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愿无来生

第266章 外婆1

愿无来生 何谓清欢 4477 2020-02-17 15:48

  

费了些功夫,江逸臣终于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空档,将车子停放了进去。牵着孟瑶的手行走在那群脸上挂着淡然恬适微笑的人群中。孟瑶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变得平静了一些,原来这里是医院的后面一条小巷子,没多久就绕到了医院的一个侧门,孟瑶很奇怪难道是江逸臣身上装了导航定位的样子,完全不会停下考虑接下来该往那个方向走。

推开病房的门,陈子骞神情疲惫的坐在一张病床的前边,床上的男子整个头都被抱着,只露出了眼睛闭着和嘴巴,但是看上去好像还有伤痕的感觉。听到门开的声音,他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目光柔和了一丝丝。

“陆雯婷的手笔?”江逸臣拿过在路边买的东西,放在在了一边,这是间极为小的病房,居然塞了两张病床,不过还好,没有其他病人。

“……”

“子骞,伯父情况怎样?”孟瑶看了一下床头的卡,写的很笼统,具体的她还是不能看出来。

“颅内出血,身体多处骨折。脾脏受损。右手手掌粉碎性断裂。”陈子骞终于说话了,声音很是沙哑,嘴巴微微的看到有些干,应该是这么久没怎么喝水了。仪器上的数值目前还算是正常,但是如果出血能及时血凝制止住的话,倒是不需要做手术处理,不过如今还在昏迷的病人并不意味着是安全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么严重的情况到底是怎发生的,江逸臣都想不出来。

“你们走吧。”陈子骞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没有再解释什么,目光也没有特别的感情,让人分辨不出是心疼,愤怒还是其他。

“子骞,可儿很担心你,我让她过来陪你?”孟瑶被江逸臣拉着手朝外走,但是她还是回头说着,如今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婚姻,陈子骞和陈可如果可以,她觉得也是一件美事,如今这样的情况,倒是能很好的促进他们之间的感情,而且多一个人陪他,他也不至于这么孤独难受。

“不用了,你劝她先回江城去吧。”

“子骞…….”

“我们走吧!”不由分说就拉着孟瑶出来了,不过脸色真的十分难看,之前陆雯婷做的如果很多不是本意,即便是孟瑶爸爸的事情她也只是挑起了事端,想以此胁迫孟瑶离开江逸臣,但是后来的事情没有按照她的设想进行下去,但是这一次绝对是她自己的本意,而撑耀华能这么做的目的显然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母亲,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他非护不可那便是他的母亲和孟瑶。

“可是,…”江逸臣的脸真的很不好看,“我打个电话给可儿,他一个人这个样子也是不行的!”如果再不通知陈可,她会担心,而且如果再瞒,她们之间又会产生隔阂,而现在的陈子骞只是不想他如今的样子被其他人看见,让其他人也替他担心心疼,但是实际上他的失踪反而让人更难过。

江逸臣没有说话,孟瑶一只手费劲的从包里翻出手机,还要迈着大的步子跟紧江逸臣的步伐,如今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为生气的缘故,他不由的走的极快。给陈可打完电话,他们已经快走到了车边,两人上车之后江逸臣没有再说一句话,这是这晚了些的人更多了些,江逸臣居然看上去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偶尔还按了几下喇叭,不过看着那些不情不愿往边上走的人,终于走出了这小巷,之后宽阔的大马路上,江逸臣开的很快,起码是孟瑶坐在车上,他开的最快的一次。

“你让王姨给你弄点吃的,吃完早些睡觉,不用管我了!”车子开进家门口,江逸臣替孟瑶解着安全带。

“这么晚了,不能明天再去吗?”他要去做什么孟瑶能隐隐的猜到,但是这如今陆雯婷显然是真的疯了,不在有任何的原则和底线了,即便是江逸臣,她都是担心陆雯婷会对他做不好的事情,陈子骞的和陈爸已经是很大的说明了。

