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第207章:打脸天下!敖玉对抗皇帝!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16685 2020-02-21 06:59

  “陛下,请还我母亲一个公道啊!”

  “陛下,请给浪州万民一个公道啊!”

  兵部右侍郎王华贞披麻戴孝,带着一百多家人,依旧在登闻鼓面前凄厉嚎哭,真是见者伤心闻者流泪。

  “天诛敖玉,天诛国贼!”

  而就在这个时候,宫门开启了,一个大太监走了出来。

  “陛下有反应了,浪州有救了。”十几万人群骚动起来。

  这个太监来到了王华贞面前道:“阳雄侯,陛下让你进去。”

  这个太监说出这话的时候,是完全不带任何感**彩的,所以王华贞很难听出什么来,他心中不由得一喜:敖玉完了,周离完了。

  然后,他挡着十几万人的面朝着皇宫里面的方向跪下道:“陛下圣明,陛下圣明!”

  然后,他朝着外面的十几万民众拱手道:“诸位,陛下已经听到我们的声音了,浪州人民有救了,有救了!”

  十几万人跟着齐声高呼:“陛下圣明,陛下圣明!”

  “天诛敖玉,千刀万剐,给浪州百万民众一个交代!”

  “天诛敖玉,千刀万剐!”

  ……………………………………

  进入大殿之后,王华贞觉得气氛非常诡异,甚至非常渗人。

  但是在场文武百官都是人精,绝对不会露出什么明显表情的,甚至完全是眼观鼻观心。

  兵部右侍郎王华贞跪下叩首道:“臣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允皇帝淡淡道:“王华贞,你敲登闻鼓,为何啊?”

  王华贞道:“陛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大皇子周离是钦差,他要杀臣之母,臣虽悲痛万分,却不敢说什么讨回公道。但今日臣是为了浪州万民啊,他们何其无辜?因为敖玉的妖言惑众,因为周离殿下的残暴不仁,使得无数浪州民众家破人亡,惨不忍睹啊,如此下去,只怕会激起浪州民变啊!”

  万允皇帝道:“你如何知道?”

  兵部右侍郎王华贞从怀中掏出了一份血书,跪下叩首道:“陛下,这是浪州百官的血书,全部都是声讨敖玉和周离的般般罪行,罄竹难书啊!这份血书里面,写满了周离在浪州的种种恶行,每一个字后面都是血泪,都是人命!如果仅仅只是臣之母亲,臣不敢来敲登闻鼓,但为了浪州万民,臣不得不来啊,他们真的要活不下去了啊。”

  说罢,王华贞献上了这份血书。

  这份血书确实是真的,而且是浪州太守献上来的,这里面把大皇子周离的罪行一桩桩,一件件写得清清楚楚,洋洋洒洒几千字。

  不仅如此,上面还有一百多名官员的签名,还有几千民众的手印。

  这等于说是整个浪州官场所有人,都在实名检举周离的罪行。

  万允皇帝心中冷笑,打开这份血书,淡淡道:“浪州万民,真的如此悲惨?”

  “有过之而无不及啊。”王华贞哭泣道:“敖玉妖言惑众,说什么二月中旬浪州海域有大地震大海啸,周离动用军队,前行迁移民众。结果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大地震海啸的样子,周离借机敛财,草菅人命,浪州民众家家户户流血流泪。陛下开恩,救救浪州万民!敖玉为了一己之私,蛊惑太上皇,害死了浪州无数人命,使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如此丧心病狂,如此罪大恶极,当千刀万剐啊!”

  万允皇帝道:“王华贞,就在你进门之前,我收到了来自江州港的奏报。周离杀了浪州水师几十名将领,让黑冰台军官掌握了水师,并且强行让他们撤离到江州港,结果你的儿子王巨中途夺回了水师的指挥权,带领着一半水师舰队返回浪州港了,要维护秩序,拯救万民,拨乱反正,你确实教了一个好儿子啊!”

