疯子来的,但按照效果来看,她简直是送上门来和人结婚的。

  

秦非常把那件红色披风抖一抖,兜着里面蜷缩成一团的骨头打了个结,提着就往外走。情况都这样了,不带回去很难收场。

  

骨头架子爱格伯特在简易包袱里一动不动,没什么反应,秦非常心想他被自己的诅咒反噬了,受到的刺激这么大?

  

走出玫瑰园,秦非常发现岛上的雾气正在缓缓流动着,那些先前被排斥在岛外围的雾气进入了庄园内部,雾气里面半透明的幽灵,也随着雾气的弥漫,一同出现在周围。

  

她带着爱格伯特的骨头架子,那些轻飘飘藏在雾气里的幽灵们没有靠近。

  

普通的幽灵是没有记忆和神智的,大多数人死后,灵魂会慢慢消散,没有特殊的情况,能以幽灵形态留存的时间很短暂。这里这么多的幽灵,在几百年的时间里还没消散,只可能是因为爱格伯特。

  

他死后不知为何变成了梦魇幽灵,因为强大的怨气和诅咒,隔绝了托曼尼岛,也强行留下了这些一早就该消散的幽灵。

  

——真像个小孩子,抓住美好的时光不愿放手,哪怕她们早已变成了另一个模样。

  

“你的怨恨其实早就消失了吧。”秦非常走在湿润的雾气里。旁边是她没有来过的马场,她还记得刚才看见的片段里,少年骑着黑马从这里疾驰而过,意气风发。

  

刚这么想着,她身边掠过去一阵风,模模糊糊的,似乎是几匹半透明的马跑了过去。

  

秦非常:“……你真行,马的灵魂都要留下。”

  

一直装死的骷髅说话了,他说:“我留下了什么。”

  

明明什么都没留下。

  

他很早就后悔了,当怨恨随着时间消散,他发现自己的诅咒困住了那些仇人,也困住了自己和死在岛上的人。

  

他死前的愿望强烈到影响了这岛上的生灵,他不知道那些死去的,是自愿,还是被强迫着留在这里陪着他。

  

最开始的怨恨消失了,又不断有新的怨恨产生。他确实想离开这里,只有他离开这里,这座岛才能不再被他影响,幽灵们才会消散。

  

可他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真的会离开。

  

“你真的要带我走?”

  

“不然呢,留在这里陪你长眠?我觉得你睡够了。”

  

“你不怕我去了外面的世界,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他的语调渐渐诡异。

  

秦非常冷笑一声,“老实点,不然把你骨灰扬了。”

  

爱格伯特不敢置信,“你是在威胁我?”

  

秦非常一本正经:“公主您醒了?洛斯特王朝亡了几百年了。”

  

爱格伯特:“谁是公主?!”

  

秦非常自然地改口:“口误,是王子。”

  

他可不是公主吗,一通骚操作把自己困在城堡里,等着人拯救的公主。

  

有爱格伯特的骨架子在手,秦非常走在岛上没有再遇见任何问题,她来到岛的边缘,刚好看见一群人茫然地从地上爬起来。

  

“我……我们这是怎么了?”

  

“我们怎么在这里?”

  

秦非常抓着原本要打的boss骨架,神色自若地走过去:“走吧,上船,我们回去了。”

  

年轻人们更加茫然,他们总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跟上过洛兰的进度。怎么就要回去了?他们不是刚上岛吗,还没进去呢!

  

罗兹巫师眼神更加疑惑一些,他隐约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但梦境像碎片一样消失在脑海深处。

  

“我们的诅咒还没解决呢,怎么就要回去?”利昂问道。

  

“呀!”玫姗抬起自己的手,又不敢置信地拿出灯照亮,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又一遍,“没了,那个诅咒的图案没了!”