“如今对于陆雯婷来说夜晚不是更好做事情的时候吗?如果不找到她,还不知道她会做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江逸臣看着孟瑶关上车门“乖乖在家等我,哪里都不要去,外婆那边我已经派人过去了,你就不用担心了。”原来刚才在等红路灯的时候,他拿着手机发着信息,是安排人手照顾和保护外婆,莫名的又被感动了。

“好,你也要当心点。我会等你的。”孟瑶绕过车头,站到了江逸臣的身边,看他探出的头,在他的脸颊落下了一个吻,然后站在了大门口,望着江逸臣将车开走。

回到屋子,顾青鸾仍然不在,孟瑶问了一句说是下去就出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草草的吃了两口饭,孟瑶便道了声辛苦上楼了,给陈可打了电话,还在往医院的路上,孟瑶提醒她注意安全,稍微讲了一下如今陈爸爸的现状,让她心里也有点底。挂了电话,她又打给了赵姨,外婆和她都还好,江逸臣派了两个漂亮的女生去了家里,说是这突然桂姨走了,怕她顾不过来。

拿着手机吗,孟瑶如今最想打的便是江逸臣,但是他如果不是在开车应该就是在做事,这样会打扰到她,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给顾青鸾,如今都是一家人了,这连王姨和江逸臣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这时间也不早了,关心一下好像也是应该的,毕竟顾青鸾除了上次逼她生孩子那回,其他真的对她都很好。但是电话想着一直没有人接听。

孟瑶给江逸臣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顾青鸾如今还没有回来,这样既不会打扰到江逸臣做事情,又能在他有空的时候能看见她的信息。下午已经休息过了,再加上心里有事情,她看着如今还摆在梳妆台上的三块玉珏,无聊的摆弄起来。

到了凌晨,孟瑶还坐在楼下沙发看书,一边的茶几上已经喝完的咖啡,揉揉发涩的眼睛,看着外面的院子,黑黝黝的院子,那庭院里安置的矮矮的灯,像是妖怪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她的样子,王姨已经被她劝去休息了,她伸手摸了摸手臂,不仅有些凉,还有些酸软,越看就越是心里发麻,就更担心了几分。

终于院子的外面突然亮起了一片光,越来越近,也越来越亮,她的心暗暗祈祷这次一定要是,之前好多次看到的都是别人的车子驶过,不过可能是不忍她继续等下去,大门自动打开了,江逸臣的车子缓缓的开了进来,孟瑶赶紧推开门迎了出去。

“怎么这么晚了,你还不去休息。”江逸臣赶紧跳下车,不过孟瑶并没有走向他,而是走向了副驾驶的顾青鸾,自家顾青鸾的脸色很不好。

“妈,这么晚了,累了吧!你赶紧进去歇着吧!”孟瑶站在一边看着顾青鸾已经推开了车门,她有些关心的说着,但是顾青鸾的脸色真的特别难看,一言不发的朝屋子走去。

“妈你这是怎么了?”看她的手包在车子的后座,赶紧拉开车门将它拎了出来,想要快步的跟上去。

“瑶瑶,你不用管她!”江逸臣在身后拉住了她,发现她的手都是凉的,放在自己胸口的位置,那里一颗火热的心在强力的跳动着,他的小娇妻居然这样就开始了等门的工作,看来今后他还是得按时回家,不然看她这样自己心都疼了。

“可是妈她这样很让人担心!”孟瑶小声的说着,如今知道陈子骞爸爸和顾青鸾之间的过往,而这婚礼中和之后发生的事情显然跟这婚礼有关系,子骞爸爸想要维护的人肯定不是她和江逸臣,那么这次受伤的原因那么无疑就是因为顾青鸾,所以她想通了这些事情之后,只字不提陈爸爸的事情。

“没事,都经历过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这点挫折就能怎样到她,那她就不是我妈了。”拉着她的手进了屋,接过顾青鸾的包就直接扔子在了玄关上,换了鞋就要带着孟瑶上楼了。