  确实在半刻钟之前,皇帝收到了来自江州港的奏报。

  这份奏报是很早就发出来的,当时大海啸地震还没有发生,此时才到皇宫。

  王华贞心中一颤,但依旧硬着头皮道:“犬子一心为公,一心为民,只希望他能够帮助朝廷稳住浪州局面,不要使得彻底崩坏,也希望他能够拯救更多的民众,能够为帝国尽量挽回损失。这些都是他也能够个做的,不敢言功。”

  “哈哈哈哈……”万允皇帝忽然大笑,寒声道:“王华贞,你生的好儿子,你真是生得好儿子啊!周离让水师撤离浪州海域,前往江州港避难,结果你儿子王巨夺权,重新把一半舰队带回浪州港了。二月十八,浪州海域发生大地震,大海啸,那一半水师舰队全部葬送了,全部葬送了。帝国耗费无数银两,用几十年时间才打造成的水师主力,被你儿子葬送了一半!”

  “还有你口口声声说你母亲为了保护几百名童男童女,惨遭周离杀害。结果呢?结果是你阳雄侯府做肮脏的人口生意,把这些俊俏的童男童女买来培养,送给权贵们做礼物。这几百个童男童女就关在你家的地下室,周离是把他们解救了出来。”

  “你王华贞丧心病狂,毫无人性,还要栽赃周离?”

  “王华贞,你手中有血书是吗?朕这里也有一份血书,你好好看看!”万允皇帝厉声道,然后猛地展开了血书。

  上面写着十二个大字:敖玉公子,救人百万,功德无量。

  “还真是巧了,太巧了,这份血书上也有沧海行省几百个官员的血书签名,还有几万民众的血书签名!”

  “王华贞,这里有两份血书,一份说敖玉和周离罪恶滔天,让浪州民不聊生。另外一份血书,说敖玉和周离功德无量,救人百万,你说朕应该相信谁啊?应该相信哪一份啊?”

  万允皇帝拼命咆哮着,他是真的愤怒了。

  当然并不是因为什么阳雄侯府做肮脏的人口买卖,而是因为浪州海域真的发生大海啸了,损失天大,一半的水师被王巨害得覆灭,伤筋动骨了啊,这可是他的军队啊。

  而王华贞如同被雷击一般,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足足好一会儿,他嘶声道:“陛下,这一定是谣言,一定是谣言啊!浪州海域不可能发生大地震,不可能发生大海啸的。二月十八发生的,更不可能了,这才仅仅四天,消息怎么可能送得到,整整几千里距离,怎么可能四天就送到消息了?”

  “陛下,这肯定是敖玉和周离的谣言啊!”

  谁都知道这种事情抵赖不了的,但任何人死到临头了,都会拼命狗急跳墙的,哪里还有什么理智?

  万允皇帝冷笑道:“不着急,不着急,关于浪州的消息,相信很快就会陆陆续续来的,我们一起等!”

  果然,仅仅两个时辰之后。

  浪州的消息雪片一边传来了,全部都是黑冰台在浪州的密谍,在沧海行省的密谍,不是周离带去的,而是原本就驻扎在浪州和沧海行省的。

  传来的消息都是一样的。

  “二月十八,浪州发生大地震海啸,死伤无数!周离王子,拯救几十万民众。”

  而此时,王华贞已经完全瘫倒在地了。

  万允皇帝寒声道:“王华贞,你此时还有什么话说?还有什么话说?”

  兵部右侍郎王华贞,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坐在地上拼命抽搐。

  “来人啊,抓捕王华贞全族,抄家灭族,抄家灭族!”

  “王华贞,你是帝国的罪人,帝国的罪人!”

  ……………………………………

  随着黑冰台密探一个消息接着一个消息传来。

  整个朝堂都丢掉了最后的一丝幻想,敖玉预测对了,浪州的大地震海啸发生了。

  大皇子周离也赌对了,他一举翻身了。

  此时,皇宫之外,依旧有十几万人围在那里,他们依旧什么都不知道,等待着皇帝给一个交代。

  说来真是可笑,这十几万人之所以能够簇拥到这里,完全是因为有些人要把他们当成攻击太上皇的武器,否则别说十几万人了,就算几百人也不可能簇拥到皇宫之前。

  “结束乱命,抓捕周离,还浪州万民一个公道。”

  “将敖玉千刀万剐,给浪州万民一个交代。”

  所以哪怕夜幕降临了,这十几万人依旧不知疲倦地高呼口号。

  片刻之后,宫门再一次开启。

  一个大太监朗声道:“肃静,肃静!”

