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仙四 浮生一梦

浮生 一梦【完】

仙四 浮生一梦 汐湦 3896 2020-08-27 21:53

  

  

【——浮生——】

  

跌落、跌落、跌落。

  

所有的力气仿佛都在一瞬间耗干, 所有的精神都在此刻消散。

  

什么都不需要在意,什么都不需要想。

  

眼前被黑暗所覆盖,然后意识逐渐消散。

  

似乎过了许久,又似乎只是一瞬。夙浅在朦胧间听见有人在耳侧不停的说话。

  

……

  

“哟哟哟, 我瞧着这是谁?这不是高贵的九天玄女娘娘吗?你怎么这么狼狈,我没有看错吧?”

  

“七叶,你这个天界叛徒!”

  

“叛徒?这个腐朽的天界难道还有待下去的必要吗?”

  

……

  

似乎是九天玄女和……?

  

夙浅模模糊糊的想。

  

……

  

“说人话!”

  

“我是魔哪来的人话……不对!我都出手了,你说呢?”

  

……

  

是玄霄师弟!

  

夙浅睁开眼。

  

但是夙浅看到的, 并不是期待的玄霄,而是坐在床边的红衣女神。

  

清冽、纯粹而干净的灵力,和话说所听到的“叛徒”,怎么也搭不上边。

  

夙浅失笑, 她没有想到自己还能睁开眼睛。

  

她能够活着……真是奇迹。

  

她看着自己仍如白玉般干净的手, 心中的失落一点一点的溢开。

  

她还记得, 最后红渊化为碾尘随风散去的情景。

  

那个时候,夙浅是怀着必死的决心掷出的红渊, 所以以为自己会和红渊一样。那时也就没有伤心, 可是现在, 剑没了而她人却还活着。

  

真是造化弄人。

  

夙浅摇头苦笑。

  

琼华有训:剑在人在,剑忘人亡。

  

诸多弟子, 爱剑如生命。能够将佩剑炼化至身体里,达到‘人剑合一’境界的弟子, 大多都是和剑一起陨落。偶尔有例外, 也是死在剑之前。也只有她了, 剑断了,人却还活着。

  

不过夙浅不后悔。

  

正如她所说,只愿护琼华不毁。

  

只是息息相关的剑损毁了而已……又有什么关系,大不了就是修为不进寸步而已。死都不怕了,不进寸步又算什么?

  

不过——

  

夙浅抬起头:“琼华……怎么样?”

  

自顾自说着的七叶停了下来,她挑眉,“睡了五十年,醒来果然先问的是琼华……某人居然被比下去了。”七叶以袖掩唇而笑,眼睛却瞥向房门。

  

“闭嘴。“

  

夙浅一愣,顺着声源看去,只见披着一头红发的玄霄,冷着一张脸,缓步走进。

  

“……“

  

直到玄霄行至眼前,夙浅才意识到了七叶话里的含义。脸上瞬间红了一个通透,下意识的用手拉了拉身上盖着的被子,试图将脸遮住一二。

  

“呵呵……”眼睛被遮住看不到,但耳边却传来七叶的轻笑,“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夙浅松开被子,只见七叶起身,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离去,行至门口,这位拥有紫色长发的女神停下脚步,稍稍整理了下衣服,然后回过头,嘴角挑起一抹不怀好意的微笑。

  

“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哦~“

  

七叶的身影完全消失了,带着直到刚才为止,还算融洽的气氛一起消失了。

  

“……“

  

“……“

  

夙浅扯了扯被子,垂头不语。

  

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呢?

  

是“好久不见?”,“还是你没有事真是太好了?”

  

听七叶说,她睡了五十年。但对于她而言,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而看玄霄步履稳健的样子,也并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夙浅在心理苦笑,该说什么呢?似乎都不合适的样子。

  

沉默良久。

  

最终找到话题的,还是玄霄。

  

玄霄:“伤好了一点吗?”

  

“嗯。”夙浅松开了被子,转头看向玄霄,道:“玄霄……师弟,你们还好吧?”

  

玄霄点了点头,面上表情不变,语气却不自觉的变得柔和了一些。

  

“还算好吧,”他说,然后像是早有准备一般,从抱着进来的卷宗中,取出一张拉开,摆在夙浅面前。只见上面写道:

  

[琼华派二十五任掌门夙瑶在四十八年前失踪。

  

一月前,曾有魔在东海附近,看见疑似夙瑶的青年女子与一青年男子,一起出现。

  

有人说听见那女子唤男子为“玄震师兄”。

  

……

  

琼华派第二十六任掌门名虚言,系第二十四任掌门太清首徒玄震之徒虚言。

  

在虚言继位第六年,遣散大半弟子,封闭山门,只留下几名不愿离去的虚字辈弟子。

  

又三年,琼华在人间名声逐渐隐去。

  

……]

  

夙浅沉默良久,“那……紫英和静希呢?”