  

所有人都连忙查看自己的手腕,很快,一群人发出逃出生天的哭声和笑声,互相拥抱在一起。

  

见他们喜极而泣,秦非常背后传来一个不怀好意的冷笑,某骷髅架子在她耳边说:“他们高兴得太早了,诅咒并没有解除,哈哈哈~”

  

秦非常动了动嘴,“闭嘴吧。”

  

发现手腕上的诅咒图案莫名消失,一群人连探究都不想探究了,只想着赶紧离开,当即回船返航。

  

秦非常带着的那个包袱被所有人无意识的忽略了,只有罗兹巫师感觉到什么,忍不住去看秦非常。

  

利昂满面笑容地来到他身边表达感谢:“罗兹巫师,这回多亏了您的帮助,等回去,我会和父亲一起好好感谢您。”

  

“不,我并没有做什么。”罗兹巫师皱紧眉头。他答应来这一趟,想过会发生任何可怕的事,可是事实却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他根本就没能做什么,“如果真的有人做了什么,大概是那边的那个女孩。”

  

他神情严肃地指着秦非常,忽然感觉那边传来一股令人极不舒服的气息,不自觉后退了一步,收回手指。

  

“您怎么了?”利昂疑惑。

  

罗兹巫师嘴唇抖了抖,含糊道:“没什么。”

  

他独自坐到房间里,回程的路上再也没说一句话,而且一回到码头就匆匆离去。远离了那艘船后,他才露出后怕的神色。

  

如果他没猜错,那个女孩,从岛上带了极可怕的东西出来了。

  

“洛兰,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去玩吗?”

  

“是啊,我们竟然真的就这么简单解除了诅咒,难道不值得庆祝吗!”

  

秦非常拒绝了他们的邀约,提着行李回去了。

  

诅咒的事告一段落,她也是时候该专心做事。她回到洛兰的那个家,简单收拾了些东西,准备这就搬到先前看好的一套房子里。

  

她从楼上下来,刚好看到朗索和老祖母。因为诅咒解除得快,老祖母还没有死,但也只是时间问题。

  

自觉和她们的恩怨已经结清,秦非常礼貌地朝他们点点头离开。

  

她能想象得到接下来这里会发生什么。这个宅子已经不属于他们,他们很快要搬走,朗索是个自私的人,他会拿走祖母所有的钱,老祖母会死在她最疼爱的宝贝孙子手里,而朗索,这样的人如果不改变,那结局悲惨几乎是注定的。

  

和爱格伯特的那个契约签订后,她忽然能看见其他人身上的气,那祖孙两个身上有黑色的气,很浓厚。

  

她暂时租住的屋子在青杉大学附近一个复古的老街二楼,家具之类都是现成的,提着行李就能入住,房东老太太是位和蔼的音乐老师,租给房客的屋子也打理得很好,颇有格调,一些细节处的装饰都显露出她的品位。

  

整个二楼都被秦非常租下,一个人住足够宽敞。

  

将行李放好,秦非常脱了衣服走进浴室。没一会儿,她的行李箱啪嗒一声被推开,一具骷髅架子从里面站起来,踩着她的衣服,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在浴室的水声响起时,骷髅慢慢变成了一个唇红齿白,散着长发的美少年。他面无表情地托着下巴,打量这个对他来说太过窄小的屋子。

  

太旧了,头顶的天花没有浮雕彩绘,没有水晶吊灯,地板有划痕,地毯太廉价……不过,有很多他没见过的奇怪东西。

  

爱格伯特站起来,用手上的银色手杖敲了敲电视,又敲敲另一边的冰箱。

  

这都是些什么?

  

秦非常带着满身水汽从浴室里出来,她踩着拖鞋来到爱格伯特身边,打开冰箱,看见里面有房东放的水和牛奶。

  

她拿了一瓶冰水,顺手给了爱格伯特一盒牛奶。

  

关上冰箱门,她喝了口冰水,用毛巾擦着湿发去找衣服。

  

爱格伯特看着手里凉冰冰的盒状物,学着秦非常的动作打开冰箱。

  

秦非常在行李箱里翻衣服,听到身后冰箱不断被打开关上的声音,头也不回说:“公主,别玩冰箱了。”

  

※※※※※※※※※※※※※※※※※※※※

  

秦家人是祖传的先婚后爱(。

  

你们能想象吗,我最开始脑海中这个故事就是城堡小王子幽灵和女主的同居生活……结果写到二十章才写到这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