  全场十几万人,全部肃静。

  “陛下有旨,二月十八,申时三刻,浪州海域发生大地震海啸,伤亡无数。大皇子周离,提前将几十万民众撤离,真乃不幸之中万幸。从此时开始,我大周将竭尽全力,拯救天灾,重建浪州!”

  这道旨意一出,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这……这……大地震海啸真的发生了?敖玉和周离真的拯救了几十万民众?

  可是不是说,大地震海啸不可能提前一个月预测的吗?

  大家刚才都在高呼敖玉祸国殃民,应该千刀万剐呀。

  而现在她就成为浪州万民的救世主了?这何其尴尬?何其打脸啊?

  关键是京城的敖府已经烧了啊,大家都已经高呼了一万遍天诛敖玉了啊。

  “散了吧!”大太监大声道。

  十几万人依旧停留在原地,因为真的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终于有人高呼道:“公公,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大太监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转身离去了。你们不希望这一切是真的?我们比你们还希望这不是真的。

  宫门继续关闭了,但是在场十几万人依旧不愿意离去,就只是静寂。

  “不会是真的吧?该不会是传来的假消息吧?”

  “有可能啊,或许是周离狗急跳墙,所以传来假消息?”

  “不可能,浪州除了周离之外,黑冰台不知道有多少密探在那里呢,肯定是确定了之后,皇帝陛下才来通知我们的啊。”

  “这件事情是真的了!”

  “没有想到啊,敖玉那厮竟然真的预测对了。”

  “从千古罪人到救世主,仅仅只是一瞬间,这个世界实在太可笑,太荒谬了。”

  “散了吧,散了吧!”

  然后,这十几万人悄无声息地散掉了。那些热血沸腾,拼命高呼的举人秀才们,也低着头默默离开了。

  让他们公开低头认错,认罪?不可能的,不存在的。

  如果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可能还会痛心疾首地认错。但是几万人,十几万人错了,那就不可能认错。

  甚至,他们内心还有一丝被打脸的恼羞成怒感。

  按说云中鹤和周离拯救了几十万浪州民众,这些京城的义民们也应该对敖玉和周离感恩戴德啊,你们不是怜惜浪州万民吗?

  这……也不存在的。

  这群人愿意同情弱者,也愿意铲除邪恶,匡扶正义。

  但他们愿意付出的代价却是有限的,让他们声张正义可以,让他们认错?绝不可能!

  或许有一小群人愿意认错,但作为一个大整体,绝不愿意。

  他们被打脸了之后,大不了灰溜溜夺回家中,沉默一段时间。

  仅此而已!

  不过作为教训,以后遇到类似事情的时候,他们发声会谨慎一些的,免得再一次被打脸。

  但是……只要时间超过几个月,他们就会把这次的事情忘记掉,然后再一次义愤填膺。

  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钟,而人群的记忆也没有长多久。

  ……………………………………

  肃王府。

  段莺莺,段羽,敖鸣也收到消息了。

  然后这群人,也死一般的寂静,面色如冰。

  足足好一会儿,段莺莺咬牙切齿道:“敖玉这獠这次竟然还不死,竟然还不死?!想要一个人死,怎么就这么难啊!”

  肃王妃段芸美艳的面孔充满了怨毒。

  这次所有人都觉得敖玉必死无疑了,一定会被凌迟处死的。但没有想到他又逃了过去,而且还成为了救世主。

  而且他竟然真的提前一个月预测了大地震海啸,竟然有这么强的本事吗?天文地理这么出神入化吗?

  敖鸣淡淡道:“我们烧掉了京城敖府,让敖心夫妇无家可归,还烧死了几个人?”

  “五个。”小公爷段羽道:“这五个人都是敖心的残疾护卫,算是最忠心的一群人,这段时间敖心病重不起。敖府遭到围攻之后,有人秘密撤离掉了敖心全家。但是敖心有五个忠心护卫留下来守卫敖府,我们组织人围攻敖府的时候,发现了他们,然后我们让人……打断了这五个人的手脚,并且活活烧死在里面了。”

  敖鸣道:“是我们人打断烧死的,还是月旦评的人?”

  段羽道:“是我派的人,我们国公府的武士。”

  段莺莺道:“敖心得的是什么病?”

  敖鸣犹豫片刻后,道:“可能是肺痨。”

  段莺莺道:“是在大理寺监狱染上的,还是在宗正寺监狱?”