  

“大概在天墉吧。”

  

“是吗……?”夙浅苦笑,气氛又陷入沉默中。

  

似乎都有结局了。

  

夙浅想起虚言跟着天河等人去鬼界后回来,曾说的那一句话:「好奇怪啊,师傅并不在鬼界。是已经去投胎了吗?」

  

夙浅想起了当时夙瑶煞白的脸色,但现在看来——

  

夙浅在心理微笑。

  

果然都是笨蛋。

  

“笨蛋,”不知何时,原本站在床前的玄霄,已然坐在了床畔,轻轻拥住了夙浅,靠在她耳边,轻声道:“没有下次。”

  

夙浅犹豫了片刻,这才试探性的将手轻轻覆上玄霄的手。

  

“不会再有下次了。”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啊……

  

已经没有琼华了,没有夙浅了。

  

连最执着琼华的夙瑶都已经离开,再执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而且,她现在最在意的……

  

夙浅偷偷向后看去,不自觉扬起了嘴角。

  

是玄霄啊……

  

——浮生完——

  

※※※※※※※※※※※※※※※※※※※※

  

【——一梦——】

  

玄霄睁开了眼睛。

  

呈现在眼前的,是他很久没有见过的场景,——东海归墟。

  

摆设简陋,灵力稀薄,身旁常伴的,只有羲和。

  

玄霄叹了一口气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的错觉,自从成魔以后,他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不过好在魔与讲究清心寡欲的仙家不同,魔讲究的是随心所欲。

  

他环视一圈,十分轻松的挣脱掉了束缚住自己的符咒,然后拿过跟着他一起入魔的羲和,强行破坏封印,走了出去。

  

前方尸骨堆积,隐约可见尚未风化的蓝白服饰,还有旁边插着的长剑,都在对着玄霄无声嘲笑。

  

玄霄挑眉,却没有被此勾起愤怒。

  

太在乎琼华的,或许是夙浅,或许是夙瑶,或许是玄震,却不是他玄霄。

  

玄霄抱以微笑。

  

难得的真心实意的微笑起来,只是带着讽刺。

  

不知讽刺过去的自己,还是已经化为白骨的琼华弟子。

  

还好夙浅没有看见。

  

玄霄继续向前走着,身边涌动着强烈的火系灵力。

  

不知道夙浅有没有醒?玄霄像是想到什么般的蹙起了眉,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兴味,提起羲和挽了一个剑花。行至刚才找到的漏洞,强行破开。

  

*

  

这里是梦境。

  

玄霄十分肯定的下了结论。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自由走动,场景也布置的十分逼真,但是对于成魔后的玄霄来说,只不过是粗糙的小把戏而已。

  

玄霄看着躲在角落里震惊惶恐的魔,扬起一个充满恶意的微笑,抬手剑落,一剑击杀,接着敛起笑容,面无表情的看着梦境碎裂。

  

只是单一的梦境而已,太过无趣。

  

*

  

“玄霄……在这里睡会着凉的哦~”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玄霄睁开眼顺着声源望去,只是夙浅弯腰看着他微笑。

  

心头一暖。

  

玄霄伸手拂开不知道何时披在肩头的长衣,轻轻握住夙浅的手,稍稍用力,便毫不费劲的将夙浅拉至膝盖,将头轻轻搭在夙浅的肩上,把玩着夙浅的长发。

  

“魔不会感冒。”

  

“我当然知道!”夙浅点了点头,“只是你也不能在这里睡。”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嗯?”

  

“嗯,我梦见了我们的过去。琼华还在,初入山门,你站在门口,……”

  

——一梦·完——

  

——全文·完——

  

有人说抱怨看不懂。

  

回头看了一下,确实。似乎跟我想象的差了些许,明明在文档上还不是这样啊OTZ

  

结果放上来就这样,连震瑶的结局都给漏了,于是小修了下,增补进去。麻烦重看一下把。抱歉。

  

——2012-11.11

  

谢谢大家陪伴我一年,于是全文结束了,没有番外了。想写的华浅番外,因为V文的缘故,被我吃掉了。也许有一天会放在番外集吧。请密切关注我专栏哦【等等】>////////<

  

虽说是有两个番外,但是因为上章引用了不少原著对话的缘故,so……这里的第二个小支线结局,就当做让大家多花钱,还有长期不更新的赔礼,免费送给大家,希望喜欢>///.///<

  

12.25日,新坑再见吧~

  

新坑地址:[综] 雾

  

↑专栏求包养(摇尾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