“这个还是给妈送过去吧!”居然把包就扔在门口,好像是有些不合适。

“不用了,你觉得她现在这个样子,想看到其他人吗?”江逸臣直接抱起她,就往楼梯上走去。

“别,你都这么累了。”不过话是这么说着,但是双手紧紧攀住江逸臣的脖子,生怕自己摔下来,看着江逸臣微笑的眼睛,将头紧紧的埋在了他的胸前。

“我又那么体力不济吗?等会你就知道老公的厉害了。”江逸臣的话带着几分不满,又带着几分得意。

‘你,我不管你了,我累了,想睡了。’孟瑶本来想说他几句的,但是突然想到跟他耍嘴皮子,自己从来没有赢过,所以还是小声的嘀咕着。

“乖,去外婆家晚点去就可以了,我们还有很多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睡觉的。”用胳膊压下手把,门开了。

“流氓,赶紧去洗澡了!”孟瑶脸都发烧了,如今她出来除了这个词,实在想不到合适的话来说他了,江逸臣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在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还帮她盖上被子。

“****”江逸臣笑笑的往洗手间的方向走了过去,孟瑶拿被子将自己的脸都给蒙上了,一颗心小鹿乱撞似的,想赶紧睡着,但是却是越来越清醒。直到江逸臣出来,身边的床垫下沉得厉害,她眼睛紧闭,身体极力放松,但是微微颤抖的睫毛出卖了她。

“你们怎么这么晚才过来,李老师都等了你们很久了。”十一点多钟的时候江逸臣才开车将孟瑶带到了外婆家,一进门赵阿姨就说着,不过还顺带着些笑意,孟瑶听着这话狠狠的瞪了一眼江逸臣,不过他此刻正咧着嘴。

“外婆呢?”孟瑶在厅里没有看到外婆,有些纳闷。

“李老师在房间吧,那两个小姑娘正陪着她,我这不是在厨房准备中饭,听到外面的响动过来的。哎呀我的排骨。我先去厨房了!”说完匆忙的往厨房跑去,之前和桂姨两人还配合的默契,这两个新来的小姑娘,她还不舍得也不知道她们会做些什么,所以都赶去照顾外婆了。

“那辛苦赵姨了,我先去看外婆,等会再过来帮你!”孟瑶一如往常带着几分撒娇的口吻。

“不用,你陪李老师说会话,都休息一下,看看你这黑眼圈,一看就是没休息好的。”赵姨边跑边说着,不过语气到不是责怪,而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赵姨,那是因为昨天晚上……”脸又红了,但是还是想挣扎一下,不然得了个名声就不好了。

“行了,别解释了,只会越解释越错的,难道她想的不是事实吗?”江逸臣依旧拉着她的手,往后面走去。不过挨了几记粉拳,孟瑶低下头,脸已经绯红了。

“江总,夫人,你们来了!”两个姑娘其中的一个正对着门的方向,看到江逸臣牵着孟瑶过来,赶紧微笑着立起身来打着招呼。另一个女生也立刻站了起来,微笑着。

“恩,你们两个去帮赵姨的忙吧,这里我们就可以了!”江逸臣点着头,两人对孟瑶笑了笑,退了出去。

外婆伸出手来,孟瑶紧紧握住,“外婆怎么昨天你们要走得那么快呢?”只是外婆没有说话,微笑这看着她,这显然是对她说的话有了反应。

“外婆,你还告诉瑶瑶真实的情况吧!”江逸臣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孟瑶诧异的看看外婆又看看孟瑶。

“哎,你又不早说,快把我给憋疯了。”外婆突然说话,然后用手抱着自己的腿动了动。。

孟瑶瞪大了惊恐的双眼,这外婆什么时候好的,她都不知道。只是江逸臣和外婆都笑着看着她如今的反应。“这是怎回事?外婆,你康复了怎么不跟我说呢?还有你,这样的事情瞒着我好玩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