  敖鸣道:“大理寺。”

  段莺莺目中闪过一丝快意,这个世界肺痨是绝症,一定会死的,甚至还会传染。

  敖心在大理寺染上的这肺痨,一定是有人想要害他,弄死他。

  这人是谁?傅炎图?林弓宰相?还是镇海王府史氏家族?

  段羽道:“我听说肺痨只有一种神药能救,但这种神药是大赢帝国黑龙台密探云中鹤发明出来的?现在他死了,敖心岂不是没救,死定了?”

  段莺莺道:“这样死,太便宜敖心了。他本来应该被敖玉牵连,一起被凌迟处死的。”

  敖鸣道:“这一次敖玉从黑冰台出来之后,一定会疯狂报复的。”

  段羽道:“报复?他能报复谁?”

  段莺莺道:“别看他提前预测对了大地震海啸的发生,但他打脸了所有人,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这样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敖鸣道:“现在最可怕的事情是他和太上皇捆绑在了一起,一旦他成为了太上皇的政治代言人,那后果就可怕了。敖玉这一次预测对了大地震海啸,周离亲自去进行了大撤离,但是真正决策这一切的是太上皇,他的名望会再一次提升,会再一次压制……”

  敖鸣的话没有说完,当然是压制皇宫里的那一位。

  肃亲王道:“敖鸣说得没有错,敖玉就算这次立下了巨大的功劳,依旧无权无势。但他一旦傍上了太上皇,就完全不一样了。只要他迎娶了香香公主,就会成为太上皇的政治代言人。”

  敖鸣道:“加上这次大皇子周离也翻身了,这三个人一旦联手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段莺莺道:“对,之前敖玉只是孤身作战,就算再狠毒,再厉害,也很难对我们整个利益集团产生巨大的伤害,最多只是借势陷害。而一旦他和太上皇,周离联起手来,那他们本身就会成为一个强大的政治集团。到那个时候,对我们而言,完全是噩梦。”

  敖鸣道:“必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必须阻止敖玉成为太上皇的政治代言人。现在还来得及,但也要抓紧了,留给我们的时间很少很少了。”

  大宗正肃亲王道:“对,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等浪州救灾结束,基本上就是敖玉迎娶香香公主的时候了。”

  为何做出这样的判断?

  这很简单,如今敖玉和太上皇已经捆绑在一起了。太上皇在要讲究格调,所以凡事基本上不会主动干涉,但香香公主是他最疼爱的孙女,对于她的终身幸福,皇帝陛下作为父亲有发言权,太上皇也有发言权。

  而太上皇是父,万允皇帝是子,当然是儿子要服从父亲。

  所以只要太上皇开口,香香公主嫁给敖玉就成定局了。

  但现在浪州受灾,死伤近十万,任何人都要一心救灾,绝对不可能提什么香香公主的婚事。

  民众受苦的时候,你竟然欢天喜地谈结婚?不可能的,就算太上皇也不能开这个口。

  所以敖鸣说,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一定要在这个时间内,彻底毁掉敖玉的前途,毁掉他的命运。

  敖鸣道:“林相集团,魏国公府,月旦评组织,傅炎图,二皇子,镇海王史氏家族,都是敖玉的生死仇敌。一旦让他们这个铁三角形成了,就会对我们进行疯狂报复,一家一家铲除掉我们。这个铁三角一旦成型,会有多大的杀伤力,完全可想而知。所以其他几派势力需要联合起来,动用所有政治资源,阻止这个铁三角的形成。”

  太上皇,敖玉,周离大皇子,这个铁三角就牛逼了。

  说一句诛心的话,这个铁三角集团必要的时候,可以掀翻任何人,包括那一位。

  这一次浪州大海啸后,太上皇名誉会上升到一个更可怕的高度,依旧是整个大周帝国最高精神领袖,不可撼动。

  周离大皇子再一次翻身崛起,可能争夺太子之位。

  敖玉手段狠毒,招招见血。

  一旦这个铁三角政治集团强大起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官员依附过去。

  真正必要的时刻,周离大皇子是可以直接上位的。

  这就像是明朝永乐帝的时候,朱棣不爽太子朱高炽,但是却喜欢太孙朱瞻基。当然这只是最极端的情形,正常情形下太上皇是不可能做出这样举动的。

  “所以,镇海王府这次要出大力气了,而且要不惜一切代价了。”敖鸣道:“这次能够出大力气的,就是史氏家族了。若是不能毁掉敖玉的命运,一旦让铁三角形成,大家都等着完蛋吧!”

  肃亲王道:“对,太上皇是精神领袖,至高无上。但是他就像是神仙,要保住自己超脱的姿态,不能下神台,下了神台的神仙就不再是神仙了,这就是他的制约。大皇子周离不可能直接受到太上皇的支持,所以敖玉是重中之重,是这个铁三角的中心点。毁掉这个中心点,铁三角荡然无存。”

  “关系大家命运的时刻到了,所有势力都要联合起来,绞杀敖玉了。”

  段莺莺忽然道:“你们说,敖玉是不是在之前,就已经谋划这个铁三角的成型了?否则一个多月前,他也不会举荐周离去浪州指挥大撤离,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太可怕了。”

  敖鸣道:“不管他是不是提前预谋组建权力铁三角,但……周离显然已经悟到这一层了,他正在拼命烘托敖玉功勋,为此甚至不惜得罪天下大多数的利益集团,甚至不惜得罪皇帝陛下,所以他在浪州一定会竭尽全力,促成这个权力铁三角,这是他问鼎皇位的唯一希望。”

  段莺莺忽然道:“肃亲王,当时太上皇为何会忽然退位,难道真的是高风亮节,是为了不超过太祖的在位年限吗?”

  肃亲王犹豫片刻,道:“这是绝密,没有人知道,包括我在内。但是……听说八年前,太上皇忽然病重,所以……陛下继位得是比较突然的。”

  段莺莺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局面演变下去,会不会变成二圣对立?”

  “绝无可能。”肃亲王道:“至少表面上,绝无可能,你们不要小看太上皇的境界。”

  段莺莺道:“但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敖玉如果想要赢到最后,他的最终对手,会是当今皇帝陛下?”

  肃亲王没有说话,敖鸣也没有说话。

  因为这话已经不能说了,也不敢说了。

  但事实确实如此,但当时敖玉选择把预测浪州大海啸的地图献给太上皇,而不是皇帝的时候,就注定了这个结果。

  云中鹤选择投靠太上皇,就意味着他的最大敌人,便是当今皇帝陛下。

  对抗皇帝陛下?这想想都让人浑身颤栗啊!

  魏国公世子段羽道:“这个敖玉,还真是疯狂啊,竟然想要和皇帝陛下为敌?”

  段莺莺道:“他也曾经想要效忠皇帝陛下,但是当他以一己之力平息南境叛逆乱归来之后,皇帝对他没有实质封赏,而且在求婚香香公主一事上打压他,从那一刻起,敖玉就决定投靠太上皇,并且和皇帝陛下为敌了。”

  段羽道:“不仅如此,皇帝陛下还派遣二皇子周寂去夺了敖玉平息南境叛乱的天大之功。如今只有我们少数人知道南境叛乱是敖玉平息的,广大民众谁知道?你们看吧,不久之后天大的公开捷报就会来了,说二皇子周寂平息了南境叛乱,恢复了对南境的统治。”

  敖鸣道:“敖玉决心对抗皇帝,或许更早一些。”

  段莺莺道:“对,敖玉平息南境叛乱归来北上途中,二皇子周寂派人刺杀他。敖玉回京之后,皇帝对此事态度不痛不痒,没有丝毫要追究二皇子的意思,反而派他去南境夺功,当时敖玉就对皇帝陛下死心了。”

  “所以接下来,我们大周帝国可能会面临有史以来最最精彩的疯狂政斗了。敖玉背后有太上皇,我们背后有皇帝陛下,双方要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了。”

  ………………………………

  黑冰台的态度,其实也是有一点点暧昧的。

  南宫错当然效忠于皇帝陛下,但……那一次敖玉被刺杀,死的可是一百多名黑冰台武士。

  半夜时分,敖玉从黑冰台监狱释放出来了。

  这一战,他胜利了!

  但是更加残酷的斗争,立刻又开启了。

  云中鹤来到敖心的秘密住处,这里是黑冰台安排的。否则这一次敖心和母亲,也会受到这群人的疯狂围攻。

  敖心确实感染了肺痨,就是在大理寺监狱里面感染上的,下黑手的人是谁?

  二皇子?林相?振海王府史氏家族?

  肺痨在这个世界是无救的,除非用青霉素。但一旦用青霉素,云中鹤的身份就会暴露。

  因为青霉素的配方只有云中鹤知道,而在全世界人眼中,他已经死了。

  但不救父亲敖心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救!

  父亲敖心最近这段时间,咳嗽得更加厉害了,又仿佛老了很多,整个人形销骨立,白发横生,而且已经不断咳血了。

  此时地面上躺着五具尸体。

  这五个是敖心的忠诚护卫,也曾经许多次保护过敖玉,他们不愿意离开敖府,结果敖府被围攻的时候,这五个护卫被人打断四肢,活生生烧死了。

  “京城的敖府已经被烧了,相信江州那边的怒浪侯爵府也不例外,也被烧了。”南宫二道。

  云中鹤道:“二哥,是谁烧的?我这五个护卫,是谁杀的?”

  南宫二道:“谁对你最恨之入骨?”

  云中鹤道:“魏国公府?”

  南宫二道:“当然,谁最恨你,那这件事情就是谁干的。烧你家,杀你的人。”

  云中鹤闭上眼睛,报复,一定要疯狂报复!

  一定要让魏国公府亡族灭种,全家死绝!

  一定要让段弼,段莺莺,段羽死无葬身之地。

  南宫二淡淡道:“想要报复?等你娶了香香公主再说吧。”

  云中鹤道:“我的等不及,这几天之内,我就要让魏国公府亡族灭种,全部死绝。”

  南宫二道:“敖玉,我欣赏你,但我们不可能帮你,因为我们只效忠于皇帝陛下。谁在皇位,我们黑冰台就效忠谁,这一点不可改变。”

  云中鹤道:“我懂,你们能保护我的家人,我就已经感激涕零了。”

  南宫二犹豫了片刻,然后递过来一张纸条,道:“你要灭魏国公全族,这东西或许对你有用。”

  云中鹤看完之后,微微一愕,然后放在蜡烛上烧掉。这个东西确实很犀利,能够成为致命武器,关键是云中鹤如何利用好它。

  “大恩不言谢。”云中鹤躬身。

  南宫二道:“这个……武器非同小可,你一定……要……设好一个最完美的局,否则它不但会炸死魏国公府,也会将你炸碎的。”(他是结巴,但好多同学说描写结巴说话,有点水字数)

  云中鹤道:“我明白!”

  南宫二拍着云中鹤的肩膀道:“敖……玉,我……我还是那句话,我很欣赏你。但……如果有一天,皇帝陛下让我……杀你,我……我只能杀你。”

  云中鹤道:“我依旧感谢二哥。”

  南宫二道:“保重,走了!”

  然后,南宫二离去。

  敖心一边咳嗽,然后看着手帕上的血迹,沙哑道:“胖胖,你可知道这条路走到最后,你要面对的敌人是皇帝陛下?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

  云中鹤道:“父亲,我知道。”

  敖心道:“太上皇年纪大了,未必能活太久的。而且他如同神祇,不能亲自下场的,更不可能公开态度支持你对付皇帝的。而你现在无官无职,也没有爵位,想要对抗皇帝陛下,如同蚂蚁撼树。”

  云中鹤道:“我知道,父亲。”

  敖心道:“你知道就行,反正爹就一条命,有必要的时候,你便拿去用。”

  片刻之后!

  外面响起了大太监侯庆的声音:“陛下有旨,召敖玉觐见,立即成行!”

  云中鹤深深吸一口气。

  对抗皇帝,和皇帝为敌,这听上去多么震撼,多么让人惊悚啊。

  但是在很久之前,云中鹤就已经决定走这条路了,这应该是大周帝国前所未有的壮举吧。

  不过在这之前,先将魏国公府亡族灭种吧!

  云中鹤一刻都等不得,他的疯狂血腥报复,立刻就要开始!

  魏国公府烧了他的两个家,弄死了他五个护卫家人。

  此仇不共戴天!

  ……………………………………

  半夜时分,云中鹤进入皇宫。

  整个书房,只有他和皇帝两个人。

  皇帝道:“敖玉,你赢了,你为帝国立下了巨大的功勋,你要什么封赏?说出来!”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依旧一万六千多字。又写到早上五六点种了,呜呜!

  诸位伟大恩公,能投几张月票,激励一下我吗?拜托大家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